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2章 无路可退,发狂失控。
    薄颜原本紧跟着唐惟想走出来,可是因为唐惟不管身后还有人,直接摔门,差点被夹到手,还好退回车子里快,不然肯定会被夹伤。

    那一声重重的摔车门声,足以证明唐惟有多愤怒。

    可是薄颜缩回车子里几秒之后,深呼吸几口气,还是拉开了车门。面对唐惟的暴怒,她从来不会多说一个字。

    林辞见了这一幕,在心里叹了口气。

    随后唐惟走到家门口,指纹锁拉开了别墅大门,转身回头来对着林辞道谢,“多谢。”

    那声音带着几分淡漠,已经有了当年薄夜的味道。

    林辞的视线停留在唐惟那张脸上许久,他怕唐惟也走薄夜的老路,可是转念一想,这又不同。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立的,唐惟以后的发展,或许也会和薄夜截然不同。

    作为旁观者,他不该插手太多。

    想了很多,最后说出口的也还是那几个字,“好的,那我先回去了,你爸爸半夜还要开个会,我得去接他。”

    “辛苦你了。”

    唐惟微微鞠躬,随后转身进入家门,这个时候薄颜才小心翼翼跟上去,到门口的时候,她顿了顿。

    像是害怕唐惟又一次忽然间摔门,她怕自己被门砸到。

    然而这次唐惟没有,反而选择了就这么径直走进去,似乎都没有想起身后还有一个人。

    薄颜像是得了大赦似的喘了口气,跟在后面进入客厅后,才转身轻轻关上门。

    关门之前,小姑娘和林辞招了招手,算是告别礼。

    林辞点点头,而后看着那扇门被关上。

    他站在门口良久,想了想还是给薄夜发了个消息,唐惟和薄颜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要是解决不了仇恨,干脆就把他们两个隔开来好了,省得仇敌相见分外眼红。

    薄颜应该也能松口气吧。

    然而待在房子里的薄颜却并不这么想。

    她看着唐惟放下公文包后直接一个人走去洗澡,跟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进入,直到厕所门口,唐惟伸手解自己衬衫的纽扣,脱到一半猛地发现外面有个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的背。

    男生转身,就对上薄颜那张玩偶版的脸。

    啧了一下,唐惟挑眉,“站那儿干什么?”

    薄颜手里还抓着书包,往里多看了一眼道,“你……刚刚下车是生气了吗?”

    “……”无聊的问题。

    唐惟不屑冷笑,随后上前,薄颜刚觉得情况不对想退后,男生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声音还在嘴巴里没来得及发出,就被人捂住了口鼻,唐惟将薄颜直接拖入了浴室,光滑的地板让薄颜差点摔跤,可是唐惟的手死死抓着她,力道那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你……”

    薄颜吓了一跳,就见唐惟覆上来,十八岁的年纪,男生的身体已然有了成年人的劲瘦质感,尤其是这个年龄段特有的夹杂在少年和男人之间的那种暧昧气息足够令荷尔蒙在瞬间摩擦沸腾,从性感的喉结到细瘦的锁骨,每一寸紧绷的肌肉都在彰显着他们年轻的活力。唐惟弓着背,衬衫脱了一半就这么咧着,而后抬头,那双眼睛在一瞬间盯住了薄颜的脸。

    像是一头野兽盯住了自己即将享用的猎物。

    笑了笑,唐惟压低了声线,如同利刃出鞘般锋利和冰冷,“故意的?”

    薄颜想退后,靠上了一堵浴室墙壁。

    无路可退。

    她脑子里的警铃一下被拉响,耳边开始出现了嗡嗡嗡的声音,随后看着唐惟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睛,像是蒙着一层浓重的雾,漆黑如夜。

    都说唐惟和曾经的薄夜如出一辙,连带着那个眼神一起。

    薄颜就这么打了个寒颤,随后推了一把唐惟。

    可是唐惟依旧覆盖住她全身,将她顶在墙壁的角落,巍然不动。

    薄颜急了,“不是……你误会了,我是看你下车的时候好像有怨气……”

    怨气?

    唐惟眯眼笑得极狠,“我对你有怨气,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刚知道?”

    薄颜这才回过神来,自己问了一个相当于春的问题。

    对于唐惟来说,所有那些可以代表负面情绪的字眼,几乎都可以加注在他眼里的她身上。

    薄颜紧张地往边上看了一眼,随后声音越来越低,“那你……当我没……没说……”

    唐惟笑得更开心了,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似的,随后男生一把掐住了薄颜的下巴,“你在跟我说什么笑话呢?就这样傻子似的站在浴室外面,还故意摆出一副无辜可怜的表情进来跟我说话,你没有别的心机?”

    薄颜心脏刺痛,意识到自己毫无防备过了头。

    “我没——”

    刚想替自己解释,唐惟就收拢了掐着她脖子的手指。

    随后他俯身,注视着薄颜这样慌乱的笑容,看着她因为呼吸困难逐渐变得痛苦的表情,他像是无比愉悦一般,凑近了薄颜的脸,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滚烫又炽热。

    他在她耳边低语,如同恶魔的诅咒。

    “薄颜,你活该……”

    活该这两个字,就像一根刺,直直扎进了薄颜的心脏,脆弱的表皮在分秒间被刺破,汩汩鲜血从伤口处溢出,薄颜倒抽一口凉气——语言在无形之中的伤人,可能比任何利器都要来的剧烈。

    唐惟满意地看着薄颜这副模样,而后他缓缓笑着,将自己的那些被压抑在最深处的仇恨统统倾注在了薄颜的身上,“你知道我有多厌恶你这张脸吗?薄颜,每次看见你的脸,我就会想起你母亲,那个恶毒的女人,用尽一切伤害我们的女人——”

    薄颜瑟瑟发抖,眼里已经流出惊恐的泪水,“我知道你恨我的妈妈,可是唐惟,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唐诗阿姨是个很好的人,我……”

    “闭嘴!”

    唐惟表情变得极为狰狞,“你也配提起我妈妈的名字?薄颜,你根本没有资格!你只会装无辜,只会装柔弱,你明明是个罪恶的人,你却还要装出一副全天下最单纯的样子来,真的令我作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