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环球旅游。
    薄夜从监狱里出来以后,被唐诗结结实实一个怀抱拥入怀中,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唐诗的气息已经铺天盖地地传了过来。35xs

    他想念了很久的,得不到的,在心里生根发芽的那个人,如今在这雪中将他牢牢抱住,力道那么真实。

    薄夜喉结上下动了动,感觉像是哑了一样,随后伸手轻轻拍了唐诗一下。

    唐诗声音哽咽了,“不准动。”

    薄夜无奈,想笑,可是又觉得想哭。

    像是在做梦一样。

    出来……原本以为就算是彻底和唐诗断掉了,没能想到,这个傻女人,居然站在监狱门口等他……

    “我,感觉像在做梦。”

    薄夜还是坦白说道。

    唐诗伸手狠狠扭了一下薄夜腰上的肉,男人嘶得一声倒抽一口冷气,唐诗道,“疼吗?”

    薄夜点头,“很痛。”

    唐诗故意用很冷漠的声音说道,“那就不是在做梦。”

    薄夜松开唐诗,随后手带着哆嗦,缓缓替唐诗擦掉了她头发上的薄雪。

    他都不敢说话打破这一刻。

    后来,薄夜站在那里,用通红的眼眶注视了唐诗好久,才哑声问了一句,“我可以吻你吗?”

    “不可以。”

    薄夜笑了,一把按住唐诗,轻轻啄了一口,“那我就再不要脸一次吧。”

    所以这天晚上唐惟看见薄夜跟在唐诗身后进门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了!男生站在家里不知所措,看着薄夜进来,他和苏祁都停住了动作。

    隔了一会,他喃喃着,“天啊……”

    薄夜站在那里,他身上穿的挺单薄,和外面大雪纷飞的气候截然相反,唐惟下意识去拿了一件外套出来,一路直接塞到了薄夜的手里,“爹地你……”

    几年了?

    他们在等候的日子里,甚至都已经忘记了去计算。35xs

    计算薄夜离开了他们多久。

    薄夜道了一声谢谢,随后将外套披在了肩膀上,薄颜跑到一边很贴心地开大了暖气,随后还端了一杯热水,“叔叔喝茶。”

    薄夜看着薄颜的脸半晌,而后笑道,“你长大了很多。”

    “嗯。”薄颜点点头,“我也很想您,您这阵子都去干嘛了呢?是去环球旅游了吗?”

    环球旅游啊。

    薄夜眼神闪了闪,倒是唐诗在一边说道,“差不多吧。”

    她在帮他铺台阶下。

    薄夜没说话,随后薄颜转身去厨房里多拿了筷子,“欢迎叔叔回来。”

    唐诗笑了笑,“谢谢薄颜。”

    “爹地你……”唐惟在边上忍不住出声,“你真的,没事了吗?”

    薄夜走到唐惟面前,两个一大一小的男人对视,那一瞬间,如同时光穿梭,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伸出手指拉钩。

    “如果我不在了,好好保护你的妈咪。”

    “嗯。”

    “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我一定第一个发现。”

    “好。”

    此时此刻,薄夜笑着注视着唐惟,轻声问道,“你有替我好好保护妈咪吗?”

    这一句话,唐惟热泪忍不住直直落下,随后小男孩一边点头一边朗声道,“有!”

    薄夜和唐诗复合后的第二年,直接把唐惟往家里一丢,然后两个人没羞没臊地出门说要去度蜜月去了。

    唐惟扒拉着门框,“别这样啊,带上我行不行?”

    薄夜回头看了一眼,帅脸一拉,“不行,你在,影响我发挥。”

    唐惟怒目而视,“亲爹,你太不要脸了!”

    薄夜当做没听见似的,吹着口哨和唐诗拎着行李出门,唐惟就差哭爹喊娘了,“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怎么能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这不是喊了薄颜来陪你过暑假么。”

    薄夜抬了抬下巴,“我都把苏祁的女儿给你借过来了。”

    “谁要和那个拖油瓶一起啊!”

    唐惟大喊一声,“你们这样太不靠谱了!我找我师傅玩!”

    “忘了和你说,r7ky和vent这两天在泰国苏梅轰趴。”

    薄夜回答地特别轻描淡写,“白越忙着给国家做实验,江凌也忙着上班看病人,asuka跟着超模化妆团队全球飞,丛杉忙着管理丛林,韩深也在韩式集团当老板。”

    说完一长串,男人喘了口气,“所以你找谁都不行。”

    唐惟快要哭出来了,“那就带我一起去出国旅游……我会说英文!”

    “srry。”薄夜笑得尤为前边,一张帅脸上挂满了嚣张,“我和你妈的热恋旅游,你就别参与了。乖乖在家做留守儿童吧,爸爸会给你带礼物的。”

    “薄夜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老男人————!!”

    这一天,唐惟的大喊声穿透了整栋别墅,薄夜却依旧当做没听见一样,笑眯眯地拉着唐诗出了别墅大门。

    唐惟站在门口,整个人像是僵掉一样,直愣愣地看着,冷风吹过,卷起一地叶子。

    爹不疼娘不爱的……他怎么就这么惨了呢。

    薄夜和唐诗出去旅游了两个月。

    薄颜就和唐惟住在一起两个月,他们年纪都不大,原本应该再找保姆子啊生活上帮点忙的,但是唐惟不想让不认识的人进来,干脆就不要他们找保姆来照顾。

    于是两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就在一起住了两个月。

    薄颜刚来的时候,还会紧张,每天早上都会准时去唐惟门口敲门,把他喊醒。然后唐惟在一边看代码的专业类书籍,薄颜就在一边写作文,偶尔唐惟心情好了,还能上来给薄颜检查一下。

    检查完了一顿劈头盖脸的批评,把她贬得一文不值,最后来一句,你这脑子不适合学习。

    薄颜偶尔会被唐惟骂的眼眶红,可是久了以后她发现唐惟指出来的那些问题都是致命性的问题,只要会解开这种题型,以后的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薄颜又觉得,唐惟虽然看着凶巴巴,但是其实是个很温柔的男孩子吧。

    这天早上,唐惟像往常一样被薄颜喊醒,他甚至都习惯了薄颜这个点会准时来敲门,拉开门的时候,薄颜也还困得揉眼睛,“小哥哥,你妈咪来电话了。”

    她指了指客厅里的电话机,“刚才响了很久你没醒,我帮你接了一下。”

    唐惟变了表情,“我们家的电话,你帮什么忙接?不要捣乱好吗?”

    薄颜脸色一白,随后看着唐惟走出去,他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发育了,个字窜的很厉害,比薄颜高出了一个脑袋,看着唐惟像个小大人一样走出去,薄颜不禁有些羡慕。

    羡慕唐惟的成熟和理智,而她却做不到像他这样。

    唐惟接了电话过去,对面是唐诗温柔的声音,“惟惟睡醒了吗?”

    “刚醒。”

    唐惟回头看了站在客厅的薄颜一眼,“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还要一周。”

    唐诗笑了笑,“你和薄颜相处怎么样?”

    “没怎么样。”唐惟无所谓地耸耸肩,“就这样吧。”

    唐惟顿了顿,随后道,“你们能早点儿来吗,我不想和薄颜相处太久。”

    “惟惟呀,你还在反感薄颜嘛?”

    唐诗试探性问了一句,“到现在也是这样?”

    “一直如此。”

    唐惟提起这个事情,脸上的表情就冷得像是凝固一样,“我不可能放下所有的芥蒂,妈咪。”

    唐诗在对面好像轻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道,“那我也不劝你了,我早点回来吧,你哪怕不喜欢薄颜,也不要老是和她吵架,毕竟是女孩子……”

    “知道了知道了。”

    薄颜不耐烦地说道,“这点该有的绅士风度我还是有的,至少没有在你们一走后就直接把她从我们家赶出去。”

    “……”

    唐诗道,“行吧,你自己做事情自己顾着点就好。”

    “嗯好,跟我和爹地说声早安。”

    “宝贝,我们再国外呢,现在是晚上八点,正好要睡觉了。”唐诗笑了笑,“薄夜在一边,要不要和他说会话?”

    “不了!”

    唐惟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想和这个臭男人说话!”

    “哈哈哈。”对面传来薄夜的笑声,“臭小子,背地里这么说你老子合适吗?”

    “对于一个出门旅游不带亲儿子的父亲,我觉得这么形容很正确!”

    唐惟鼓着脸,“挂了,你俩玩得愉快!”

    电话一挂,薄颜便上前问了一句,“你和叔叔阿姨吵架了?”

    唐惟不耐烦地丢下一句话,“关你屁事。”就直接走开了。

    薄颜有些难过地看着唐惟的背影,随后唐惟去了厨房,拿出一听橙汁,又回头凶巴巴地问薄颜,“你要喝什么?”

    薄颜一愣,道,“橙汁吧……”

    唐惟隔空将橙汁丢过去,他现在的身高已经可以足够一个人做饭了,随后站在厨房里煎培根,做了两份早餐出来,一份摆在薄颜面前。

    薄颜有些吃惊,看了唐惟一眼,“你帮我做的吗?”

    “不然呢?”唐惟扯了扯嘴角,“屁话那么多,赶紧吃!”

    “哦……”

    薄颜吃了几口,隔了一会,她停住了,唐惟觉得奇怪,多看了她一眼。

    随后见薄颜抬头,抓紧了刀叉,小脸涨得通红,轻声说了一句,“谢……谢谢你在叔叔阿姨不在家的日子里照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