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想起了她,是否改变。
    “是吗?”唐惟意味深长地笑,“不过,你这话没错。蓝七七性子的确嚣张了点。”

    “没办法啊,家里老爸是蓝鸣,我要是她,我也横着走。”徐圣珉说这话的时候特别不要脸,“不过你知道吗?蓝七七先前出国留学了一趟,我有阵子没见她了,不知道脾气收敛了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出国这两个字的时候,唐惟脸上的表情变了变。

    他隐约想起两年前任裘对他说的话,他说,唐惟,薄颜去国外留学了,她想撇清楚跟我们的关系,以后啊,就随她去吧。

    随她去吧。

    说得好听是随她去。

    说的直白点,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薄颜怎么样,都和唐惟无关了。

    这段回忆被徐圣珉嘴里无意的“出国留学”四个字给措不及防地勾了出来,唐惟喉结上下动了动,刻意去忽视自己加速的心跳,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无所谓,早就老死不相往来了,两年不过短短一瞬间,不见就不见,一辈子都行。

    唐惟觉得,薄颜走后自己毫无任何变化,世界还在运转,生活还在继续。

    除了最开始稍微有些不适应以外,再也没有别的突发情况发生。

    他甚至能把最开始的不适应理解为,因为毕竟和薄颜生活了那么久,加上从小一起长大的,很少离开对方的视野,现在薄颜一下子和他们脱轨了,他才会不适应。

    他总是如此冷静理智地判断一切,甚至可以清晰地面对自己有些时候的冲动,然后平缓地过渡下来。

    唐惟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比一般的成年人,还要能够真实地面对自己。

    他接受了自己并不是个好人,或者说自己内心本质其实就是个三流货色的人渣,所以也无所谓。

    把自己看清楚就好了,他也不稀罕真的做什么完美的人。

    可是唐惟回想了一下刚才徐圣珉说的话,想起了他那句,“你这样叼了吧唧不爱搭理人的,就应该配一个柔柔弱弱的小白兔,那种看了就让人想往死里蹂躏她的。”

    的话,眼神不自觉深了深。

    说起小白兔,脑海里不自觉出现了一张脸。

    一张柔柔弱弱,眼神无辜的脸。

    唐惟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控制自己这会儿不要去想那个女人,两年前就已经看清楚她是什么人了,现在想了又能做什么?

    薄颜会改变吗?

    唐惟看向窗外,榊原黑泽发现了他在走神,问道,“还有人要来?”

    “嗯。”唐惟淡淡地应了一句,“任裘也是今天的飞机?”

    “真的假的?”榊原黑泽露出了一个激动的表情,“任裘也要回来?他不是最近在国外吗?”

    “是啊,在澳洲。”

    唐惟回神,转过头来看自己两个好朋友,“也是临时赶过来替我过生日的。”

    “得了,原来咱们唐少爷根本不缺人爱。”徐圣珉故意说道,“我说我出现的时候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激动呢,原来特意来看你的不止我一个,怪不得不稀罕。”

    “骚话连篇。”

    唐惟怒极反笑,“今晚你等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