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 生来淡漠,本性凉薄。
    不要脸三个字从苏尧的嘴巴里说出来的一瞬间,薄颜的呼吸跟着急促了几分。

    站在人群来来往往的走廊中央,苏尧就这么放肆地对着她评价出这么几个字,就如同当众打了一个耳光在薄颜脸上。

    少女站在那里哆嗦了半晌,随后她退后半步,抬起头来重新看了苏尧一眼,道,“好,就如你所说。”

    苏尧愣住了,他还看见了后面跟着走出来的唐惟。

    这样的场面,对于薄颜来说,可谓是前狼后有虎。

    但是小姑娘咬了咬唇,红着眼睛看了苏尧一眼,颤声道,“你可以先去新班级报道了。晚上放学我会在楼下接你。”

    这话说完,她便强忍着委屈的表情大步走开,脚步慌忙地像是在逃离一场追杀。

    她和后面走过来的唐惟擦肩的时候,少年一把抓住了薄颜的手腕。,

    薄颜颤了颤,唐惟道,“晚上?你和他一起回去?”

    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就像是……曾经的一个习惯被人夺走了。

    因为曾经,都是薄颜躲在校门口或者学校后门,等着唐惟和他一起放学回家——但是现在,薄颜却要跟另外一个人回去。

    他握住她手腕的时间只有短短一秒,被薄颜草木皆兵般条件反射甩开,可是那一秒钟里面,掠过唐惟脑海的,却是惊涛骇浪。

    女孩子没有回复一个字就匆匆离开了走廊,她背影那么瘦弱,似乎随随便便一推就会摔倒。

    可是唐惟知道,这个女生在漫长的岁月里,哪怕天塌下来,都没有吭一声过。

    她脊背那么瘦,却又偏偏那么硬。

    收回目光转头,唐惟和对面的苏尧在走廊对峙,两个人对视了一下,随后是苏尧先挪开视线,“哼,少摆你那副臭脸。别以为在这个学校你就是最厉害的。”

    “抱歉,我天生这副冷脸。”

    唐惟不冷不热地轻飘飘丢下一句话,苏尧表情骤变,可是前者却淡定自若地单手插着兜,另一只手里拿着审批过的学生会文件,从苏尧身边擦过。

    那一刻,苏尧似乎明白了,薄颜为什么会喜欢唐惟。

    因为这个男生,他明明年纪还稚嫩,可是眼神那么冷那么狠,像是一个饱经风霜又城府深埋的成年人。

    危险,深沉,野兽一样的少年,总是会一派桀骜的模样盯着芸芸众生,他的态度太明显了——就是谁都不信任,谁都不在乎。你甚至可以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唐惟你是个狠心的人,唐惟兴许还会当做夸奖欣然收下。

    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你奈何不了我。

    荦荦大端,于他手里,不过是玩物。

    苏尧屏住了呼吸,直到唐惟远去,他站在原地,猛地回神才发现自己手指不知何时已经紧握。

    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如临大敌?

    是因为这个叫做唐惟的,如夜一般漆黑又冰冷的少年吗?

    他和薄颜的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苏尧喘了口气,身边就有人过来打招呼,“请问……你是新同学吗?你和薄颜还有唐惟学长是什么关系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