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封寒当爹了
    在这种地方的重逢让封寒非常意外,正当他张开怀抱求抱抱的时候,苏嬛一把推开,“死开,我姐在生孩子呢!”

    “你姐?刚刚我送了一个产妇过来,莫非就是你姐?”

    “长得好看吗?”

    “孕妇里算是好看的吧,跟你没法比。”

    “她老公长什么样?”苏嬛问。

    “黑黑的,瘦瘦的,看上去有点书呆子。”封寒道。

    “那就没错了,那是我姐夫!”

    “难怪呢!”封寒总算想通了,“你姐肯定是认出我了,对我很不友好呢。”

    之后封寒把自己助人为乐反遭白眼的经历讲了一遍。

    苏嬛摸摸封寒的脸,“真的太谢谢你了,以后她肯定不会了,毕竟你救了她嘛。”

    “说救严重了,不过是邻里之间的互相帮助而已。”封寒谦虚道。

    “真没想到我姐和鹿幼溪竟然是邻居,我也经常去她家,都没见过鹿幼溪。”

    “很正常,那套房子鹿幼溪不怎么住的,她就是买来增值的,”封寒道,“估计你姐他们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位邻居吧。”

    说着,他们来到了产房外。

    “小妹,你总算来了,你来了我就放心了。”二姐夫松了口气,他怕自己搞不定的。

    随即他又发现了封寒,“小兄弟,你怎么又回来啦?”

    苏嬛故意和封寒保持距离,封寒知道他们的身份还要隐瞒下去,于是道,“那个,你说过要给我画,可是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呢?”

    “对哦,你看我,都忙糊涂了,你叫什么啊?”

    “我叫封寒,大哥你怎么称呼。”

    “我姓江,名别鹤。”江别鹤显然不知道封寒是谁。

    “哦,江别鹤,很别致的名字啊~”封寒突然想起一个名叫云中鹤的故人。

    江别鹤笑道,“这是我的艺名,我特别喜欢梅花和仙鹤,所以家里种了梅树,取得艺名也带一个鹤字。”

    哦,这样,还以为你是为了向岳父表达崇慕之情呢,封寒可不想再改名为封x鹤。

    “那叫江梅鹤岂不是更好。”封寒突然皮了一句。

    江别鹤尬道,“都好都好。”

    之后苏嬛又向封寒道谢,“封先生,谢谢你送我姐过来。”

    “苏小姐客气了,叫我小封就好。”

    “姐夫,你通知我爸了吗?”两人虚情假意了一番后,苏嬛又问姐夫。

    “已经通知了,他和妈很快就会到了。”

    封寒看了苏嬛一眼,意思是:我是不是该回避了。

    苏嬛摇摇头:没关系,在老爸面前我们认识一下也好。

    于是封寒又嘻嘻哈哈地拖延了一下时间,就是不走,以至于江别鹤还要应酬封寒,作为一个艺术家,和人尬聊真的是很痛苦的事。

    很快,苏鸣鹤和二夫人感到了,二夫人急着问,“生了吗?生了吗?”

    苏鸣鹤则首先看到了封寒,“封寒兄弟,你怎么也在啊,你老婆也要生啦?”

    因为那首《江城子》,还有《十年生死两茫茫》的火热畅销,苏鸣鹤对封寒愈发喜欢,以前只是在心里把他当兄弟,现在已经进化成口头兄弟了,他正在考虑拜香台结义的事宜。

    在女友面前和她爸称兄道弟,封寒贼鸡儿尴尬,但还是笑着应道,“苏老,咱们真是太有缘了,原来我和贤婿还是邻居呢!”

    “爸,你们认识?”江别鹤诧异地看着岳父封寒两人。

    “当然了,我们是好朋友,小江啊,你这可不行,只顾着艺术创造,都忽略了普通人的生活,竟然连鼎鼎有名的鹿鼎男都不认识。”苏鸣鹤教训道。

    鹿鼎男?这个男孩还是个爵爷,莫非就是兵马俑的发现者?!

    “失敬失敬!”江别鹤把自己对封寒的欣赏和敬佩化作这四个字,然后就没别的屁了。

    然后苏鸣鹤又把自己宠爱的三女儿介绍给封寒,但却很小心地没有提及女儿的优秀和单身情况。

    老头防着他呢。

    当了解到是封寒帮忙把早产的二女儿送到了医院,苏鸣鹤感动地握着封寒的手,“咱们两家真是太有缘了!”

    封寒理解的这缘分应该还包括苏老和端木奶奶~

    苏老又道,“这样,等那孩子出生后,认你当干爹吧。”

    “这,合适吗?”他看看苏嬛,又看看江别鹤。

    江别鹤无所谓,只要亲爹是他就行。

    苏嬛也没意见,这样老姐肯定会站在她这边的。

    见没人提出反对,封寒就算是答应了,十六岁就要当爹了,还真是刺激,也不知道是个男球还是女球。

    封寒入戏很快,来回踱步,竟然比江别鹤还像那么回事儿,搞得小江好尴尬啊,感觉自己的戏份都让封寒抢走了。

    护士看他们的表情都有点怪异了,也不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哪个。

    “生了,恭喜喜得千金一位!”护士看了看两个父亲,最后对封寒道,这个还帅一点。

    封寒握着护士的手连声道谢,苏嬛妈妈从包里拿出红包给护士小姐姐。

    江别鹤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直到护士让封寒进去看母女俩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我去我去!”

    “哦,他去吧,我是干爹,他是亲爹。”

    这时又有护士过来问孩子的姓名,需要记录,这应该都是提前让的。

    结果又出现了问题,江别鹤他已经让了,苏鸣鹤说他也让了。

    江别鹤:“爸,我觉得应该用我取的名字吧。”

    苏鸣鹤:“我和你妈熬了几宿没睡觉,辛辛苦苦想了50对名字,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江别鹤憋了一会儿,“但我的名字更好听。”

    苏鸣鹤:“我堂堂大夏著名学者,难道我取的名字会差!”

    这时还是苏嬛打断了两人的斗气,“还是听我姐的想法吧。”

    “对对对,听嫣嫣的。”苏母道。

    请示了二姐苏嫣后,苏嫣道,“我女儿的名字,当然要让她爸爸取,这样才有意义嘛,爸,我的名字是你取的,不是我外公或者爷爷取的吧。”

    苏嫣把老爸问的哑口无言,又问江别鹤,“老公,你给女儿取的什么名字啊?”

    江别鹤笑道,“我这个名字啊,男孩女孩都能用,而且好记,又有意义,叫江小白,你觉得怎么样?国画讲究留白,白的学问那叫一个深不可测……”

    苏嫣打断了老公,对苏鸣鹤道,“爸,我还是听听你取的名字吧~”

    见“江小白”被pass了,封寒突然道,“那个,作为孩子的干爹,我是不是也有命名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