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1章 不想离开,犯贱倒贴。
    唐惟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所以在面对薄夜的提问的时候,他明显愣住了。

    如果,如果薄颜彻底换了一个性子,如果薄颜不再是现在这个畏畏缩缩的小姑娘了,那么那个时候,他应该拿什么态度来面对她呢?

    可是转念一想,唐惟又觉得,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一个人的改变本身就是无法预测的,但是只要他自己不变态度,那么不管薄颜变成什么样,哪怕以后真的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在他眼里,也一样是个轻贱的女人罢了。

    如此一想唐惟又释然了。

    薄夜不再说话,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直到薄夜带着唐惟回到了薄氏老宅,唐诗早已等在了门口,和薄夜的父母一起。

    但是在看见后排车门开了以后,只有唐惟一个人走下来的时候,唐诗明显皱了皱眉,“怎么就你一个人?”

    唐惟也跟着皱眉,“怎么了?”

    “薄颜呢?”唐诗往唐惟的身后看去,确定薄颜没有跟着以后,她脸上有些意外,“我还以为薄颜今天跟着你一块来呢,晚上吃饭还准备了她喜欢吃的菜。”

    “你们怎么都把外人的孩子养成自己孩子似的。”唐惟双手抱在胸前,非常不理解自己母亲对于薄颜这种慈善宽容的态度,“薄颜可是那个女人的女儿,我才不要她来我们的老宅子里一起吃饭呢,她不配进来。”

    唐诗在心里叹了口气,望向远处,只能将目光收回,她这些年来一直试图消除唐惟心中对于过去的执念和仇恨,但是似乎……唐惟没那么容易忘却。

    也许是年纪还是尚小,或许再大点,唐惟就能看开了。

    和薄夜对视一眼,唐诗再看向唐惟,道,“行,我不强行向你灌输我自己的观点,我尊重你的意见。”

    这或许是唐诗和薄夜在培养唐惟这方面做得最成功的地方,哪怕自己的孩子和自己意见相左,但是他们当家长的,也从不会强迫小孩去接受他们的思维逻辑。

    很多时候,家长都把孩子看做是自己的东西,所以小孩子必须听自己,一旦和他们有了某些领域的冲突的时候,就会端出大人架子来,然后借用这个高高在上的威严,来强迫小孩遵从他们的想法。

    但是唐诗和薄夜不会。

    唐惟是个独立的个体,拥有自己独立的思维意识,所以他们不强行扭曲他的想法。

    对于唐惟的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薄夜都会说,“在你彻底冷静详细地思考过以后,如果你下定了要去做某件事的决心的话,那么就去做,哪怕做了以后吃亏了,或者是后悔了,对于你来说,也是一种经验教训。”

    至少,薄夜还护得住一个唐惟。至少,在唐惟真的出事了的时候,他可以为他挡风遮雨,剩下的前路,就让唐惟自己去闯吧。

    此时此刻,对于现在的唐惟,他们也抱着这样的想法。

    若是哪天唐惟发现自己做错了什么,对薄颜太过火了一点,那么也是他自己应得的。

    唐惟跟着唐诗进了屋子里,岑慧秋看见唐惟,喜上眉梢,她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个孙子,“咦惟惟,今天薄颜没有跟你一起吗?”

    唐惟听见这个,脸一下子垮下来了,怎么每个人都会向他询问薄颜的消息?他又不是薄颜的谁!

    于是少年干脆坦白道,“我和薄颜吵架了,所以她搬出去了,也不跟我一起了。”

    “吵架了?”岑慧秋有些吃惊,“你们都是小孩子,吵什么架啊?什么时候闹变扭的?”

    唐诗和薄夜也悄悄侧着耳朵听。

    就听见唐惟嘟囔了一句,“有一阵子了,反正我看见她今天还跟新生走在一起……随便,无所谓……”

    唐诗和薄夜对视。

    唐诗用口型无声地说,新生?学校里来新生了?

    薄夜说,我不知道啊。

    夫妻俩不约而同摇摇头。

    倒是做奶奶的岑慧秋没察觉有什么不对劲,还安慰唐惟,“哎呀,你们都还是小孩子,小孩子之间哪有什么隔夜仇啊,过几天喊颜颜来家里吃饭,就什么都好了。”

    “奶奶,我都十八岁了,成年了啊……”唐惟拖长了音调,“别说薄颜了,我找爷爷下象棋,一会什么时候吃饭啊?”

    “马上马上。”岑慧秋笑眯眯地拍了拍唐惟的肩膀,“快去吧,夜儿,诗诗,你们也快进来准备吃饭。”

    “小夜回来了啊。”听见声音,坐在里面当爷爷的薄梁一边整理棋盘,一边道,“这臭小子,还不如唐惟对我上心呢,薄夜你多久没跟我下围棋了?自己算算日子。”

    “爸,我错了还不行吗,回头我带唐诗惟惟一块跟你下飞行棋。”薄夜无奈地笑,搂着唐诗肩膀进去,一家人其乐融融,让唐诗还有几分感慨。

    岁月如梭,他们终究放下了自己当初的执念,磨平了心头那根刺,换来了现在的安宁度日。

    她只希望唐惟不要走薄夜的老路。

    只是另外一边,薄颜跟着苏尧回到了苏家,苏尧将包往沙发上一甩,就对着薄颜发脾气,“唐惟占你便宜你看不出来啊!”

    薄颜觉得脸有些发烫,“你在说什么……”

    “上回强吻你,这回对你拉拉扯扯,他就是个人渣!”苏尧气得说话都不顺畅了,“你是不是傻?还要一个劲往唐惟面前凑?”

    薄颜只能道,“这次是个意外,我根本没想到唐惟在操场……”

    “少解释。”苏尧恶狠狠地咬着牙,“我看你就是魔怔了,喜欢唐惟喜欢到都可以不要自尊了!”

    薄颜顿了顿,她先是看了苏尧一会,而后笑了,那笑容看着竟然有些……令人心疼。

    她说,“或许你说的没错。”

    苏尧盯住薄颜的脸,“这样下去,我建议爸爸把你送去国外,这样你就不惦记唐惟了。”

    “别啊。”薄颜一边整理书包,一边道,“我还不想离开白城。”

    “你就是不想离开唐惟!”苏尧拔高了声调,“薄颜!人家不喜欢你!人家就是觉得你低贱好玩,你倒贴上去自己犯贱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