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9章 我希望你,能够幸福。
    结婚当天,唐惟和薄颜在手牵手跟在他们身后总了红毯以后,到了台下就闹起了矛盾。35xs

    唐惟一脸冷漠地甩开了薄颜的手,薄颜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唐惟,这感觉让唐惟有点不爽,“干什么?”

    薄颜发自内心地说道,“有段时间没见到你了,你长高了好多。”

    唐惟不屑地嗤笑一声,随后道,“不然呢?你以为全天下都和你一样营养不良?矮冬瓜。”

    好了,现在的薄颜除了个拖油瓶的外号,又多了个矮冬瓜。

    但是薄颜没生气,只是笑着说,“你以后一定可以长得很高很高的,像今天的新郎叔叔那么帅。”

    唐惟双手抱在胸前,眉梢一挑,“那不是必须的么?话说你——”

    薄颜愣住了。

    唐惟指着薄颜被修剪过的头发,“剪头发了?为什么?”

    “我读小学啦。”

    薄颜甜甜地上前抓住了唐惟的手,“苏祁叔叔说让我有个新的面貌,就带我去剪了头发。”

    唐惟皱着眉,“你头发天然卷?”

    薄颜歪了歪脑袋,“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且,我的眼睛跟你们也不一样。”

    小孩子长大了,那些和普通小孩不一样的地方逐渐显露出来了。

    薄颜用自己的语言描述着,指着自己的眼睛,“我的眼珠子,颜色没有你的深。”

    唐惟顿了顿。

    “我觉得黑色的好看。”薄颜撇撇嘴,“不喜欢我这个颜色。”

    唐惟后知后觉才喃喃着,“原来妈咪没骗我,你真的是苏祁叔叔的……”

    “嗯?”

    薄颜眨眨眼睛,“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唐惟恶狠狠地瞪了薄颜一眼,“你怎么还姓薄?不干脆姓苏吗?”

    薄颜脸色白了白,“因为……我还没被正式收养……我……没人要……”

    唐惟没想到薄颜会说这个,有些呆愣,隔了一会他才道,“哦,那等你长大了,还是姓苏吧,你不该姓薄的。”

    或者姓安也行,反正你是安谧那个坏女人的女儿这一点,是跑不了的。

    唐惟说完这句话就把薄颜丢在了原地,一个人大步跑去后台里面找祁墨,后来撞上祁墨和洛凡拎着两瓶酒进来,“哎哟!宝贝徒弟跑这么急,去哪呀?”

    “找你呢,师傅!”

    唐惟望着祁墨手里的酒,“你们要喝酒吗?”

    “对啊,韩让结婚,我们也要庆祝一下。”

    祁墨笑着说,“只是我们的身份不方便露面,就干脆在后台和他们一起闹腾好了。等下韩让过来给我们敬酒,你快想点难题刁难他们这对新婚夫妻。”

    “好呀好呀!”

    唐惟眼里满是兴奋,薄颜从后面走上来,“所以刚才的他们,是以后就可以组成家庭了吗?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

    洛凡对于薄颜没有什么反感,点点头便道,“嗯。”

    “真好啊……可以组成家庭。”

    薄颜回头看着唐惟,“能有个完整的家庭,真是太幸福了……”

    她眼里是掩饰不住的羡慕和喜悦。

    薄颜在某种程度上和唐惟一样,从小到大都没有享受过完整的家庭,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向往,祁墨注意到了薄颜的视线,随后伸手摁了摁薄颜的额头,“傻丫头,你以后也会有的。”

    岂料薄颜一脸呆萌地问,“是你和这个帅叔叔组成家庭养我吗?”

    祁墨和洛凡当场当机!

    回过神来祁墨一脸慌张地按着薄颜大喊,“小丫头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怎么和唐惟一样不正经!”

    薄颜认认真真老实巴交道,“我觉得你们俩也很配。”

    “……”童言无忌!

    洛凡还一本正经点了头,“嗯。”

    “别闹啊!根本不是这回事好吗!我和洛凡不是那种关系——等等,我说的那种关系是指——”

    唐诗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薄颜和唐惟都笑着注视着祁墨手舞足蹈解释,一边解释一边还结结巴巴,那样子特别逗,唐诗一下子乐了,“在玩什么这么高兴?”

    “小丫头片子非说我和vent是一对。”

    祁墨郁闷地看着唐诗走进来,“苏祁家的吧?你帮忙管管……”

    “我也觉得你俩是一对啊。”唐诗直接一口堵死了祁墨接下去想说的话,“难道不是吗?”

    “……”祁墨放弃了解释和挣扎。

    一对就一对吧。

    反正人生那么长……和洛凡这个冰山一块度过……

    祁墨余光偷瞄了一眼洛凡。

    好像也不差。

    一切都进行得很圆满,唐惟和薄颜还是那样,一个冷脸,一个屁颠屁颠跟着,就像是一个小拖油瓶,唐惟走哪儿薄颜就跟到哪儿。

    “唐惟,这是你小媳妇儿吧?”

    路过的大人都笑眯眯地和唐惟打招呼,唐惟小脸气鼓鼓地,“没有呢!才不是!”

    然后一群大人哄堂而笑,直夸别人家小孩长得好看,站在一起跟一对似的,金童玉女便是如此了。

    姜戚和韩让转悠了一圈,跟一堆人喝了酒,回来找到后台的唐诗,见她一个人坐着,拿着手机,似乎在看什么。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姜戚穿着漂亮的新娘礼服走上去的时候,唐诗猛地抬头,脸上的眼泪还没来得及擦。

    姜戚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唐诗!谁欺负你——”

    她手机里正在重复循环播放那段视频,那段薄夜被押入车子的背影。

    姜戚愣住了。

    这个背影她看着也有点眼熟。脑子里想起来了薄夜。

    只有他们才能够一眼认出来,韩让也愣住了。

    随后唐诗冲着姜戚他们笑了笑,指了指屏幕,摇摇头说,“叶惊棠劝了,劝不住。”

    “薄夜……进去了?!”

    姜戚倒抽一口凉气,薄夜多骄傲的人,居然……居然会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结局?

    “他说坐牢也是欠我的。”

    唐诗的声音低了下去,“所以和荣南做了交易,就这么进去了……这个混蛋……”

    “天啊。”姜戚捂着嘴巴,“那……要坐几年牢?”

    唐诗只能道,“不知道啊。”

    姜戚上去拥抱了一下唐诗,“我已经……幸福了,唐诗,我也希望看见你幸福。”

    唐诗下巴顶在姜戚的肩膀上,“嗯,我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