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他的暴怒,无力承受。
    叶惊棠被姜戚这句话问得一怔,可是紧跟着而来的是一种无法名状的感觉,他盯着眼前姜戚的脸,感觉快要认不出这个女人了。35xs

    变了……变得好大。

    是因为韩让吗?

    想到这个,叶惊棠一把拉开车门,把姜戚往自己车里塞,姜戚吓了一跳,“你又想干什么,叶惊棠,你又想逼迫我吗!”

    姜戚这样的反抗,让叶惊棠心口一刺。

    又这个词,让他根本不敢直视。

    姜戚单手护着自己,眼眶已是微红,她奋力地挣扎,可是这种挣扎,让叶惊棠觉得像是被人激怒了一样,他低吼一声,“装什么贞洁,浑身上下我哪儿没碰过?!”

    姜戚被他吼得一愣,随后彻底红了眼眶。35xs

    她哆哆嗦嗦,被叶惊棠整个人摁进车子里,大半夜的虽然楼下很少有人经过,可是也会有晚回家的宿主路过这里,姜戚一颗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她拍打着车窗,想要拉开车门逃出去,却被叶惊棠一把反锁了车子。

    “放我出去!”

    姜戚丝毫没想过叶惊棠还会用强迫自己这一招,“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样有意思吗,叶惊棠,这样有意思吗!”

    “我觉得有意思就行。”

    在后排,叶惊棠一把捏住了姜戚的下巴,盯着她,瞳孔里倒映出惊慌失措的姜戚的表情,如同回到了当初姜戚小心翼翼和他相处的时候。

    叶惊棠咧嘴笑了,随后道,“你是真的当我死了吗?嗯?想和韩让结婚,谁给你的勇气?”

    姜戚睁着一双无助的眼睛,“叶惊棠,我的人生是属于我自己的……你休想再来掌控我。”

    叶惊棠没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那一声冷笑让姜戚浑身汗毛倒立,他沉默许久就伸手来抓姜戚的衣服,姜戚尖叫一声,“别碰我!”

    “被韩让碰过了么?”

    叶惊棠压低声音,带着杀意问了一句,“他碰过你没有?”

    姜戚扑扑簌簌被叶惊棠压在身下,巨大的阴影来袭,她绝望的眼里只剩下一片空洞,“他……碰不碰我,和你有关吗?”

    事到临头,还在不怕死地激怒他!

    叶惊棠怒极反笑,弓着背,凶狠的杀意惊天而起!

    姜戚目睹叶惊棠残忍地笑,心惊胆战。她推开他,岂料男人巍然不动,如同一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姜戚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些许乞求,“别这样,叶惊棠……我们好聚好散不行吗,叶惊棠……”

    “早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我就不应该对你抱有什么期待。”

    叶惊棠抓起姜戚的脸,“当初随随便便上了一下你,反正你男人那么多,再被我睡一次,也不算过分吧?”

    “不……”

    姜戚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她已经受够了,到底怎么样才能解脱?叶惊棠,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那是我的第一次……叶惊棠……是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是你把我变成了一条狗,是你……想尽一切方法侮辱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