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死得好啊,他死得好!
    连生为人的那一丁点良知和血性,都快被榨得一干二净。

    韩让还拿枪指着荣南的脖子,整个甲板下面的情况以及彻底被他们掌控,因为韩让的逆袭,才让大家看见了生还的可能。

    可是这一刻,荣南却笑着,像是疯了一样,“你们还是输了……输了!”

    唐诗不停地发着抖,耳边不断回响着荣南的笑声,跟针似的扎着她的耳膜。

    “唐诗,你知道吗?薄夜早就查到了你父母的所在,为了怕打草惊蛇到我,才一直没有告诉你,导致你连你父母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荣南忽然间变了表情,伸手直直指着唐诗,“我就喜欢看你们两个互相折磨,哈哈哈哈,相爱之人却要因为种种误会和缘由相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值得令人兴奋的?看着你们,我就仿佛看见了当年的我和荣北,你们……你们都一样!”

    唐诗眼前一黑,整个人像是经历了一遭雷劈,所有的意识都被颠覆。

    “至于为什么……我要做掉你的养父母?因为……”

    荣南笑了,笑得红了眼眶,“那是我和荣北的……亲生父母啊……”

    甲板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唐诗的养父母,是荣南荣北的亲生父母?也就意味着……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总统的至亲之人?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杀掉了他们……”

    唐诗快要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她面对荣南最后歇斯底里的坦白,早就无力承受,“那也是我养育了我好久的爸爸妈妈……”

    “我原本以为,把他们变成疯子,就够了。”

    荣南狠狠冷笑了一下,“就不会外传了。可是没想到,薄夜和叶惊棠……居然找到了他们!所以,为了不暴露我自己的身份,我就把他们……解决了。”

    解决了。

    一个人的心到底是有多硬,才能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说得出口“解决了”三个字?

    “你还是人吗……”

    唐诗站在那里,灵魂都在发颤。

    她嘶吼出声,“荣南,你到底还算不算是人!是人都会有感恩之心,何况他们把你和我都养成了人!你还要害死他们!你怕消息泄露,你冲我来——你凭什么——你凭什么——”

    凭什么在杀害了那么多人以后,现在还要冠冕堂皇地说一句,“为了不让我自己的身份暴露”?

    杀害就是杀害!不需要任何理由!不管一个人丧尽天良到了什么地步,都没有资格被人剥夺生命!除非……

    除非……

    唐诗所有的理智摇摇欲坠,她绝望地往前迈了一步,叶惊棠拽住她,发现她颤抖得厉害。

    除非……

    唐诗耳边似乎响起了薄夜的声音。

    “真的那么敢死,就死一个给我看看!”

    “唐诗,你这辈子拿来赎罪都不够!”

    “五年不见,你怎么还是那么贱!”

    可是很快那些声音一变,又变成了薄夜另外的话语。

    “唐诗,重新来过好不好?”

    “唐诗,我薄夜哪怕在你眼里再他妈不是个东西,我的心也是肉做的,我也会疼!”

    “是我,错怪了唐诗,害她坐牢。如果可以,我愿意让唐诗收集证据,拿起法律武器……来面对我。”

    “所有的一切我都担着,这是我应得的。”

    “我只求你……不要赶我走。”

    那个男人,曾经在一次飙车的时候,情绪激动,当场在唐诗面前落了泪。

    他说,预想到了会被你厌恶,也猜到了会被你反感,可是,我好爱你啊。

    他知道自己背负着太多罪孽,知道自己这辈子根本还不清唐诗,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想,用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先去……填补一下唐诗心口的裂痕吧。

    他……辜负她太多太多了……

    这辈子的时间若是不够还债,那么,这条命呢?

    唐诗哀嚎了一声,她揪住了自己胸口的衣服,含着血泪往回咽,让自己不要暴露一丝一毫的脆弱。

    但是……但是要怎么做,面对这个杀人无数的杀人魔,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让时间重来,让薄夜,让蓝鸣,让温明珠,让直升飞机上的大家,都不要掉下去……

    悲剧……早就已经拉开了血腥的帷幕。

    “你以为薄夜,真的有那么风光吗?”

    荣南哈哈大笑,像是要用尽一切击溃唐诗所有的意识,他看着唐诗因为薄夜痛心疾首的时候,就如同……看见了那个自己。

    唐诗能做的,他却不能做,也不敢做出来的事情。

    他爱荣北,行天下大不违,到头来一场空,和她互相斗争较劲,却输给了爱情。

    “薄夜在你唐诗面前,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他穷极一生都在为了曾经对你做出的一切买单,他这辈子等于被锁在了你的牢笼里!唐诗,别说薄夜残忍,你们两个,都一样狠!”

    唐诗的心脏如同被利剑击穿了,她摇着头,“我没有……”

    没有……其实薄夜很多的小细节,她都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缺少一个正确的沟通,或者说,他们都是一样高傲的人,自负太久了,学不会低头退步。

    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她和薄夜之间,总是会出现为了维持自己面子导致的吵架和冷战。

    可是……

    纵使这样。

    唐诗缓缓靠着墙壁蹲下来,绝望地将自己缩成了一团。

    纵使这样,她也没想过……要薄夜死……那么多日夜对他恨之入骨,却仍无法接受如今的局面。

    她都做好了这辈子和薄夜互相牵扯到流血的打算,可是若是薄夜死了,那个和她势均力敌你死我活的人死了,她接下去的日子……要怎么样呢?

    “唐诗!薄夜死得好!我倒要好好祝贺一下你,没有我,你还被薄夜禁锢着,是我救了你!庆祝你终于死掉自己的宿敌,庆祝你这辈子得到解脱,也庆祝你从迷雾中终于看清楚了所有真相!薄夜之前不是还为了安谧错害你吗?安谧也是我的人,薄夜真是可怜,原来从头到尾逃不出别人的手掌心!哈哈哈哈哈哈,薄夜死得好啊!死得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