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唐诗直愣愣看着薄夜,自从薄夜现在换了个‘性’子以后,她经常被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给一次次刺‘激’到从头到脚气血涌。35xs!

    “薄夜你……”唐诗觉得自己是时候真的给薄夜摆点脸‘色’了,看看这个男人都无法无天到了什么样子!

    岂料薄夜还特别嚣张地眯着眼睛,看谁都是抬着下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像是笃定了唐诗拿他没辙以后,勾‘唇’笑了笑,“儿子都给我生了,你不回来,我家里的财产怎么办,都捐出去吗?”

    唐诗有些意外,呼吸都跟着急促了,她没想过薄夜会说出这种话,或者说……这种,仿佛后路都已经给他们留好了一样的话。

    让她有种眼前的薄夜随时随地会消失的感觉。

    ‘女’人隔了好久喃喃地问道,“你是真的要把所有的财产都给唐惟吗?”

    薄夜靠在沙发,眼皮都没抬,撑开一条缝来慵懒地看着唐诗,随后以继续盯着手机,不知道在处理什么消息。

    唐诗印象里,薄夜这种人处于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再分出一颗心来处理工作,他好像一台永远在不停运转的严密机器,容不得出一丝差错。

    薄夜懒洋洋地回答说,“唐惟本来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法定继承人,把财产给他,不过分吧。”

    唐诗顿了顿,看向躺在沙发的薄夜,她觉得自己在这一刻似乎有些人不清楚眼前的男人。35xs

    薄夜变了太多了,而这种变化,很多时候让唐诗都有些崩溃。

    那种原本坚固的心理防御一点点在崩溃。

    她害怕重蹈覆辙,所以永远……都不会给薄夜一个正面回答,她又觉得自己无耻,于是陷入一种循环开始自我内疚的情绪里面。

    薄夜不知道唐诗内心有多负责,他从来不会想这些,因为这个男人向来都是想到什么做什么,雷厉风行,从某种方面来说,因为他承担得起任何冲动的责任,才有这个资本无法无天。

    所以其实唐诗是羡慕薄夜的,羡慕他有重头再来的勇气,而她却不行。

    薄夜看了眼唐诗,皱起眉头来,“你脸这是什么表情啊,怎么感觉像是对不起我一样——难道外面有男人在追你?!”

    唐诗立刻道,“没有……没有。”

    薄夜‘逼’问,“韩深不是吗?”

    唐诗说,“不是……不是吧?”

    薄夜眼睛倏地一眯,过了好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呵呵……反正你是我的,唐惟也是我的,韩深没有那个胆子,我已经喊丛杉监控他了。”

    “什么?”唐诗不可置信看着薄夜,“我记得丛杉和你的关系也不好吧?”

    薄夜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在面对韩深的时候,我们是同一阵线。”

    “……”他这是要造反啊!

    过了好久唐诗忽然间想到一件事,“那,那以后如果,如果唐惟真的要继承你的财产,名字怎么办?”

    “嗯?”薄夜对于这个问题很有兴趣,总算认认真真看了眼唐诗,“你是怕唐惟的姓和我的姓冲突吗?”

    唐诗点点头。

    薄夜咧嘴笑了,“无所谓啊,唐惟跟着你姓好了。我没有那种古板的传宗接代的念头,反正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唐惟的名字跟着你的姓好听啊,不用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