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第1100章 父子对话,直击灵魂。
    唐惟一听就来气了,“我说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帮着薄颜那个只会装无辜的女生啊?她到底用什么把你们骗得团团转?”

    “这么激动干什么……”薄夜嘀咕两句,“薄颜这孩子不是挺好的么……我觉得苏祁把她养得挺好的。”

    唐惟冷笑一声,他年少早熟,心智近妖,和自己父亲薄夜的关系更像是亲密无间的兄弟关系,十分放松,所以也就什么话都会说。听到薄夜说薄颜的好话,唐惟一下子就拉下冷脸来,“是吧?我也觉得挺好的,就是稀了奇了,薄颜到现在还跟着你的姓呢,我说,我和薄颜到底谁是你亲生的?”

    “哎哟我的小祖宗……”薄夜说起这个就头大,“陈年往事做下的孽咱能别提了吗?还好你妈现在不在车上呢,不然就被你挑拨离间了。我觉得你跟着唐诗的姓也挺好啊,怎么,你是在吃醋薄颜跟我姓?”

    “呵呵。”唐惟双手抱在胸前,“某人年轻的时候太渣了,导致我都是跟着我妈的姓,薄颜跟你非亲非故倒是跟你姓,苏祁叔叔没说什么吗?”

    “我们尊重薄颜的意见。”薄夜在前方开车,低沉平稳的声音传过来,这个男人的声音带着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似乎只要他在场,一切就都可以没问题。35xs

    “所以我和苏祁,都没有刻意在薄颜面前去提起——关于她到底要不要改姓,到底跟谁姓这件事。于是薄颜的名字就这么一直保持了下来,没有人觉得膈应。至少在当年,薄颜也是个牺牲品。”薄夜目视前方,时间将他内敛又深沉的气质慢慢沉淀下来,男人笑了一声,眼里带着当年那个薄夜不会有的情绪,只有在上了年纪经过岁月的洗礼,如今的他才会有那种一眼便能将人看透的老练目光,他说,“唐惟,有的时候,一味地激进解决不了任何办法”

    唐惟不是听不懂,他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听不懂?

    只是唐惟在面对这种话题的时候永远都是沉默,或许和他童年的经历有关,一般人能够放下的过去,他放不下。

    他从小就是睚眦必报的人,薄夜也知道这一点,是他亏欠他。

    所以没再多说别的,薄夜只是叹了口气,“等你气消了,还是把薄颜接回来吧。”

    “接回来干什么。”唐惟的话闷闷的,“反正我赶她走了,她立刻就可以跟别人一起走,她这种没良心的东西,什么都不会在意。35xs”

    薄夜笑着反问说,“那你在意她吗?”

    “我在意她?”唐惟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随后少年眯起眼睛来看着自己的父亲,语调里带着揶揄,“亲爹,你觉得你儿子我看着,像是会喜欢薄颜那种人的吗?”

    “我怎么知道。”薄夜故意跟自己的儿子开玩笑,“薄颜不是挺漂亮的吗?谁知道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嘴上天天咒人家,背地里对薄颜心心念念呢。”

    果不其然唐惟的反应特别大,做了一个要呕吐的表情,薄夜在前面哈哈大笑,“好了,不说你了,今晚你妈妈带了好朋友过来,所以我来接你回薄家老宅。”

    “哦。”唐惟应了一声,“你一天天的真闲,不是公司总裁吗?怎么还当起司机来了。”

    薄夜被自己儿子这句话顶得又气又想笑,好了,现在唐惟年纪大了,还真是越来越习惯蹬鼻子上脸了!

    “臭小子,你爹我现在是公司让林辞帮忙了,所以才有点空知道吗?你要再不来,我都直接公司过给林辞名下得了。”

    唐惟一听,眉毛微微皱起来,“我们家的财产,凭什么过给别人?”

    薄夜在前面按方向盘上的喇叭,按得叭叭响,“你也知道!那他妈你怎么不来公司!人家不知道都以为我又绝后了呢!有个儿子跟没有似的!还不如薄颜像个半个小孩,每周末都过来帮忙。”

    唐惟眼神一变,声音都跟着拔高了,“你说什么?薄颜……每周都会去找你?”

    “薄颜每周都来我公司,你不知道?”薄夜侧着半边脸,“有时候是过来帮忙的,帮忙整理项目表,有的时候是给我和唐诗送盒饭,还有的时候会帮着忙不过来的林辞一块算账。前阵子克里斯他们找我们合作,从国外飞回来,还是薄颜去落地对接的呢。”

    唐惟坐在后排愣住了。

    少年的眼睛瞪大了,完全没想到能从自己父亲的嘴巴里听见这样一个薄颜。

    因为在他眼里,薄颜又柔弱又不会说话,欺负半天都不会吭一声,就是一个遭人随意揉捏的软柿子,这样的一个女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你是不是编故事骗我?”唐惟眼里出现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不相信自己会看走人,他甚至觉得薄颜的脑子都是笨笨的,怎么可能会帮上自己父亲公司里的忙?

    “我吃饱了撑着编故事骗你。”薄夜毫不掩饰地对自己儿子翻了一个白眼,“薄颜本来就是个闷闷的性子,做什么都不会往外说,所以我才觉得她其实很懂事。”

    某种方面来说,薄颜的性子十分低调,哪怕别人在外面看低她,她也不会多解释。

    “就她那个脑子,还能帮上你?”唐惟下意识攥紧了沙发垫子,“她做什么比较擅长?”

    “我觉得薄颜适合以后去做落地执行,策划这一块。”薄夜往回看了一眼唐惟,“她其实很聪明,而且不会多说,这种令人省心又沉稳的性子,很适合去做策划。”

    “切。”唐惟不屑地冷哼一声,“我觉得她没什么作为,一辈子被人欺负的料子罢了。”

    “如果有天,薄颜自己学会反抗了。不再需要任何的保护了。”薄夜顿了顿,说话有些意味深长,“那么唐惟……你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对她伸出援手?”

    薄夜说话一针见血,唐惟被这句话直接叩问到了灵魂里,他怔怔盯着窗外,一时之间居然给不出任何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