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8章 没大所谓,不如先走。
    站在人群的外面,她们两个人就如同陌生的看客一般,远远观望着受大家追捧的唐惟被那么多人包围住,酒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耳边净是一些讨好奉承的声音掠过,愈发显得唐惟是多么矜贵。

    他多么矜贵啊,而她呢?

    薄颜只能在一边,见到徐瑶越过人群来到了唐惟的身边,就如同是唐惟的正版女朋友一样,那么熟练地挽住了唐惟的手臂。周围人问起他们的关系,徐瑶低头羞红了脸庞。

    这样的姿态,可不就是唐惟的女人的模样吗?

    薄颜无声地笑,随后和蓝七七互相对视一眼,她轻声说着,其实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对吧?

    我随你。蓝七七将薄颜挡在身后,大抵是保护薄颜不被唐惟看见,你要走了吗?

    嗯,有点想走。

    薄颜问道,不如……我们先走了?反正唐惟也不会察觉到,我们走了吧?

    那就一起走吧。

    蓝七七牵住了薄颜的手,我们偷偷溜出去,看看谁会先发现我们走了,怎么样?

    薄颜笑了,好。

    此时此刻,唐惟和徐瑶还在被众人包围着,他知道徐瑶这个时候上来到底是什么用意,大概也是想宣誓主权,只是对他而言,这样不经过他同意就想通过公众场合露面来威胁他公开的手段,实在是太低级了。

    不期然抬头,唐惟眼角余光看到了有一抹从门口缓慢走出去的背影。

    瞳仁缩了缩,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发现是薄颜。

    她……走了?

    走了干什么,去哪里?

    下意识想挣脱人群追去,可是刚打算迈开脚步,唐惟就愣住了。

    薄颜走不走,关自己什么事?

    走了倒好,他还巴不得薄颜赶紧走呢,在会场里游走的时候,不知道多少男人盯着她背影窃窃私语,这会儿走了倒是好,自己耳根子清净!

    想到这里,唐惟反而挂出几分冷笑,看在众人眼里,这是他不耐烦了,一个一个赶紧撤了,渐渐地,只有徐瑶站在了唐惟旁边。

    唐惟,你心情不好吗?

    徐瑶下意识问了一句。

    唐惟掀起眼皮,慵懒地将眼珠子转过去看了徐瑶一眼,不紧不慢一瞥,像是懒散到了极点,又像是压根儿不想搭理她,嘴巴里缓慢吐出一句话,徐瑶,你是以为我傻吗?

    徐瑶一顿,跟着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慌失措,我……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让人家误以为你是我女朋友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好?

    唐惟咧嘴笑了笑,啊,顺路还能造势一下舆论呢。你就这么喜欢被大众认同是我女人这件事吗?

    如此直白的话语人让徐瑶在瞬间脸色煞白,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心思能这么直白就被唐惟戳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去回复。

    可是唐惟的眼神那么冷,冷到像是压根不想听她解释,这让徐瑶慌了神,她立刻牵强地笑着说,没有,唐惟,你想多了,我没有那种想法。

    有没有,事实不就已经摆在眼前了吗?

    唐惟笑得更开心了,像是徐瑶这副模样取悦了他一般,不过我懒得和你计较,是因为我无所谓,而不是因为,我真的可以容忍你。

    徐瑶当时就变了表情,先是有几分空白,空白之后跟着是震惊和错愕,到了后来,就化作了一片委屈。

    唐惟你……徐瑶喃喃着,怎么可以这样想我呢?我爱了你那么多年,因为一次生日的出面,就将我打入死牢呢?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吗?

    你想要什么样的形象?唐惟反问了徐瑶一句,在我心里。

    徐瑶顿住,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刚想说什么,就看到远处有人走来,是任裘。

    他缓慢走到了唐惟眼前,推了推眼镜,问了一句,薄颜呢?

    没想到任裘会询问和薄颜有关的事情,唐惟也有些吃惊,随后道,我……刚好像看见她走出去了,不知道有没有看错。

    走了?任裘愣住了,我之前说好了送她回去的。

    一听到这个话,唐惟的眼神深了深,你送她回去?

    是啊,苏尧驾驶证还没考出呢,她一个人回去太远了,苏祁叔叔又要和我们几个爸爸晚上出去,那她不就没人送了吗?任裘看了唐惟旁边的徐瑶一眼,因为没有明面上的冲突,所以他还是象征性冲着徐瑶抬抬下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才继续道,所以,我之前给她发了消息,说了我送她回去,估计没来得及看消息吧。

    唐惟微微皱起眉头,你和薄颜的关系好像很好?

    任裘乐了,什么叫好像,我和她的关系一直很好好吗?从高中到现在。

    这样坦白的承认倒是让唐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男人眸中神色愈发深沉,高中开始——那她去国外……

    我经常去找她的。任裘没有否认,换个角度说,他不觉得这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他并没有和薄颜发生什么令人遐想的事情,也问心无愧,薄颜一个人在国外,经常受委屈。

    经常受委屈。

    两个男人在自己面前提起另外一个女人,徐瑶心里不好受。尤其是看见唐惟听到任裘那句薄颜在国外经常受委屈的话之后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让她一下子如临大敌。

    任裘故意说这话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他难道是……难道是在替薄颜发泄委屈吗?

    我以为……任裘往四周看了一眼,颜颜好歹也会过来跟你说一声生日快乐来着。刚才你被那么多人围住,我就过来看看人群里有没有她。

    事实上,没有。

    唐惟笑得不知道是在嘲讽谁,她?她来祝我生日快乐?她巴不得我去死,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地来祝我生日快乐?

    任裘听着唐惟阴阳怪气的声音,不自觉替薄颜说话,唐惟,不能这么想。或许之前是颜颜纠缠你,但是现在她已经想通了,你不能还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