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 别等薄夜,跟我走吧。
    结束了……

    和薄夜之间长达数年的互相纠缠,以及对于迷雾中真相的追究,一切都水落石出,结束了。35xs

    “你打算向国民坦白荣南的一切吗?”

    苏祁收回自己按在唐诗头顶上的手,“荣南回去还是总统,那些当初被困在伪造成飞机失事案子里的人们倒是被解放了,那些家属又哭又笑,说总算没事回来了。”

    唐诗顿了顿,“荣南把人放了?”

    “嗯。”

    苏祁道,“大概是……想最后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都不够了。”唐诗靠回床上,“荣南这辈子,作孽太多了,他已经得不到任何解脱了。或许这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折磨。”

    每每一个人的时候,内心都会遭受非人般的折磨。

    苏祁没说话,隔了许久他才道,“对了,姜戚接受了韩让的求婚,他们很快要结婚了。”

    唐诗愣住了,没想到会有这个意外发展,随后又笑了笑,“真的吗?姜戚彻彻底底想明白了?”

    “嗯。”

    苏祁看见唐诗笑,总算放心了一点,“他们说,再也不能经历类似的事情了,要快点结婚,心里才能安心。”

    唐诗觉得或许这个结果是最好的,可是又猛地想起了叶惊棠。

    本能告诉她,或许姜戚的事情还没那么快落下帷幕。

    因为叶惊棠,根本不是一个轻易就会放手的人,他和薄夜太像了,唯有心死过一遭又一遭,直到心口寸草不生,或许才会逼着自己放弃。

    “大家都很好,后续都很好。”

    苏祁对着唐诗伸出手,“那么你呢,唐诗?”

    如果这一切都彻底完结了的话,唐诗,你又要何去何从呢?

    “你为什么会来?”

    唐诗问了一句,让苏祁眼里闪过异样的情绪。

    沉默很久以后,苏祁叹了口气,“好吧,其实……我和福臻最开始是一伙的,福臻有个妹妹,当初被安谧开车撞了,但是那一次,我代替安谧去坐牢了,出来后福臻找到我,说希望跟我联手找到安谧背后的金主。”

    “后来发现安谧的背后是荣南。”

    “对。”苏祁咧嘴笑了笑,“我就慢慢把自己的重心放到了你们这里。”

    “你一开始以为是薄夜让安谧撞的?所以一直在试探我和薄夜。”

    “嗯。”苏祁承认了,“可是这次我来,也是薄夜拜托我的。”

    唐诗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苏祁。

    “他曾经在某个深夜里,打电话对我说,如果他出什么事……就让我来照顾你。”

    苏祁摇摇头,“妈的,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像是说遗言一样。可是他说的那么快,大半夜就跟我说这么一句话,交代完了全部的后事。我以为是开玩笑,可是没想到……”

    没想到……

    唐诗隐隐颤抖起来。

    “唐诗,病好了,我把你接出去吧,然后,你想去哪,告诉我,我让人带你和唐惟去旅游。”苏祁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唐诗,让唐诗有些呼吸压抑,“不要……再等薄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