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给我玩玩,你太脏了。
    “你怎么能这么脏……”唐惟在薄颜的肩膀上咬出一个深深的疤痕,甚至见了血,他是真的将她当做了猎物,在唐惟的心底,被压抑的心底永远都有一股狂躁的发泄欲。

    他规规矩矩当了太久的天才小神童,每天对着别人假笑,过于早地就领略到了社会的黑暗,于是他内心逐渐被压抑延伸出了另外一个容易狂躁的灵魂。

    薄颜觉得痛,无比地痛,比身体更痛的是她的心,为什么,为什么唐惟要说她脏?

    她无法理解,也无法替自己辩解,唐惟见她偏过脸去,以为是她不想面对自己,就用力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怎么,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呢?装什么白莲花?”

    薄颜没说话,唐惟冷笑一声,桀骜漂亮的眉目愈发惊心动魄,“我在看见你和那两个男生一起进入酒店的时候,就知道你算是什么货色了。怎么,胃口挺大啊,一个男人不够,非要两个一起?和他们玩的特别开心吧?薄颜——我真是小看了你,连着任裘都要拉下水,跟他们两个一起玩的感觉到底怎么样啊?”

    “我没有……”那些词语无法说出口,薄颜颤抖着,“我没有做那种事情,我根本没有你说的这么不堪——”

    “是吗?”

    唐惟笑了,笑容宛若恶魔,他盯着薄颜肩膀上渗出的血,像是被鲜红的血色刺痛了一样,瞳仁缩了缩,缩成一个**的深渊,他起身,却没有放开薄颜,直接将她用力拽起来。

    “你放开我——你——”

    浴袍在挣扎的时候被唐惟整件扯下,薄颜尖叫一声,唐惟便按着她的脸,将她按在了床上。

    柔软的床单触感并没有让薄颜好过一些。

    因为她察觉到了唐惟的手在自己的背后肆意游走,她被脸朝下按住,根本没有办法捕捉他的动作,只知道后来唐惟整个人踩到了床上来,那力道凶狠得像是在进攻猎物一样,薄颜胆颤心惊,“你要做什么……”

    “反正你和别人玩过了,那么,给我玩一下,应该也不介意吧?”

    薄颜覆上来,在她耳畔用带着笑气的声音说道。

    他像是毫不在意,一边说着,一边慢条斯理地解开了自己的皮带,“何况,我们认识那么久……薄颜,你也太不仗义了,都这样玩的开了,也不带我一起?”

    他的话击碎了薄颜所有的尊严,少女无法反抗,唐惟气息入侵着她每一寸皮肤。

    她幻想过哪天可以和唐惟拥抱和亲密接触,可是没想过会以这样耻辱的方式,被按在床上,脸朝下蒙住视线,随后少年压了上来。

    他的气息,不像少年,像一个成年男性,1八岁的他们处于这样一个状态,有着年轻的活力,却也同时早已向着成年人迈进——这样的气场让薄颜觉得恐慌,她害怕唐惟接下去要做的一切。

    为什么会这样?她做了什么刺激他的事情?为什么唐惟会突然之间出现在酒店门口?

    “不……别,唐惟,不要生气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