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 滚回苏家,不需要你。
    那一声沉重又响亮的摔门声响起的时候,薄颜整个人晃了晃,随后眼睁睁看着那扇大门被关上,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紧跟着这种震惊而来的,还有一股难以名状的疼痛感,首先到达心脏最深处的不是疼,是酸,那种悉数耗尽一场空的酸,无法遏制,疯狂涌出,随后细碎的痛意便在酸涩的缝隙里肆意蔓延,直到填满整个胸腔。

    薄颜觉得自己像是被这个现实狠狠打了一个耳光。

    她甚至在想,若是倒退回十分钟前,她忍下唐惟的恶言相向,是不是就会变成现在这样?

    落魄的……像一条被赶出家门的流浪狗。35xs

    她站在大门前好久,尝试伸手敲门,却又在触及到门缝的瞬间将手指收回。

    敲门早就没有意义了,薄颜相信,她哪怕吊死在唐惟家门口,唐惟都不会眨一下眼皮。

    她除了承受,没有任何办法。

    此时此刻,这种痛苦又落寞的感觉在汹涌地侵袭她的身体,薄颜无数话想说,想解释,到了嘴边却又统统咽了回去。

    她,没那个资格。

    她被奴役了。

    从前被安谧奴役,奴役成为她的工具,她的玩物,她生气的时候可以随便打骂发泄的垃圾桶——现在却被唐惟奴役。35xs

    成全他所有对她加害的借口。

    可是就算是这样……

    薄颜伸手擦了一把自己的脸,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早已布满了眼泪,她将委屈和痛苦咬牙撑住,走到了窗边,往里看去。

    唐惟从里面拉开客厅的窗,看着站在外面,身后一片漆黑深夜的薄颜,男生嘴里发出更加讽刺的声音,“怎么,还不滚?是不是舍不得我们家的荣华富贵?嗯?”

    薄颜攥紧了手指,“让我进去。”

    “请你端正你的态度。”

    唐惟好整以暇地双手抱在胸前,“用‘求’这种字眼,我可能会善心大发让你进来。”

    薄颜站在外面夜色中,如同临近深渊,往后一倒似乎就会落入无尽的悬崖深谷。可是她的表情,却带着苍白和坚韧。

    唐惟一直觉得薄颜很奇怪,他觉得她没有尊严,可以无止境地放低自己的身段和姿态,可是又觉得,薄颜那双眼睛,带着一种极端的坚韧。

    就像是,你越打压她,她瞳仁越深。

    她所有看似服软讨好的行为,都带着一股子倔强,让唐惟觉得无比不爽的倔强。

    只是唐惟还想继续让薄颜站在外面,任裘看不下去了,冲出去把门拉开,将薄颜拉进来,见她通红的眼睛,任裘转头对唐惟道,“唐惟你怎么能这样?薄颜至少是个女孩子,你怎么能让她大半夜地站在外面?”

    太过分了吧!

    唐惟笑得眯起了眼睛,漂亮的脸上不见丝毫怜悯和内疚,只有冰冷麻木,那表情和薄夜如出一辙,“怎么?她薄颜是无家可归吗?干嘛一直腆着脸巴巴地跟我住在一起?滚回你的苏家大宅,当你的苏家大小姐啊,我可不需要你来照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