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一个女人,不必可惜。
    薄夜,她曾经还……还对他抱有幻想的。35xs

    可惜,他根本没有改变,恶劣得和原来一模一样!

    看着唐诗走,薄夜从打击里清醒,眼里逐渐涌出崩溃的情绪,他不想吵架的,可是现在每一次见到唐诗,每一次……都在吵架。

    这个吵架的来源是薄夜发现,唐诗根本不需要自己。

    她完全可以靠着她本身活下去,哪怕有没有薄夜,唐诗都是一样的优秀,他站在她身边,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配角。

    他将她‘逼’成了‘女’王,不需要任何男人来保驾护航的‘女’王。

    一个……悲剧的‘女’王。

    薄夜低着头,隔了好久没说话,白越叹了口气,“你们怎么现在又开始吵架了?”

    “不知道。”

    当差距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会这样,薄夜的心里已经有落差了。

    当初是他高高在蔑视天地,可以把一切捏在手心里随意把玩,可是如今,他觉得自己和唐诗根本没有可能。

    看着薄夜这样,白越拍了拍他的肩膀,刚想说什么,隔壁拐角又走过来一个人。

    薄夜抬头,看见温礼止的时候,对方也一愣。

    “你怎么在这里?”薄夜道,“不会是和唐诗一起来的吧?”

    “猜对了。”

    温礼止脸的表情很复杂,可是他偏偏笑着,“我妹妹割腕自杀,是唐诗发现的。”

    薄夜皱眉,表示不解。但是他没出来,毕竟看温礼止的表情知道,事情估计很严重了,没必要再追问下去让人家更加有压力。

    “下去‘抽’一根烟吗?”

    温礼止拿着烟的手有点颤抖,“进去三个小时了……还没出来。”

    他居然在害怕。

    薄夜看了眼温礼止,随后同意了,三个人走下去到了‘花’园里,随后温礼止问薄夜,“你怎么在医院?”

    “复查。”

    薄夜没‘抽’烟,他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抽’烟了。白越说,你要想死的早,你‘抽’烟吧。

    温礼止一个人淡漠地‘抽’着烟,许久他吐出一口烟雾才缓缓道,“我刚刚听见你们吵架了。”

    “那又怎么样。”薄夜的声音里带着一种隐忍的寒意,“她都不待见我了,我干嘛还要倒贴。”

    “她说你变回从前了。”温礼止‘抽’着烟低笑两声,咳出不少烟雾来,“薄夜,你后悔么?”

    “后悔什么。”

    薄夜被人刺伤,哑着嗓子道,“反正我从一开始也没打算和她有结果。”

    走在‘花’园里的唐诗猛的一顿,没想到都到了‘花’园里,还能碰薄夜,真是‘阴’魂不散。

    紧跟着,听见那个男人低哑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传来——

    “反正我当初对她好,也不过是想将她骗到手哄哄而已。现在不行算了,我又不是非她唐诗不可。一头白眼狼而已,是我不要她,不是她不要我。”

    薄夜不知道自己在固执地坚持什么,白越都拍拍他喊他别说下去了。

    “我没有难过。”薄夜的声音猛地低下去了,“一个‘女’人而已,丢了丢了,追不到追不到。转身我可以换一个人,我没有难过。”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