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开个玩笑,何必认真。
    唐惟一听到这句话,当时脸色变了变,随后想都没想就说道,“不可以!”

    任裘和薄颜都吓了一跳,没想到唐惟的情绪一下子变得那么激烈,几个人纷纷下了一条,对着他问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唐惟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就这么想都没想直白说了出来,紧跟着他抿起薄薄的唇,对着薄颜拉了一张冷脸,随后道,“不关你事。”

    薄颜低下头没说话,任裘将她拉来一边,在边上轻声安抚她,“哈哈,被吓到了吗?”

    薄颜摇摇头。

    任裘将位置让给了她,“要不要来和唐惟下棋?”

    唐惟看了眼薄颜,随后又将棋子弄得一团乱,“和她下棋,不如不下。”

    任裘笑着,但是薄颜脸上满是尴尬,似乎那个打工的话题就这么被人遗忘了过去,唐惟暂时也不开口赶薄颜走了,可是薄颜看着唐惟的眼神,就知道——他心里永远都在想让自己滚得远远的。

    任裘留在他们家吃晚饭,薄颜在厨房里做菜的时候,他就全程盯着薄颜的背影,脸上带着笑眯眯的表情,这个表情让原本好好坐在一边看电视的唐惟都忍不下去了。

    “把你脸上这副龌龊的表情收一下。35xs”

    唐惟转过去眼珠子看了眼任裘,见他托着下巴,光明正大欣赏薄颜背影的样子,微微皱起眉毛来,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冷漠,“你这是想干什么?”

    “我就看下某人的背影而已啊。”

    任裘说得倒是大方,一点都没有做贼心虚的样子,“怎么了?”

    “她的背影?”唐惟像听见笑话似的,努力忽视自己心头那些异样的错觉,“有什么值得看的?”

    “好看啊。”

    任裘把手一摊,“你这人说话真有意思,不好看我干嘛看啊,当然是薄颜背影好看了。”

    唐惟自然清楚知道这一点,哪怕不想认同,却也不得不认同,薄颜的身材是极好的。

    但是这话从任裘的嘴巴里说出来,一下子就变了味儿。

    唐惟觉得可能是自己最近老是荣易胡思乱想的关系,所以导致见到薄颜都戴着有色眼镜。

    “你这个表情真是有意思。”

    任裘笑着打趣唐惟,“怎么,薄颜是你一人的?不准看了?”

    “我只是觉得无趣。”

    唐惟冷笑一声,表面上看起来无所谓的样子,仿佛薄颜在他眼里就像一只蚂蚁,“这种女生,背影再好看有什么用,内心还是一样肮脏。”

    “你又没了解过她的内心。”

    任裘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镜片后面那双丹凤眼里掠过一丝深意,随后对着唐惟道,“再退一万步讲,要是薄颜心里装的都是你,那你这不是拐着弯在骂自己肮脏了么?”

    唐惟被任裘这种思维逻辑说得整个人一顿,随后咬牙切齿道,“不要胡说,被这种女人放在心上,我觉得很丢人。”

    “哈哈哈。”

    任裘笑得更开心了,“开个玩笑嘛,这么认真干什么。”

    唐惟眸光不变,只是眼底多了一份冰冷的寒意。

    不行,不能把薄颜留在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