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7章 大闹一场,成为贪婪!
    唐诗惊魂未定,她脑子里其实已经过滤了无数种薄夜最后死亡的方式,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岂料现在这个男人居然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除却脸色有点差以外,别的都还是完好无损的。35xs

    唐诗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各种情绪一股脑儿涌上来,她死死抓着薄夜胸口的领子,“没出事,为什么都不给个提示?!我都以为你和丛杉……跳下去了……”

    薄夜看着唐诗凌乱的头发,她呼吸急促,薄夜知道她内心受到的刺激不小,男人没说话,隔了好久才道,“我和丛杉……算是分头行动了。现在去集合。”

    唐诗点点头,“他没出事吧?”

    “没有。”唐诗喉结上下动了动,只是……他似乎发现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这件事情……似乎就可以揭开荣南身份的迷雾,但是怕唐诗再度受到惊吓,薄夜忍住了自己想找人谈谈的**。

    唐诗察觉到了薄夜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她道,“我哥哥还在地下仓库,我把戒指留给他了,我们现在可以……可以把船开回原来的港口。”

    如果没记错的话,船上的人,都应该被解决了吧?

    “不……”薄夜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我去了驾驶室,发现导航和通讯器已经统统被破坏了,而且。”

    他抬头看向周围,“我不知道现在这群关押我们的人到底是真的撤离了,还是说……只是找了个地方躲起来,如果是后者,那么我们所有的行动,都其实,在他们的监控之下。”

    唐诗发现了,这个船上的监控探头多到了超出正常数量的地步。

    后期是不可能装那么多上去的。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薄夜沉声道,“这艘船……所以从最开始建造的那一刻,就已经被荣南设计好了要拿来最后对付我们。”

    如果这是一个以年为单位的计划,那么荣南的心机该有多深……把一切都还未孵化的时候,就彻底打算好了将来和结局。

    这一刻,唐诗和薄夜早就已经顾不上他们之间的新仇旧账,内心所有的想法都凝缩成了一个——那就是,逃出去。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们摒弃前嫌,唐诗指着自己之前拖出来的皮划艇,“我们可以坐这个离开这艘邮轮?”

    “不可能。”薄夜立刻推翻了她的念头,“我们待在这艘游轮上,起码目标物比较大,到了救生艇上面,就彻底没人能够找得到我们了。何况船上还剩下一点物资,我们能撑几天。荣南的目标是想要把我们慢慢逼死在这片大海上,但是只要……只要我的信号发射出去被人接受到,我们活下来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但愿,但愿……”唐诗将双手合十,“我的惟惟……我的惟惟还在等我……”

    “等一等!”

    薄夜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你之前告诉过我,去丛林家庭聚会,唐惟也跟着去了对吧?”

    唐诗的瞳仁骤然缩了缩,随后喃喃着,“对……可是……没有找到惟惟……”

    薄夜猛地想起了一个地方,随后抓着唐诗往甲板下面跑,刚往下一步,对面就有人冲过来,呼吸急促,“薄夜!”

    是丛杉。

    丛杉挥着手,“过来一下!这边……还有别的黑牢,关着别人!”

    “该死的!”

    另外一道声音从甲板下面的一个房间里面传过来,隔着一道门,祁墨踹了一脚道,“靠!老子被人迷晕了然后抬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这到底是哪里啊!”

    唐诗眼中划过一丝光亮,是祁墨?要是大家都在,逃出去的可能性就大了!

    “我们在一艘船上。”

    丛杉在外面给祁墨解释,“你冷静点,我们找东西来开锁,薄夜你下来一下,天快黑了,我们得把这几个房间的门都打开。”

    “来了。”

    薄夜一边和唐诗走下来,一边朝着丛杉所在的方向跑去,“你有什么细的铁丝这类的吗?我可以试试看……”

    唐诗道,“地下仓库里或许有!”

    “你去拿一下。”

    薄夜没有多犹豫,“丛杉,你还找到别的房间了吗?”

    里面的祁墨倒是喊了一声,“这声音?是薄夜吗?喂喂喂!给个回答啊!”

    “是我是我,你小声点,我们还没排除这艘船上没有其他人的可能。”

    “哦……”祁墨的声音还是很急,“为什么会这样……洛凡跟我分开来被关了,我很担心。还有白越!白越过来帮忙,但是中枪了,我都不知道白越现在在哪里……”

    “什么?”薄夜的瞳仁缩了缩,“你说什么?白越中枪了?怎么回事?”

    “我们是去救你们的……”祁墨的声音低了下去,大概是开始回忆昏迷之前的事情,“我和洛凡商量了一下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听说唐诗和丛杉去丛林家庭聚会了,生怕出点事情,就直接想来丛林帮唐诗,但没想到……”

    没想到这是荣南的计划,故意暴露一点危险性,引他们上钩,好一网打尽。

    可是为什么,丛林里面有荣南的人?为什么丛杉一开始没发觉?

    丛杉低着头,死死攥紧了拳头,“我的父亲被人控制了……我们没发现,所以连带着我一起……”

    “我现在才猛地醒悟:丛林,从一开始。”丛杉闭上眼睛,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敢把自己的话说出口,“就根本不是什么地下组织!它是打着地下组织名号的……属于国家的执行者!因为有些事情不能放在明面上,就成立了丛林,假装它是一个黑道,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就可以打着黑道的借口去执行,别人根本想不到……是来自于整个社会,来自于表面上的正义。”

    “该死的!”

    祁墨狠狠踹了一脚房门,“怎么会这样?”

    “丛林里混入了内鬼?还是说从一开始……我们就被背叛了?”

    丛杉沉默,他自己都用尽了理智才能接受这种真相。丛林根本不是什么黑道,它是最见不得人的正义,是正义的阴暗面,是所有正义的极端发泄口!

    “所以……”祁墨感觉自己的喉咙口在发抖,“回过头来想想,懒惰,我们当初受到上面的任务去解决丛林,到头来被风神组和丛林联合起来绞杀,其实根本就是一场设计好了的局,丛林就相当于是披着黑道皮的风神组,但是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他们联手攻击我们,就是为了抹消我们!”

    丛杉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才觉得可怕。自己辛辛苦苦守住的家族,竟然是……竟然是当初背叛自己迫害自己的罪魁祸首之一。

    揭开丛林的这个真面目,居然能够让人觉得如此心寒……

    “所以,当年的贪婪一定是想到了这个可能,才会在最后关头用尽一切把我们保出去。”

    祁墨望着被封锁的天花板,眼神都涣散了,“我们是被这个国家欺骗背叛了……”

    “荣南到底想干什么?”

    唐诗去而复返,手里拿来了铁丝,薄夜上前,丛杉便让开位置,让薄夜在锁眼那里套弄。

    “怎么样?有可能打开吗?”

    “让我试试。”薄夜嗓音嘶哑,“你们现在状态没事吗?”

    “没事。”丛杉强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道。

    “怎么可能。”

    薄夜最后用力捅了一下,将锁眼彻底捅开,随后一把拆掉了那个锁在外面的锁,拉开门的时候,祁墨从里面直直冲出来,眼睛都是红的,“怎么可能……我现在都要疯掉了,为什么这种背叛还要再经历一次?荣南五年前没有杀掉我们,五年后还要这样吗?”

    薄夜道,“冷静点,现在我们去找洛凡。”

    祁墨深呼吸,不停地深呼吸,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丁点,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的,从五年前的线索到现在,一切都被连贯起来的时候,荣南——这个最大的幕后黑手,这个计算一切的男人,在他心里愈发的面目可怖。

    “我到现在也没想通,为什么荣南……要毁灭七宗罪。因为一开始,七宗罪也是替国家效力的。”

    丛杉向来淡漠,但是这一刻,声音还是有点令人觉得心疼,“七宗罪从未……背叛过任何人。”

    “我们唯一对不起的,大概就是贪婪。”

    祁墨红了眼眶,随后他猛地扭头看向薄夜,“薄夜,我们需要你。”

    我们需要你。

    薄夜愣住了。

    “我们要反击。”祁墨的手指越攥越紧,“我们需要……第二个贪婪!”

    “所以,来成为贪婪吧。”

    祁墨手上还沾着血,这是之前白越受伤的时候,他去帮忙,所以一不小心碰到的血迹,此时此刻,祁墨眼神悲壮又惨烈,声音都是哑的,“七宗罪不能消失,也不会消失!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必须要有正义的存在,那么七宗罪就是正义的对立面,以罪恶的名义,在维持着正义,所以薄夜——来成为我们吧,荣南都把我们逼到这个份上了,不如……彻头彻尾地大闹一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