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他的选择,放唐诗走。
    不要再等薄夜了。35xs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唐诗脸上的表情有着几秒钟的恍惚。

    她像是愣住了,随后红着眼睛对苏祁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祁咽了咽口水,深呼吸一口气道,“薄夜他……”

    “他?”

    唐诗睁了睁眼睛,露出有些许震惊的表情,或许更深层次的……这种震惊里,还带着……些许恐惧。

    她颤了颤,“不是……不是说,所有人都救起来了吗……你为什么说……说薄夜,难道他……”

    苏祁摇了摇头,“唐诗,薄夜还活着,可是……很多时候,活着的人,承受的一切比死了还要可怕。有些真相不是你能承受的。”

    唐诗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们所有人……从我醒过来那一刻开始,就根本没有提到过薄夜?”

    苏祁抿着唇,那表情看起来不是很好。

    唐诗往后靠了靠,像是在往后退一样,“你跟我说……到底……到底怎么了?”

    “薄夜不会让我们告诉你的。”

    苏祁伸手,不管唐诗的反抗将她拥进怀里,随后狠狠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唐诗道,“不要难过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薄夜他……他说,你们之间,就这样……挺好的。”

    挺好的。

    这就是他想要的吗?

    唐诗整个人开始隐隐的哆嗦,不,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以为一切结束了,和薄夜之间也该有个了结,可是根本没想过,薄夜连这个机会都不给……

    “他人呢?他没事吗?”

    “没事,江凌带着他,送去国外了。”苏祁道,“这个你放心,江凌和白越在,薄夜的身体没问题的,虽然恢复可能要点时间……”

    苏祁看着唐诗这幅样子,“唐诗,你到底……”

    到底放得下薄夜吗?

    唐诗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放下?我如何放下,我怎么放得下?和薄夜有关一切,我闭上眼睛就会回想起来,让我怎么放下?”

    可是薄夜呢?薄夜说不要就不要了。

    “或许薄夜……是想让你自由。”

    苏祁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唐诗,只能搜寻着自己脑子里不多的字句来替薄夜向唐诗解释,“他可能,通过荣北和荣南的事情,想清楚了很多。唐诗,薄夜认为,是他的存在,带给你伤害,让你一直做噩梦,让你一直有阴影,所以不如,他离你远去。”

    离她远去,还她一片安宁。

    “薄夜其实还让我……带给你一句话。”

    苏祁顿了顿,看着唐诗脸上濒临崩溃的表情,有些于心不忍,到了后来,他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薄夜说……当初犯了错伤害你,是他欠你的,他可以用一切来还。后来纠缠你想要你原谅,在你身边用各种姿态缠着你,是他……没有自知之明。他说对不起唐诗,不应该打扰到你正常的生活。”

    “从我的阴影里跳出去,去一个更美好,更广阔的天地吧。”

    “唐诗,不如我们,相别于江湖。”

    “如果你遇到了什么事,我一定会出现,所以我希望不要再见到你,那就代表你,一直是好好的。”

    苏祁坐在病床边,拿着手机把上面长长一段文字在唐诗面前念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光是他自己复述这段话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那么……那么亲自写下这些花的薄夜,当时承受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万箭穿心呢?

    到底有多爱,才会选择放手,让她自由,让她走出他身边,从此天高海阔,唐诗,我薄夜放你走。

    这是我最后所能送你的,不打扰的温柔。

    苏祁心疼地看着唐诗,看着她原本只是颤抖着,到后来剧烈哆嗦,最后时分,唐诗终于没有忍住自己的情绪,捂住自己的脸像孩童一样,出声嚎啕大哭。

    不……不要……

    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还想找薄夜好好的谈一谈……

    薄夜……

    唐诗单手捂住胸口,似乎这样就可以减轻一点自己的痛苦,可是没有。

    徒劳无功。

    她用力发泄着的悲伤的情绪,已经连苏祁都要被感染了。

    唐诗哑着嗓子哭喊,她觉得自己特别坚强,什么苦头没吃过?什么困难没有经历过?

    坐牢,杀人,被污蔑,什么样的痛苦她都咬着牙撑过来了,被薄夜背叛,被荣南计算,她一个人撑起了大半片天,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已经足够铁石心肠了,她什么都不怕,她什么都可以失去,所以什么都无所畏惧。

    可是她没想到,单单从薄夜嘴巴里讲出来的“再见”两个字,就可以让她溃不成军,所有的防御,在这一刻悉数崩塌,震作粉末。

    她怕,她原来特别怕。

    她怕得要命,怕薄夜死,怕薄夜出事,更怕薄夜……说要分别。

    “他凭什么……他凭什么……!!”

    唐诗像是疯了一样,歇斯底里地喊着,抓住了苏祁的手腕,用力攥紧,苏祁都没想到唐诗居然会有这种力量,让他觉得可怕的力道。

    唐诗哭喊着,“凭什么……说开始的时候就开始,说结束的时候就结束……”

    苏祁闭上眼睛,不再去看唐诗哭得满脸眼泪的表情,喉结上下动了动,只能道,“可是唐诗……这真的……是最适合你们的。”

    避免了受伤,避免了摩擦。

    从此相爱不相见。

    “我知道……”唐诗擦着眼泪,她不是那种喜欢无理取闹地纠缠的人,她心里清楚知道,她和薄夜之间,或许这样才是最太平,最减少痛苦的方式,“我知道这一切是最好的。可是,大结局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

    心还是会那么痛。

    薄夜,你,我终于要放手了。

    放手自己前半辈子的固执和蹉跎,放手我们之间的刺伤和错过。

    苏祁猛地就想到了薄夜,这个后来把唐诗看得那么重,重过一切,甚至超越自己生命的男人,在最后选择放弃唐诗的时候,内心到底有多痛呢?

    是不是像是死了一遭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