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杀了我吧,正面对抗!
    祁墨这话已经是傲慢无,荣南丝毫没有想过居然有人敢向他说出这种无法无天的话。!

    祁墨咧嘴笑了笑,“动我们七宗罪的主意,有问过我吗?”

    唐惟被祁墨夹在怀里,察觉到一股子杀气惊天而起,小男孩猛地抬头,看见荣南手微微动了动,他大喊了一声,“他袖口里有袖珍手枪!”

    祁墨眼神一变,随后刚想开口说什么,看见荣南亲自动身,身影迅速如同受过严格训练,直直冲他们而来!祁墨拖着唐惟倒退,随后将小男孩丢出去,“去找你洛凡师傅!”

    祁墨为了让唐惟脱险,自己耽误了时间,后退两步迅速转身,周边有人跟着一跃而起,男人踩着墙壁缓冲一阵迅速凌空跃下,荣南的枪口已经‘逼’近他的脑‘门’——

    紧跟着嘭的一声枪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力,唐惟刚落地,看见有一道黑‘色’的人影将他直接掳走,洛凡从窗口一跃而,在荣南用枪顶住祁墨脑袋的同时,他手里的枪‘激’光准心也直接对准了荣南的脑袋,形成了一个互相威胁的姿势。

    荣南要是敢开枪,洛凡在下一秒也会直接扣动极板。

    唐惟被人夹住,抬头的时候看见白越那张妖‘艳’的脸,还闻到了他身的酒味。

    “你喝酒了?”

    白越满脸不爽,原本以为江凌找了‘女’朋友他已经十分不开心了,现在遇一个荣南处处要找七宗罪的麻烦,他被人从‘床’拖起来做任务,情绪已经处于爆发边缘,男人抱着唐惟退后道安全地带,唐惟看了眼那个陆依婷跳下去的窗口,随后问白越,“你们……”

    “陆依婷已经被解决了。35xs”

    白越做了个手势,“下面asuka在等她,一下去被我们当场按住了。”

    原来薄夜是为了‘激’怒荣南派出人马,然后等着他们自投罗!

    他什么都计划好了,在荣南绑架唐惟再打电话给他的那一瞬间,所有的计谋都已经在他脑子里直接过了一遍!

    所以他而后才能摆出那副无所谓的态度,哪怕儿子被绑架,哪怕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因为他早想好对策了!

    这是一种怎样可怕的心思……

    唐惟扭头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小舅舅丛杉也拦在了榊原黑泽面前,现在房间里的局势已经变掉了,一下子闯入的他们四个人等于打破了原本的下威胁关系,何况现在荣南的脑袋还被人拿枪指着,他的手下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全盘皆输。”

    祁墨丝毫不慌张,尽管这个黑‘洞’‘洞’的枪口在他眉间,冰冷的金属触感通过皮肤传递到他身,祁墨握紧了手指,“荣南,你不该和七宗罪作对。”

    当年七宗罪七个人还齐的时候,有贪婪给他们出谋划策运筹帷幄,祁墨和洛凡是主力输出,白越负责后勤,若是有人伤亡他便是第一个冲出去的,asuka一直都是处于打头阵‘迷’‘惑’对方的状态,丛杉一般都是用来最后一击,他为人懒散沉默,若非真的到了最后地步,不会轻易动手。

    至于另外一个神秘的,还未路面的暴食,一直都是照顾他们日常,负责他们和外界联络的。

    这样一个各司其职的七宗罪,一个完美组合搭配的七宗罪,只有在级传达紧急sss级的危险任务的时候,才会出动,否则请他们出面的代价太高,一般人根本不敢打这个主意。

    然而此时此刻,七宗罪的他们倾巢出动,只为了把唐惟和榊原黑泽带回来!

    唐惟被白越抱着走向窗外,荣南猛地转身,“休想带走唐惟!”

    白越一头白发,如同古代穿越而来的妖孽王爷,男人站在那里,盯着荣南的脸,忽然间说了一句意味深长地话。

    “荣南……我们曾经是不是见过?”

    荣南瞳仁紧缩了几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楼下已经响起一阵警笛报警声!

    这天夜里,警笛声再次响彻整个伦敦贝克街的夜幕,薄夜他们带着警官赶到楼下的时候,正好看见白越带着唐惟站在高楼被打碎的落地窗口,一头白发在夜间耀眼夺目,风摇曳如同一抹幽灵。

    男人看着在楼下被按住的陆依婷,前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一边的asuka帮着薄夜压制她,男人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惟还在他们手里,薄夜说不担心,肯定是骗人的,但是他当时故意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转移荣南的注意力,挂下电话之后第一件事是过去计划接下去的所有环节,一环一环必须紧扣着,出一点差错,唐惟都有可能受到伤害。

    “主子在面已经把所有的从场面都掌控了……”

    陆依婷狠狠一笑,紧跟着趁着他们不注意将asuka整个人掀翻过来,asuka落地后又一次勾指成爪,警方的包围圈‘逼’近,薄夜在楼下拉起了一大个弹簧‘床’。

    “掌控场面?”

    asuka袖口发‘射’暗器,狠狠挡住了陆依婷拔刀而的匕首,两个身影一下子‘交’错在一起打得难舍难分,“不要妄想,想跟我们七宗罪正面对抗吗?”

    陆依婷发出一声闷哼,踩着墙壁踢下来,那姿态分明是受过严格训练的!

    白越站在高楼往下看了一眼,狂风卷起他凌‘乱’的头发,白越道,“你父亲在下面已经做好准备了。”

    可是这边荣南和祁墨还僵持着,根本没有一丝动弹。

    “这么喜欢用枪指着别人的话……”

    祁墨往前埋了一步,将自己的‘胸’膛对了荣南的枪口。

    祁墨干脆丢掉了自己手里的枪,哐当一声,男人将手举起来,无所谓地笑了笑,“来啊,打破这一切平衡,荣南,朝我开枪吧。”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在最后关头‘逼’他!

    荣南眼前掠过脑海里最深处的噩梦。

    曾经枪林弹雨,有人将自己的‘胸’膛送枪口。

    “杀了我吧。”那个人用一种虚无缥缈的声音,“荣南,杀了我吧,如果这是你亲自下达的命令,如果我的存在……影响到了你和这个世界的平衡……”

    “杀了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