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产房传喜讯
    对于小女儿,韩士群有几点交代,其实是说给梅凤巢这个经纪人的。

    “第一,演戏不能耽误学习生活,偶尔演一演就好,就当做是业余活动。

    第二,拍戏不要轧戏,这是演员的基本道德,虽然你只是个小演员,所以如果两部戏的档期有冲突,记得做好取舍,不要给剧组添麻烦。”

    这些要求苏苏全都答应了,反正自己也听不懂。

    第二天,韩舞和苏嬛就要回京了,回到剧组后苏嬛就会通过制片人韩澈向苏苏发出角色邀请,反正都是一家人,她觉得这件事稳了。

    而鹿幼溪也急忙让方瓜瓜和导演沟通,她要把那个小演员的角色给她小姑子。

    这次封寒和苏嬛相处的时间太短,甚至连一次完整的起承转合都没完成,简直悲催。

    所以他对苏嬛承诺,会尽快抽时间去京城看她。

    没想到,只过了一周,封寒就得到了机会,韩澈打电话过来让苏苏去京城拍戏。

    以苏苏强大的背景,两个角色自然都拿到了。

    但是两个角色的拍摄时间确实存在一些重合,好在大家都是自己人,经过协商,先去京城拍《高三派》,再去徽州拍《镜·空灵》。

    本来送女儿去拍戏这个活儿应该是老妈梅凤巢的,结果封寒主动揽下了这份工作。

    “妈,还是我去吧,我坐飞机打折~”

    这一句话就攻略了老妈,“那就你去吧,正好我也要忙小鬼当家票房结算的事。”

    鹿幼溪是第二天来到封寒家的时候,才知道这家伙去了京城。

    他去京城的目的不言而喻,鹿幼溪现在去怕是来不及了,而且她也不愿意做那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搅局者。

    按照鹿幼溪的分析,封寒把苏苏送到剧组之后,接下来苏苏忙着拍戏,封寒和苏嬛就有大把的时间在一起了。

    为了占用封寒之后的这段时间,鹿幼溪给封寒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不是吧!……好好好,我过去看看。”封寒有点抓狂,无奈地对苏嬛道,“鹿幼溪有套四合院,她打电话给我,说是邻居打电话给她,见到有人进了她家,让我过去看看有没有丢东西。”

    “怎么会这么巧,你刚把苏苏送过来她电话就来了。”苏嬛撅着嘴。

    原本她从来没有把鹿幼溪当成假想敌的,但自从去了一趟东扬,了解到封寒家人对鹿幼溪的喜爱,还有鹿幼溪跟封寒习惯性的亲昵后,苏嬛开始有点担心了。

    “她应该不会骗我吧,这种事,如果骗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她~”他好好安慰了一下苏嬛,并承诺,“晚上我再找你,你现在帮我照顾好苏苏。”

    苏嬛拉着封寒的手,“晚上不要回家好不好,让小舞接苏苏。”

    苏嬛的意图封寒完全了解,虽然在外面有一定风险,但他还是点头道,“嗯。”

    按照鹿幼溪提供的地址,封寒找到了那个四合院。

    这是一片距离苏老宋老比较远的四合院区域,户型都比较小,即便如此,抵押一个亿还是不成问题的。

    想到之前鹿幼溪曾经为了他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封寒心中还是有一丝感激的。

    虽然四合院是古风建筑,不过门锁却是密码锁,输入密码进去后,看到的是一个不大的长方形院子,中间有一个大水缸,缸里有鱼,竟然还是活的。

    这间四合院只有一进,院子加上房屋大概只有五百平左右的样子。

    封寒还没来得细看是否又被盗的迹象,就听到胡同里有人在喊,“来人啊,谁能帮帮忙!”

    “什么事啊?”封寒跑了出去。

    见到一个脸色黝黑的斯文男子,“我老婆要生了,车子开不进来,能不能当我抬出去!”

    “好,走着!”助人为乐,封寒是不甘于人后的,而且好像这条巷子里的拽并不多,也就他一个人出来帮忙了。

    到了男子的院子里,封寒觉得格局跟鹿幼溪的那个差不多,但收拾的更加典雅,墙角还有一棵梅树,旁边有一洼小池塘,周边用鹅卵石铺就,夕阳西下,梅树枝倒映在池塘中,美不胜收。

    同样是养鱼,这可比鹿幼溪的大水缸有情调多了。

    这黑脸斯文男子的老婆长得还挺漂亮,不过当她看到封寒的时候,原本痛苦的脸变成了夹杂着气愤和惊奇的表情。

    这么巧的吗?

    这男子像是没什么生活经验的,看着沙发上的老婆道,“这要怎么抬啊,一个抱头,一个抱腿?”

    “大哥,这个孕妇,还是稳妥一些吧,用你家的沙发垫做一个简易的担架,大姐,你憋着点。”封寒说干就干,很快就弄好了。

    那男子一个劲儿地道谢,不过他老婆就比较没礼貌了,不仅不说谢谢,还一直冷眼看着封寒,搞得好像封寒欠她钱似的。

    封寒想了想,自己不认识她啊。

    走在胡同巷子里,封寒又问,“大哥,你叫车了吗?”

    男子道:“没有,不过我有车。”

    “那就好。”

    “但是我不会开,那是我老婆的车。”

    纳尼!

    “那个小兄弟,要不麻烦你帮我们开去医院吧,很近的。”男子有些不好意思道。

    “行吧行吧。”封寒二话不说答应了,只是鹿幼溪家忘了上锁,也不知道会不会进贼。

    封寒在前,那对夫妻在后面,男子一直安慰他老婆,“放心,很快就到了,不会生在车上的,这孩子就是着急了点,像你~”

    开在路上,封寒才想到自己是无证驾驶,不过他车技是没问题的,就是没来得及考本,看来这个暑假一定要把车本拿下来,否则各种不方便。

    安全到了医院,封寒又帮着把人送到产房,心里记挂着鹿幼溪的四合院,封寒准备告辞了。

    男子握着封寒的手,“太感谢了,咱们是邻居吧,以前没见过你,以后一定常来往,等忙完了,我给你画幅画吧,我是个画家。”

    得了吧,我老丈杆子也是个画家,他的画才真叫值钱呢,只不过平时跟自己称兄道弟的他现在一幅画都没给过自己。

    封寒还是说了声谢谢,“我就住你家隔壁,以后常来往。”

    封寒刚走,男子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我们已经到了,进去了,医生说你姐没事的,你别担心……啊,你已经到了啊,那好,你上五楼……”

    他说着,封寒已经走了,当五楼的电梯打开的那一瞬间,封寒和苏嬛四目相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