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8章 她学会了,先行离开。
    说完这话,薄颜把朋友留在原地,就一个人继续往前走,她现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是如同以往等着别人将她抛弃。

    她学会了先离开。

    哪怕自己现在可能会因为不舍得而导致掉眼泪,但是也要先离开,再不堪,都不回头。

    苏尧跑了几步追上去,“薄颜,你走慢一点——”

    任裘跟在薄颜的身后,望着她渐行渐远,眸框将这定格成一幅静止的画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苏尧,薄颜。成为了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三人行。

    从很早很早开始,就是这样,薄颜往前走,苏尧在后面追,而他,就缓慢步行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的身影闪动,目送他们走。

    对于苏尧来说,任裘就是一个很靠谱的大哥哥,他比他大两岁,所以在任何事情的考虑上,任裘想得都会比苏尧周到一点——但凡苏尧遇到了什么自己觉得头疼的问题,都会去找任裘请教。

    可能潜意识里,苏尧已经把任裘当做了自己人。

    的确薄颜这两年,都有着任裘的帮持,所以苏尧也是感激任裘的,没有他,可能薄颜还在阴影里走不出来。

    但是苏尧更在乎的是薄颜。

    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但是任裘看得清清楚楚,他到底有多在乎薄颜。

    这种在乎,早就已经超过了所谓的户口本关系,凌驾在了亲情之上。

    叹了口气,任裘推了推眼镜,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在三个人里面扮演那个靠谱的大哥角色,所以也一直宠溺纵容他们两个,不管是薄颜,还是苏尧。

    要是……

    “要是能一直持续这样子就好了。”

    任裘近乎无意识地喃喃着,被跟在后面的荣楚听见了。

    任裘听到了后面猝然停住的脚步声,回头,镜片后面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无比凌厉,和刚才看着薄颜背影时的眼神截然不同。

    “我听到了。”

    荣楚不闪不躲,也走上去,光明正大地承认了。

    任裘推了一把眼镜,卸下了温柔的伪装,摆出一副冷笑来,“所以呢?”

    “你是以什么身份陪在薄颜身边的?”

    荣楚开门见山地直接质问,这样的行为让任裘有些意外,但是,他并不惊慌。

    荣楚继续道,“苏尧是薄颜的弟弟,这个我知道。那么你呢?非亲非故,又为什么……会成为薄颜身边如此重要的人?”

    并且还想要这样的情况一致持续下去?

    任裘挑眉,眉目凛冽,“你是在质问我?”

    荣楚也笑,笑得高深莫测,“你觉得呢?”

    “我觉得?”任裘的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我觉得我没必要跟一个毫无关系的外人,来描述我和薄颜的事情。”

    “苏尧喜欢薄颜,这我看得出来。”

    荣楚没有去管刚才任裘将他形容成了“外人”,也不恼怒,只是耸耸肩膀,男人的五官出奇得精致,他道,“但是你——你看薄颜的眼神……”

    任裘猛地攥紧了手指。

    “比苏尧看薄颜……”荣楚停了停,继续道,“还要浓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