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背后嘴碎,请管好你!
    徐瑶脸色乍变,用力抓紧了唐惟的手臂。

    薄颜将这一切捕捉在眼里,只是没说话,勾了勾唇,靠着身边的蓝七七,她的容颜有些美得惊人。

    在众人的注视下,少女像是毫无压力一样拉了拉袖子,而后不经意般将身子斜倚在蓝七七的肩膀上,像是两个好闺蜜肩膀搭着肩膀一般,牛仔短裤下洁白的腿修长笔直,她姿态悠闲,丝毫没有旧情人见面的拔剑张弩。

    笑了笑,继续道,我需要邀请函吗?就我们俩的交情,不需要吧?你说呢,唐惟?

    她变了。

    这是第一个跳进唐惟脑子里的念头。

    喉结上下动了动,唐惟装作没事人一样,眼神毫无波澜,就如同面对着薄颜的挣扎和故作坚强,他在隔岸观火,风雨不动安如山。

    自然不用。

    唐惟低沉地说道,是我不小心出了个漏洞,没和保安提前打声招呼。

    薄颜你回来了啊。榊原黑泽倒是和薄颜没过节,冲她友好地招了招手,为什么回来也不提早说?真是的,这么突然出现,像个神秘人物。

    我这种主角当然那要压轴出场了,不然新鲜感都没了。

    开了个玩笑,薄颜笑眯眯地挥手,挺久没见面了。

    是啊,两年了。

    榊原黑泽看到薄颜身边的任裘,忽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这两年任裘不会一直都在找你玩吧?我看你们俩不像是分别很久的老朋友。

    此话一出,唐惟的表情也跟着有了些许变化,他眼神在不知不觉中凌厉了几分,朝着薄颜看去,像是带着几分质问。

    可薄颜只是耸耸肩,她道,是啊,他常飞过来找我玩。倒是你们几个,也不来看看我,一定是心里没我。

    她能把玩笑话说得如此暧昧熟稔,到底是……变了不少。

    唐惟总觉得此时此刻的薄颜就是在耍花招,可是她耍花招到底是为了什么?重新引起自己的注意吗?

    不可能的。

    唐惟低沉道,既然来了,就赶快进来。

    说话语气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像是薄颜在他眼里就是个陌生人,出现就出现了,他波澜不惊。

    蓝七七牵着薄颜的手,我带你去见我爸爸。

    好啊,很久没和蓝鸣叔叔见面了,去打个招呼。

    她变得世俗了,油滑了,能够随意融入这样的场所里,丝毫没有一丝违和感。

    面对如今变化如此之大,就像是翻转一样的薄颜,唐惟眉头微微皱起。

    她……已经不是那个曾经躲在自己身后一个人忍着眼泪的小姑娘了。

    蓝七七带着薄颜走过唐惟身边,正好一起路过徐瑶,她眉眼嘲弄看了徐瑶一眼,徐瑶立刻回以一瞪,倒是薄颜,轻飘飘瞟了一眼徐瑶紧紧抓着的唐惟的手臂,对于这样的挑衅炫耀无动于衷,只是眼珠子转了转,就直直走开。

    仿佛这一切,和自己无关。

    唐惟感觉自己喉咙有些嘶哑,沉闷了很久的心脏在这一刻剧烈跳动,甚至牵扯出一些细微的疼痛感。

    为了谁,薄颜吗?

    不……她在自己心里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而已。

    没事,大家继续吧。唐惟一句话宣告了这一场匆忙见面的结束,戏剧性一般就落下了帷幕。

    明明千丝万缕,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唐惟,和你的重逢,我计划过一千次一万次,却偏偏没有想过,是这样措不及防,又悄无声息的。

    明明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可是人心那么难以控制,看见你,心还是会痛。

    薄颜脑子里掠过无数思绪,那一瞬间,重逢的场景将过去的岁月一并带回了她的脑海里,记忆深处被尘封的那些感情疯狂地破土而出,如同在寻找一个可以发泄的突破口——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被薄颜深深压了下去。

    不能,不能再表露一丝一毫。

    自己两年前就已经够丢人了,两年后,应该分一点爱给自己了。

    薄颜被蓝七七牵着在人群里游走,头也不回地红了眼睛。

    ******

    薄颜变了啊。

    是的呀,出国进修两年,如今回来,真的有了大小姐的风范了。

    记得以前是小家碧玉温柔秀气的那种感觉,现在不一样了,小姑娘长开了,气质也高冷了。

    可不是嘛,人家好歹是苏祁的女儿呢,能比别人差吗?读书的时候那是还笑,一接触社会,就马上聪明成熟了。

    听说以前薄颜和唐惟认识了很久很久了?就是这两年断了。

    他们俩?说青梅竹马都不为过——认识都十多年咯!

    那……那怎么,唐少爷看见薄颜,还是一副看见外人的表情啊?一丁点儿旧情都瞧不出来。

    可能是因为徐瑶在呗,都在传徐瑶是唐惟的女朋友啊,那唐惟总得在女人面前,维护自己的女朋友吧。

    窃窃私语在耳边响起,薄颜笑脸相迎,像极了一个合格的名媛千金,游走于各种想和她进一步打探的男人之间,她眼波流转间笑靥如花,不知道多少人在偷偷地朝她的侧脸往。

    真漂亮啊……

    毕竟是混血呢,这基因多完美。

    唐惟原本和榊原黑泽等人打发时间闲聊,正巧有两个端着酒杯的年轻男子在议论薄颜,从他们身边擦过,那些讨论声就落到了唐惟的耳朵里。

    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

    估计也不缺,何况国外回来,作风一定比一般人开放不少。

    你这人真龌龊,怎么一看见美女,就要乱猜人家私生活。

    哈哈哈,控制不住啊。

    那一瞬间,唐惟感觉自己胸腔里像是被人猛地点燃了一把火,气血上涌,他上前直接抓住了那个之前说话男人的衣领。

    唐惟!

    你干什么!

    躁动在人群里炸开来,薄颜听见叫喊声回头望去,看见不远处唐惟将一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酒杯碎裂,名贵的酒撒了一地,边上几个好朋友都拉不住。

    管好你的嘴。

    唐惟腥红着眼,他不知道自己在为了什么愤怒,可是他一想到薄颜在国外如果真的像他们所说……或许是他愤怒自己,变成了和他们同样的那一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