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那辆车子,是叶少的。
    她的所有感觉都像是被抽离了一样,配合着他们笑,配合着医生的检查,她的伤口在慢慢恢复,可是唯独……

    她觉得她的心,一直都空了。

    一个礼拜后唐诗落地,可以自由行动,正好韩让开着车子带姜戚来接唐诗,“后天我们结婚,提前一天你得准备好。”

    “行啊。”唐诗正牵着唐惟在医院花园里散步,唐惟听说姜戚要结婚,比唐诗还要激动,“哇!那我也要穿小西装!”

    “臭美。”姜戚捏了一把唐惟的鼻子,“我还请了苏祁带着薄颜一起呢。”

    一听到薄颜两个字,唐惟的脸一下子拉下来了,表情明显是不高兴了,“啊?为什么那个拖油瓶也要来?她好烦啊,我一点都不想看见她……”

    “她不是薄夜的小孩。”

    唐诗觉得该让唐惟清楚一点,“是苏祁和安谧生的小孩。”

    “哪怕和我爸爸没关系,但是她和安谧的血缘是铁板上的钉钉!所以我一样还是反感她。,”

    唐惟的话说的很直接,连唐诗都觉得有些无力,“惟惟,安谧做过不好的事情,但是,薄颜没有。”

    上一代的仇恨,不应该让下一代也承受。

    “不……我迈不过心里这道坎儿。”

    唐惟撇着嘴巴,“妈咪,我讨厌薄颜,她太柔弱了,一丁点自己生存的能力都没有,我最讨厌弱小的。”

    最讨厌弱小的。

    这句话从一个小孩子嘴巴里说出来,让人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唐诗看了唐惟一眼,只是叹了口气,没多说别的。

    “没事,或许等你长大了……就好了。”

    唐诗笑了笑,“现在还小,偏执正常。”

    这天晚上唐诗住到了姜戚家里,韩让因为要忙着韩家备婚的事情,所以这几天在韩家,正好姜戚有唐诗陪着,他晚上也算是比较放心。

    “那我先回去了,宝贝。”韩让笑着眨眨眼睛,姜戚捂着脸说,“你快走啊!老大不小了,还乱放电!”

    “亲我一下我就走。”

    韩让指了指个自己的脸,“吻别礼物。”

    姜戚难得地红了脸,“你搞什么嘛……”

    “快点啦,唐诗都要笑话了。”韩让凑近了姜戚,“你不亲,我今晚……就不走了,睡你房间哦……”

    姜戚像是触电一样,踮起脚来亲了韩让一口,又羞红着脸推了他一把,“赶紧走,烦死了烦死了!”

    “诶……我真可怜,未婚妻赶着把我往外推……”韩让油腔滑调地说了一句,随后挥挥手,“拜,晚安。”

    “晚安!”

    姜戚气鼓鼓摔上门,眼神余光瞄见唐诗全程捂着嘴笑,脸上有点挂不下去,和她走到客厅落地窗边喝饮料,却表情一僵。

    唐诗发觉了姜戚的不对劲,细心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姜戚怔了怔,随后看着楼下那辆停在路灯下的车子,倒退了两步。

    她脸上出现了些许异样的神色,随后不停地摇着头喃喃着,“不会的……不会的……”

    唐诗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那辆车……”姜戚转过脸来,看着唐诗,眼里带着些许紧张,“是……叶惊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