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1章 天生一对,结婚大事。
    姜戚大婚,是在一日之后。

    婚礼当天,姜戚穿着高定的洁白婚纱,坐在后台化妆间里,唐诗在旁边捧着一束花,笑着送给姜戚,“今天要加油啊!”

    “啊,我好紧张……”

    姜戚不停地拍打着胸口,一边的asuka倒是笑了,“你紧张什么呀,今天是你结婚,必须要高高兴兴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姜戚很早就出来打拼社会,一个人吃遍了社会上的苦头,咬着牙走到今天,早就和家里人断掉了关系,所以她结婚,她的家里人并不会出面。

    当然,也不会知道,某个世界的角落,他们姜家的小女儿,正要风风光光地嫁给韩家的少爷。

    “我还觉得有些愧疚。”姜戚低头,“我没有家属要过来,怕丢脸。”

    “我们就是你的娘家人呀。”

    唐诗笑嘻嘻地把自己的哥哥拉了过来,“喏,我哥年纪大,让他假装你的舅舅!”

    “这也太夸张了吧!”

    姜戚捂着嘴笑,“唐诗你真是,什么主意都想得出来。”

    倒是唐惟在一边鼓掌,小男孩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和姜戚一样小脸通红,止不住地喃喃着,“戚戚姐姐要嫁人了,戚戚姐姐要嫁人了!”

    “你戚戚姐姐家人,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祁墨在一边笑着打趣。

    “我也高兴啊,我终于可以看见戚戚姐姐嫁人了。”唐惟眼里是掩饰不住的高兴,一对眼睛闪闪发光,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地替姜戚赶到幸福,他道,“我要做花童!”

    “必须呀。”

    唐诗推了惟惟一把,“等下你要先出场,知道吗?还有,另一个花童是薄颜……”

    唐惟一听这个,小脸拉得老长,“怎么真的是薄颜?我早上来的时候,还在祈祷千万别是薄颜跟我一块,没想到……”

    姜戚过去捏了一把唐惟的脸,“诶,今天可是我结婚,你可不能耍小脾气。”

    “好了啦。”唐惟有些气鼓鼓地涨着两边脸颊,“我当然懂事了!你就安安心心嫁给韩让哥哥吧,我肯定不给你搞事情!”

    说起搞事情三个字,唐诗的眉心忽然间跳了跳。

    她忽然间觉得,可能今天叶惊棠会来。

    想到这个可能,唐诗就觉得有些不安,她拉过一边的祁墨,忽然间凑在他耳朵旁边说了几句话。35xs

    一边的洛凡看见了唐诗和祁墨的小动作,眼神深了深。

    吓得唐诗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她总觉得,自己每次和祁墨说话的时候,洛凡那个眼神就盯在她身上,搞得她一直都很紧张。

    唐诗脑子里乱七八糟什么念头都有,冷不丁从嘴巴里蹦出一句,“祁墨啊,洛凡跟你不会是一对吧?”

    祁墨也没想多,直接回复道,“我跟他当然是一对啊。”

    “……”唐诗耳边轰的一声炸响,随后捂着脸倒退几步,一把抓住了姜戚的袖子,“祁墨说他和vent是一对!”

    祁墨和洛凡一脸根本不算什么大事的样子看着化妆间里的各位,直到后来祁墨才猛地回神,“等下——我说的是搭档!搭档啊!你们理解成什么了!喂唐诗!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吗!你再这样我要去找薄夜来治你了!”

    唐诗说,“是你自己亲口承认的!”

    “那是我没多想!没!多!想!”

    唐惟在边上咯咯笑,祁墨对着自己的小徒弟吹鼻子瞪眼,“你笑什么?我告诉你,没有我俩,你还是一个小学生!”

    “嗬,我靠自己也能努力学到很多东西!”唐惟双手叉腰,“你们不如去教教薄颜那个榆木脑子,就知道跟本天才的差距有多大了!”

    一堆人在化妆间里笑开来,有人路过外面,脚步没有任何的停顿。

    “妈……我紧张……”

    另一边,男方的休息室里,韩让穿着一身西装,英俊潇洒高大挺拔,韩让的妈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止不住地点头,“这才像样子嘛!你说你平时都不穿西装,人家姜戚这么好看的姑娘,是怎么看上你的?”

    韩让无奈地笑,“妈,您怎么老帮着姜戚说话呀。”

    韩让妈妈故作生气说道,“怎么,心里不平衡了?我告诉你,姜戚要是进了门,我估计都不正眼看你这个儿子了。我有那么漂亮的儿媳妇,我干嘛还看你这个垃圾桶里捡来的?”

    韩冰很不给面子哈哈大笑,“韩让,你被咱妈嫌弃了!”

    韩让委屈巴巴看着韩深,“大哥,你看看我,以后你结婚,你也这么惨。”

    “看来只有我是亲生的。”韩冰拍拍胸脯,然后上前道,“不过说实话,韩让,你今天很帅。”

    韩让笑了笑,“那可不,怎么能给我们韩家丢脸呢?”

    韩冰眼神有点深沉,直勾勾盯着韩让,“虽然平时我这个做姐姐一直不正经,不过这个时候,韩让,我想和你说句话,戚戚的身份咱大家伙都知道,她家庭不好,之前那个男人,也就是叶惊棠,对她也不好。遇到你,姜戚自己也是努力了,所以——”

    韩让摒住了呼吸。

    他相信自己的家人,就像他的家人相信他一样。

    “一定要好好负责姜戚的下半辈子,戚戚这是拿以后所有的路,都押在你身上了。”韩冰顿了顿,继续道,“她经不起第二次背叛,这也是她迟迟不敢给你回复的理由,她怕自己配不上你,也怕因为配不上你,导致以后会被你背叛。”

    “我明白。”

    韩让无意识地攥紧了手指,“姜戚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把握。”

    哪怕……哪怕姜戚的心里,还有叶惊棠的影子。

    可是姜戚,只要你肯迈出这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都由我来走,也无所谓。

    韩让深呼吸一口气,“还有十分钟要出场了。”

    “喏,给你红包。”

    韩冰和韩深上前,一人一个红包给了韩让,“虽然送钱俗气了一点,但是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毕竟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小让,你是个大男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