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9章 生死搭档,灵魂伴侣!
    祁墨等人最后在一个相当寂静的小酒馆里找到白越的时候,是这天晚上。35xs他们推门而入,热情的酒馆老板娘站在吧台和他们打招呼。

    “嗨,是过来玩的吗?”老板娘红唇微扬,相当诱人,“还是朋友聚会?”

    祁墨很绅士地上去打了个招呼,随后道,“来找我们一个朋友……高高瘦瘦的,头发颜色很特别。”

    头发颜色特别——这么一形容,老板娘一下子有了印象,随后道,“哦,我知道,这个客人已经在我们店里待了一天了,白天没开门的时候就已经在了。”

    祁墨和洛凡对视一眼,点点头。

    老板娘带着他们往包间领路,“我还奇怪呢,他是怎么进来的,毕竟我们家酒馆的门也是挂着锁的,不过早上我们去看了一眼,锁是开的,可能前一天没关上,就正好让他进来了。”

    asuka在一边问道,“你没有报警吗?”

    “没有。”

    老板娘摇摇头,“一开始以为他是小偷,后来发现店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丢,监控录像里也没有异常,他就是进来了,然后一个人待在了包间里沉默发呆,后来到了晚上我们上班了,他就点酒喝,喝了很多很多了。”

    祁墨叹了口气,“他是我们的朋友,最近可能心情不好乱晃悠,给您造成麻烦了。他的酒水账单我们来结算吧,感谢您帮我们收留他。”

    “唉,没事,帮个忙而已。”老板娘笑着摆摆手,“这年头嘛,失恋的确是让人挺难受的。我看他喝酒那个样子,像是情绪没地方发泄,才来我们这儿的。有空啊,带他回去多说说话,散散心。”

    “谢谢老板娘。”

    丛杉在边上喊了一声,老板娘说没什么大事,就替他们推开包厢的门进去。

    进去后,asuka捂住了鼻子,“啊,好重的酒味……”

    “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喝得多……”祁墨喃喃着,上前看见白越趴在桌子上,银白色的发从他背部倾泻下来,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他看着白越的表情好久,白越喝多了,根本不管眼前人是谁,只是含糊道,“你谁啊?”

    祁墨去拽白越,“是我,走了,你别把自己关在这里。”

    白越听声音,总算清醒了些许,随后看见祁墨站在自己面前,有些不愿意,“不……我不要……我还想喝酒。”

    “你到底想做什么呀?”

    祁墨踢了一脚地上的玻璃瓶,“都喝成这样了,你还要继续?白越,你是不是疯了?!”

    白越红着眼,不知道是因为醉酒还是因为别的,“我……我没事,我只是难过,我难过,可是我得不到发泄,我只能这样……”

    老板娘说的没错。

    白越需要发泄。

    祁墨去把白越拉起来,白越整个人挂在祁墨的脖子上,三千白发如同银色的瀑布挥洒,他整个人重心都压在祁墨身上,祁墨往后跌跌撞撞几步,“重死了。”

    “我……”白越泪眼朦胧看着祁墨,喊着他的代号,“傲慢,我很难过。”

    “怎么了?”祁墨往外看了一眼洛凡,洛凡马上懂了祁墨的眼神,进来一起帮忙扶着白越,不让他摔倒。

    “为什么……江凌这个人,就不懂呢!”

    白越低下头去,死死攥紧了手指,“他之前跑来找我吵架,说,因为我一直和他吃饭,导致他家里人对他有各种不好的猜测,所以叫我不要再去找他了。”

    祁墨一顿,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

    “他难道不知道吗……”白越喃喃着,声音越来越低,“傻子才会每天找他一个大男人吃饭!我要吃饭,找谁不好?!我干嘛天天找他!我干嘛什么事都想和他分享——我干嘛放着那么多美女不要就找他一个人啊!他又给不了我什么!”

    “这或许也是江凌奇怪的地方。”

    白越歇斯底里的声音让祁墨听着有些心酸,“他可能……从未发现你很重视他,所以他一直也很奇怪,明明他什么都给不了你,为什么你会找他,为什么你很多事都跟他一块,为什么你放着好好的姑娘不要。”

    因为江凌压根没有把白越往那个方向想,所以他也会奇怪,怎么白越每天都和自己在一起?

    可是白越……心知肚明自己这是为什么。

    “这就是差距,也就是矛盾所在。”

    洛凡在边上言简意赅地说道,“江凌对于你的感情一无所知,或许只是把你当做了一个很可靠的好朋友。而你……却对他抱有了太多期待。所以当哪一天,这些期待落空的时候,你,白越——”

    白越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好伙伴。

    直到洛凡将剩下的话统统说出来,“就会痛不欲生,像现在这样。”

    白越身子晃了晃,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一样,随后他道,“那我要怎么做……”

    怎么做……

    祁墨的眼睛微微睁了睁。

    “才能像r7ky和vent你们俩一样……永远都是互相信任互相依靠,永远不会背叛对方呢?”

    像祁墨和洛凡之间,一个眼神就能理解的感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高度呢?

    白越说不羡慕,一定是假的。

    “我和洛凡,就是彼此唯一的生死搭档。”祁墨用力扶着白越,因为感觉他会随时倒下去,“所以很多时候,这些默契,需要痛苦和时间去磨炼,才能够慢慢造就。”

    因为一起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他们之间才会这样。然而白越和江凌没有。

    “江凌身家清白,和我们不一样。”祁墨摇摇头,“他不是你的生死搭档,自然……也没有和你形成超越生死的羁绊,这很正常。白越,你该明白的,有的时候,给别人感情,就等于亲手给了别人一把可以往自己身上捅的刀子。”

    白越没说话,妖冶漂亮的脸上写满了一种麻木和绝望。

    “所以清醒一点吧,江凌是个好朋友,但是……”祁墨用一种很隐晦的说法,把自己的想法表述了出来,“不是一个好伴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