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既杀了她,为何心痛?
    唐诗的一切认知都在这个时候彻底被颠覆了。35xs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死,荣北可以回来了?

    荣南到底在想什么?

    他想要的是这一切链条都彻底断裂,然后一切重新开始。

    薄夜怔怔看着荣南,还没办法从他的理论里跳出来。

    随后就看见荣南一步一步往前,他走出来的时候,顺手直接卷起了边上放在桌子上的枪,随后直冲唐诗而来。

    薄夜下意识将唐诗拦到了自己身后,随后死死盯住荣南,“你还想为了自己辩解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辩解。”

    荣南缓缓地咧嘴笑了,“我只想要你们死,只要你们死了,一切都会结束了。”

    “为什么这么说?”

    哪怕现在荣南的表情已经可以用狰狞来形容,唐诗还是毫无畏惧地问道,“一个荣北,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你用所有人的生命来陪葬吗?”

    荣南丝毫没想过唐诗会这么问,甚至没想过她还敢说起荣北,因为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不敢在他的面前提起来。

    唐诗想往前走和荣南对视,随后被薄夜一下子拦住,“你别想到我前面去!”

    “薄夜。35xs”

    唐诗看了薄夜一眼,“荣南不是因为我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计划,导致对我怀恨在心吗?”

    荣南眉梢一挑,没有说别的。

    唐诗道,“那么,冲我来吧,有什么仇一块算了。”

    “说得倒是停放肆。”

    荣南手里握着枪,死死攥住,力道打得几乎能把枪捏碎,“你凭什么这么说——因为你打破了一切,导致荣北没有回来——”

    “她已经死了。”

    唐诗的声音那么轻,像是被水稀释过的一样,风一吹就轻飘飘地散了,“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我们头上,让我们来替你承担这些责任,然而事实上呢?荣南,荣北这个人,和你同姓,对你来说肯定是不一般的存在,那么……为什么你要放任她死呢?荣南,你问过你自己没有?!”

    这话像是一把刀子,直接凿开了荣南的灵魂,他被唐诗这番话问得当场愣住,脸色都变了变,这么多年,他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计算了无数人,甚至这座城市这个世界,他哪怕自己付出性命都在所不惜——可是从来都没有人问过他,问他,你为什么不从自己身上找责任。

    逼死荣北的到底是谁?

    荣南退后几步,眼里浮现出崩溃的情绪,他机关算尽,却从来都忘了自己。35xs

    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别人,但是事实上,荣南一直在逃避自己,因为他知道,其实荣北的死怨不了谁,怪只怪……怪只怪他当时对这样一个优秀的荣北,对整个七宗罪都起了杀意,才会让悲剧蔓延到了如今的地步。

    荣北就是贪婪。

    七宗罪里面最高智商,最聪明的天才欺诈师贪婪。

    她精准地捕捉预知周围的一切,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都说自古以来荣家兄妹无人能敌,荣北的心机不输给荣南,所以她才能够成为七宗罪的贪婪。

    那么重要的一个核心位置,她才能坐得那么稳。

    可是荣南……对于自己的亲妹妹,起了歹心。

    他听到外界的流言蜚语,听到那些说什么七宗罪可以代替荣南,尤其是七宗罪里面的贪婪,智商极高无可比拟的时候,那一瞬间掠过他脑海的,是恨,是杀意。

    荣南闭上眼睛,脑海里掠过了无数回忆,都是和荣北一起参加特训的时候经历的所有日子,荣北歪在外就是一副铁血冷酷的女强人模样,独独在他面前,在自己的亲哥哥面前,就是一个喜欢撒娇的邻家小妹妹。

    她是一个无比厉害的女人,但是也会在夜里挽着荣南的肩膀,一遍遍娇笑说,“唯有哥哥身边,才可以让我彻底放下防备,做一个普通的妹妹。”

    荣南,你是我的哥哥,真是太好了。

    一点都不好。

    荣南猛地睁开眼睛,从回忆里脱身而出,一点都不好——他,他恨这个名声在外的妹妹,恨她明明可以不眨眼地取人性命,还要在他面前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他恶心透了!

    每每看见荣北的表情,他就会觉得这个女人虚伪。

    虚伪,她早晚有一天,也会想到取代自己。

    他们是龙凤胎,心意相通,荣南觉得,荣北可以感受到自己对她的敌意,那么一样的,荣北心里也肯定藏着一份不可描述的杀气。

    “她一定也是想方设法要除掉我……”

    面对唐诗和薄夜,荣南近乎无声地喃喃着,“所以……我先她一步下手了……”

    可是……

    “可是既然是恨她的。”

    唐诗顿了顿,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几分颤抖,“荣南……你为什么会在荣北死掉以后这样痛苦呢?”

    你那个眼神,分明是失去了挚爱之人的眼神啊爱尚小说网爱尚小说网……

    一个人到底有多绝望才会变成这样呢?亲手害死了自己误以为最恨的人,可是在失去那个人的日子里,才慢慢发现,自己可能最爱的……就是那个最恨的人。

    荣南眼底猩红,嘴唇颤抖着,像是整个人在下一秒就要分崩离析。

    他还没到崩溃的边缘,却依已经开始失去控制了。

    他听到唐诗刚才的问题,整颗心,都痛到像在流血一样。

    “为什么?”

    他喃喃着,眼里如同孩童——这是从来不可能出现在荣南脸上的表情,他利用一切只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那样的他根本就是眉目无情,现在却和以前截然不同。

    他像是被同时集中了最痛的软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回答。

    “我知道了。”

    薄夜看见荣南这样,忽然间脑子里闪过了什么,一切都连起来了。

    七宗罪当年被风神组和丛林背叛,然后大家流散各地,贪婪付出血的代价,从此在这个世界上销声匿迹——

    这一切,都是荣南计划的!

    荣南让七宗罪去除掉丛林,却没想过,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是等着七宗罪自投罗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