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作风问题
    见苏嬛这位客人竟然反对这样的分房,当家做主的梅凤巢不禁奇怪地看向苏嬛。

    被未来婆婆看了一眼,苏嬛的气焰顿时萎了,“那个,我的意思是,不是还有客房的嘛~”

    “哦,你不想和小舞一起住,想单独住,对不对,”梅凤巢乐呵呵道,“哈,是阿姨考虑不周到,我这就给你收拾~”

    不是,我的意思是让鹿幼溪睡客房啊!

    苏嬛疯狂给封寒使眼色,封寒忙道,“那个,嬛嬛姐你睡客房,就让幼溪跟小舞姐一起睡吧,反正她们两个睡习惯了。”

    为了让苏嬛安心,封寒只好让小舞姐委屈一下了。

    能够让苏嬛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鹿幼溪还是开心的,看你平时那么淡定,现在知道害怕了吧,嘿嘿。

    同样是睡在韩舞身边,之前鹿幼溪是非常躁动的,满脑子都是限制级画面,但是现在,她无比平静,原本在自己看来非常诱惑的韩舞牌大长腿也变得淡而无味了。

    对于鹿幼溪睡在自己身边,韩舞是如临大敌的,结果人家睡得特别平静,倒让韩舞有些怅然若失,还想跟这丫头斗智斗勇呢,结果,不如睡觉。

    两人睡着睡着就抱到一起了,娇小的鹿幼溪往高挑的韩舞怀里一扎,特有姐妹情深的感觉,倒是独守空房的苏嬛有些彻夜难眠。

    幸好有封寒陪她聊喳喳。

    “小政还问我现在干嘛呢,”苏嬛笑道,“恐怕是担心你把我拐跑吧。”

    封寒:“看在他这么关心你这个小姨的份上,我跟他的过节就这么算了,以后小姨父我会把他当做晚辈照顾的。”

    “呸,不要脸~”

    封寒嘿嘿一乐,感觉和苏嬛在一起后,辈分都高了,这点比小舞强,跟她在一起,自己还得管韩澈叫二叔,亏死了。

    聊了好一会儿,苏嬛道,“不说了,坐了一天的飞机汽车,我要睡了。”

    “好的,最后给你一个晚安吻~”

    刚收到这条消息,苏嬛就听到推门的声音,然后,门没推开。

    苏嬛忙开门,“傻啊,我反锁着呢。”

    开了门,封寒着急忙慌地亲了一口,然后赶紧撤,跟做贼似的。

    第二天,封寒、韩舞还有鹿幼溪一起带着苏嬛在东扬游玩。

    这组合挺尴尬的,但鹿幼溪非要跟着,还说什么,“有我在,名正言顺,没了我,小心狗仔胡乱编排你们。”

    这话说的还有点道理。

    苏嬛拍拍小女生的头,“谢谢哈~”

    鹿幼溪心想:你会为这次拍头付出代价的,哼!

    其实东扬可玩的地方真心没什么,尤其是在横镇影视城没有建成之前。

    苏嬛愿意来,纯粹是为了封寒,结果现在身边多了两个电灯泡,韩舞也算一个,搞得她游兴锐减。

    “要不我们回家看电影吧。”苏嬛提议。

    “好啊!”封寒应和道。

    苏嬛拉着封寒,又道,“你们两个在客厅看,我们两个在房间看。”

    ~

    客厅里,韩舞和鹿幼溪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上的肥皂剧,家里没有别人,只有他们四个年轻人。

    鹿幼溪看看韩舞,又看看封寒的房门,“小舞姐,你说他们在房间里是不是已经开始……交火啦?”

    韩舞掰正鹿幼溪的脑袋,“专心看剧!”

    其实韩舞的心里也在心火烧,这两个人也太直接点了吧,一回来就锁上了。

    说她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在鹿幼溪面前,自己怎么也要保持矜持啊。

    鹿幼溪却有点百爪挠心,“你无所谓,可里面的是我老公啊!”

    “快到期了。”韩舞一句话让鹿幼溪五雷轰顶,呀,这么快,这么快就要到半年之期了吗?

    好像,好像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鹿幼溪强撑着,“快到期了,那也在期限内,他也是我老公,我老公把小三带回家,当着我的面乱搞男女关系,就算我心胸宽广,高风亮节,我啥也不说,难道我看看都不行吗?”

    韩舞:“好啊,你去看啊,我不拦着你。”

    鹿幼溪眼睛转了转,“要不你把家里的钥匙给我,隔着门,我看不到啊。”

    韩舞:“没钥匙!”然后指了指挂钟的位置。

    鹿幼溪就知道,韩舞肯定也好奇,现在封寒房间里完全被放电影的声音遮住了,这明显就是掩耳盗铃。

    然而,当鹿幼溪蹑手蹑脚打开了封寒的房门,把钥匙捅进去,噗嗤,拧开,推门~

    当她真的看到房间里的一幕后,她呆住了。

    只见这两人正坐在床上,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衣衫整齐,头发也丝毫不见凌乱。

    封寒把声音调小了些,问,“有事吗?”

    “那什么,”鹿幼溪尴尬道,“要喝水吗?”

    “不用。”

    “谢谢。”

    鹿幼溪刚要出来,突然门铃响了。

    “谁啊?”韩舞问。

    “我。”是熊伯伯的声音。

    当熊结实进来后,四个年轻人站成一排。

    熊结实笑道,“小舞,幼溪,好久不见你们俩啊,这位是?”

    韩舞:“我朋友,京城来的。”

    “哦。”

    熊结实看着苏嬛的脸蛋,作为一个老司机,他一眼就看出,封寒和苏嬛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但掩饰地很好。

    这就很奇怪了,再看韩舞和鹿幼溪,两个女孩他有日子没见了,上次他见封寒的时候就想,这孩子已经破了童男身,他还以为是和鹿幼溪。

    结果,鹿幼溪竟然是童女之身,韩舞也是。

    所以,封寒到底和谁是一对,也就不言而喻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生活真够混乱的,不过封寒不是自己儿子,他也不好说什么,况且人家正牌老婆就在家里,不也没说什么嘛。

    封寒被老熊盯的发毛,忙问,“熊伯伯,您怎么突然来我家了?还有这给大哥,我见到你不是一两回了,你不是病人吗?”

    那人回道,“我是病人,不过没治了,现在跟着熊大夫打打下手,我以前也是学医的。”

    他说的平淡,完全不像是没治了的样子。

    熊结实道,“他叫易子方,我们今天是来出诊的,你们小区有个老人病的厉害,行动不便,所以上门服务,顺便来你家看看,我看你们估计挺忙的,就不打扰了。”

    “熊伯伯,我送送你。”封寒跟了出去,总觉得老熊看出了点什么。

    熊结实倒是比较看得开,年轻人,贪玩,可以理解。

    老熊给易子方介绍道,“我这个大侄子是很厉害的作家,让他给你写本书估计有难度,临走之前写个短点的个人传记还是不成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