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 唐诗怀疑,薄夜在哪?
    唐诗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不见天日,不知年岁,她一遍遍重复着窒息的痛苦错觉。

    这场梦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她隐约记得,大脑里似乎还有一个人,一件事,在等待自己醒来了去完成,去见证,可是……

    可是她无法挣脱这种梦魇,有人在压迫她,在拼了命伤害她。

    唐诗在梦里抱住自己,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她无法承受这种压力……

    直到后来,听见有人在她耳边一声一声颇切地问着,“唐诗,你怎么了,唐诗——”

    唐诗猛地睁开眼睛尖叫一声,从‘床’直接坐起。35xs

    “小心你的手,手背还有针!”

    江凌将唐诗一下子扶住,唐诗茫然看着眼前的江凌,他身后还跟着同样一脸担忧的白越。

    唐诗倒‘抽’一口气,随后道,“我……”

    说出来的声音还是嘶哑的。

    “你好好休息。”

    江凌拍了拍唐诗的肩膀,随后道,“马强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从他嘴里估计也撬不出别的消息来,唐诗,你很勇敢了。”

    唐诗想起在马强那里遭遇的一切,惊恐地伸手抱住自己,一边的丛杉看着这样的唐诗,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男人前将唐诗的头按进自己怀里,低声道,“都过去了,没事了……”

    唐诗的眼泪再一次决堤,攥着丛杉‘胸’前的衣服,她哭出声来,啜泣着,“哥……”

    能在这种时候,有个亲人的依靠,真是太好了……

    丛杉抬头,男人像是一只被困绝地的怪兽,眼逐渐‘露’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寂寞,而后缓缓闭他的眼睛。

    如果……能陪在你身边,一辈子跟你是兄妹,也没有关系。

    丛杉的手在唐诗头顶轻轻按了按,柔软的发丝在他指腹留下异常美好的触感。

    可是眼前的‘女’人,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是属于薄夜的。

    她的心里,是否曾经……有过他的一席之地?

    这个答案,对于丛杉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

    唐诗在医院里休养了一天,这期间薄夜没来过。

    一开始唐诗以为薄夜是忙,所以没有多问,可是等到了晚九点,夜幕高挂的时候,薄夜还是没有出现,‘女’人皱着眉头,低声问白越,“薄夜呢?”

    白越正在填表格的手一僵,随后他干笑着抬起头来,“这个……这个嘛……啊哈哈哈……”

    唐诗察觉事情有些不对,“薄夜在哪儿?”

    没人给她回答,白越干脆选择了沉默。

    后来祁墨他们进来跟唐诗道别,唐诗挨个喊住了他们,“等一下,薄夜现在在哪里?”

    祁墨和洛凡对视一眼,洛凡依旧冰山,祁墨倒是有些尴尬,唐诗去看自己的哥哥丛杉,丛杉和洛凡一样,懒洋洋的,是闭口不提薄夜。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唐诗心里敲响了警钟……

    ‘女’人声音跟着拔高了,重复了一遍,“薄夜在哪?他是不是还在处理事情?如果是跟我有关的事情,那么我有权利知道——”

    “他在看守所。”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