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9章 唐惟冷笑,后门接人。
    那一瞬间,唐惟心里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但是他并未在意,只是穿着校服从走廊另一端经过,修长挺拔的背影让一群学妹都在背后纷纷抽气直夸好帅,薄颜和任裘听见声音一起往边上看去,就正好看见唐惟冷漠的侧脸,薄颜微微一怔。

    随后,唐惟像是受到感应一样,眼珠子往这里转过来又看了一眼,薄颜脸色白了白,整个人摒住了呼吸。

    耳边响起窃窃私语声,“啊!唐惟师兄看过来了!”

    “他好像朝着高二a班的方向看了耶,是不是在看我?”

    “你想的美,肯定是在看我。”

    一片议论声中,只有薄颜慢慢的将身子缩了回去,缩回窗户里面,任裘一看她蔫了吧唧的样子就乐了,“怎么了?”

    “感觉被唐惟教训了一顿。”

    薄颜叹了口气,又趴回桌子上,“他刚刚那个眼神好像是在警告我。”

    “啧啧。”任裘靠着窗,看着薄颜缩回小兔子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那我先回教室去了,你慢慢忧郁吧。”

    薄颜嘟囔着,“每次你来找我,我回家都得被唐惟一顿白眼……”

    任裘听见这个敏感消息,猛地愣住了。

    他刹住脚步,又急急转过身子来,“你说什么?”

    薄颜被任裘突如其来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怎么了?”

    “你和唐惟住在一起?”

    压低了声音,任裘猛地变了表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种事情我有什么好撒谎的……”

    薄颜心眼老实,并没有觉得有多奇怪,何况她和唐惟哪怕新仇旧账一堆,但是客观上来讲,也的确算得上是看着彼此长大的,因为学校离家远,苏祁干脆买了一套别墅在学校边上,然后顺路唐惟也住进来了,双方家长说了,这样都好有个照应。

    所以薄颜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其实就已经和唐惟住在一起了,她习惯了这一切,却没想过这些事情听在外人的耳朵里,到底有多震惊。

    任裘抽了口凉气,“唐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他不允许我大肆对外宣扬。”

    薄颜低头自嘲地笑了笑,“影响他名声。我也深刻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从来没有说过,只是我以为你知道,唐惟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任裘摇摇头,“没有……我一提到有关于你的事情,他的脸就拉下来了。”

    薄颜表情变了变,而后牵强地笑着,“是吧?其实平时我也是一直遭他冷脸的,所以习惯就好了。”

    “哪怕他以后,永远,这辈子都这么对着你,你还是会喜欢他吗?”

    任裘问完这句话以后要,忽然间觉得其实答案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因为薄颜的眼神每每看着唐惟背影的表情那么虔诚,虔诚到哪怕这颗心不要了随便送给他,送给他摔碎践踏,亲手递给他刀子让他往回扎,都没有任何关系的地步。

    可是……

    任裘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这样得不到回应的,已经扭曲深刻的暗恋,若是有朝一日彻底爆发,那么薄颜迟早……也会被自己这份感情给吞噬。

    这天晚上放学,唐惟照例在学校门口等人。

    他左右看了看,确认薄颜没有跟出来以后,随后走入了前面一直在等着的车子里,上了车,林辞在前面低声道,“唐惟。”

    “林辞哥哥。”

    唐惟对着他微微笑笑,“晚上好,今天怎么是你?”

    “你们的司机临时身体不舒服,就喊我来了。”林辞扣着方向盘,“诶对了,薄颜呢?”

    唐惟的眼神在瞬间就沉了下去,而后少年喃喃着,“她不从正门走。”

    林辞愣住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儿。

    “你把车子开到后门去吧。”唐惟靠在后排的椅子上,轻轻闭上眼睛后,缓慢地说着,“为了避免被别人看出来我们一起上下学,所以我们都是分开上车的,前门接了我,再去后门接她。”

    “原来如此……”

    林辞点点头,随后打转方向盘。唐惟坐在后排,按下车窗,外面就有一堆粉丝在那边对着他发出极具少女心的尖叫,唐惟自觉无趣地再次把车窗按上,车厢内少年冷漠坚毅的侧脸乍一眼看去就和当年的薄夜一模一样。

    漆黑如夜,深沉冰冷。

    他垂着眼睛,笔挺的鼻梁勾勒出相当利落的侧脸轮廓,傍晚放学的夕阳昏暗地透过车窗打进来照在他脸上,光线从下巴往下淌,如同给他的侧脸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

    唐惟抓着公文包,随后往外看了一眼,看见薄颜从里面教学楼跑出来,脸蛋红扑扑的,像是在着急赶公交车一样。

    唐惟知道,薄颜这是怕自己赶不上后门接送,因为如果错过了,她只能自己走回家,唐惟最多在后面等她五分钟,不会再久等下去。

    “去后门吧。”

    唐惟低声道。

    “嗯。”林辞开动车子,豪华的商务车在同学们艳羡的眼神里开走了,后来掩人耳目开到了不怎么会有人来的后门,林辞将车子停住,随后就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薄颜匆匆赶来,看见来人是林辞的时候,还有些吃惊,紧跟着反应过来以后,她就立刻问好,“林辞叔叔!”

    “晚上好啊薄颜。”林辞笑了笑,拉开门,“上车吧,今天我临时过来接你们。”

    “谢谢你了。”

    薄颜鞠了个躬就上车,刚坐上去,就表情变了变,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她忐忑不安地看了唐惟一眼。

    唐惟依旧是那张漂亮帅气的脸,可惜了一双眼睛那么冷,冷到让人不敢接近他,察觉到薄颜注视自己,唐惟冷笑了一声,“什么事?”

    薄颜攥紧了校服裙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往常一样,但是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是暴露了自己的紧张——“我感觉你好像心情不是很好。”

    唐惟顿了顿。

    随后他又是一声冷笑作为回复。

    当着林辞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薄颜留。

    林辞只能当做没看见,毕竟唐惟和薄颜之间的事情他也觉得无奈,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的路,却听见后面的唐惟继续传来带着讽刺的声音,“你和任裘的关系什么时候好成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