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打扰你们,思想龌龊!
    白越怔怔地看着江凌脸那些着急又生气的表情没说话。35xs!

    隔了好久,男人低头,三千白发垂下去,落在脸颊两侧,他垂着长长的睫‘毛’,一袭红衣,姿态‘女’人都要‘艳’丽。

    白越轻声道,“你……是在担心我吗?”

    “换谁都会紧张吧。”江凌这才松开白越,喘了口气在白越‘床’边坐下,伸手狠狠‘揉’了‘揉’白越头顶的白发,柔软的触感让江凌皱起眉‘毛’,“你‘摸’着像一只小仓鼠。”

    正好,‘毛’也是白的。

    白越说,“你少给我‘弄’那些恶心的喻。”

    江凌乐了,“喝多了呢?酒劲还没过去?原本我还想今晚找你跟薄夜喝点小酒,你居然提前喝多了。”

    白越一听直接从‘床’卧起来,然后看着江凌,有些吃惊,“是吗?薄夜今晚有时间?”

    “薄夜貌似要带着唐诗一起。”江凌打了个指响,又把白越摁回‘床’,“他现在好像跟唐诗的关系缓和了。”

    “哦。”白越头朝下被江凌按枕头,“你放开我。”

    江凌咧嘴笑了笑,“不,我要防止你又发酒疯扑腾起来。”

    白越的脸不知道到底是喝酒喝红的还是被江凌这话‘激’红的,他咬着牙齿,“不跟你闹了行不行!”

    “乖。”

    江凌松开白越,随后还替他理好了衣服,“搞的那么‘阴’阳怪气干什么,我也没有招你惹你的地方吧?”

    白越闷闷地说,“没有。”

    “那好了,你晚继续休息吗?我等下去找薄夜他们。”

    “我——”白越的话卡在喉咙里,隔了好久他强撑着自己下‘床’,“我跟你一起。”

    “还喝?”

    江凌颇为意外地转身看白越,“你吃得消么你,想宿醉断片?”

    白越盯着江凌的脸,“你管我?”

    江凌看了白越一眼,见他脚步有点虚浮,皱了一会眉头,半晌他才道,“那我晚喊你,你继续睡吧。”

    白越怔怔看着江凌走,直到男人把‘门’关以后,整个房间一下子又静了下来。

    薄夜现在和唐诗关系缓和了。

    七宗罪其余人也都聚集在一起,像回到从前了。

    小唐惟也找到了新朋友。

    真好,什么都‘挺’好的。

    只有他……只有他病了。35xs

    白越伸手遮住自己的脸,一时之间内心思绪太多,他不知道如何表述出来,这种情绪让他变得有些患得患失。

    如果告诉江凌,是不是意味着,他会失去江凌这个好朋友?

    白越刚还在琢磨要如何处理和江凌之间的关系,‘门’又被人从外面推开来了,过了一会江凌走进来,手伸下来直接把白越从‘床’捞起来。

    白越又是吓一跳,“干……干什么!”

    “我忘了。”江凌说,“这儿是asuka的房间,你会自己房间去,睡人家小姑娘的酒店房间,传出去影响不好。”

    白越捂着脸,“我躺一会儿……asuka又不喜欢男人!”

    “那她也是个‘女’人。”

    江凌加重了力道,“起来,我抗你回去。”

    “你这人是不是‘精’神强迫症……”白越还想说什么,然而酒意没有完全褪去,整个人晕晕乎乎地被江凌扛到了肩,男人差点干呕,“我靠,你这样我很丢脸的!”

    “你也知道丢脸啊。”

    江凌眯起眼睛,直接扛着白越出了房间,路过的服务员小姐姐看见他们的时候先是震惊了一下,随后面红耳赤地小跑着走了,还跟身边的同事喃喃,“那边有两个好帅的男人!”

    “天啊好有爱啊……”

    白越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破百了,他深喘着气,“江凌你是不是疯了,你不怕被围观吗?”

    江凌说,“无所谓,反正伦敦没人认识我。”

    五分钟后白越被江凌扛进他原来自己的房间,然后一下子被摔在‘床’。

    “‘混’蛋——”白越骂了一声,“靠,老子的腰啊……要断了。”

    “哪儿?我看看。”江凌过来掀白越腰的衣服,白越脸发烫,“你这样太……”

    江凌的呼吸喷洒在他身,白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你不觉得尴尬吗?”

    江凌好笑地看了白越一眼,“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尴尬啊?”

    白越被江凌这句话说的一愣,后知后觉回过神来才发现的确是这样,只是他一直在提心吊胆而已。

    对于江凌来说,白越肯定是一个毫无危机感的人,江凌如此信任他,而他……而他……

    却对江凌动了最不该动的心思。

    江凌给白越放了热水,随后看了眼躺在‘床’发呆的白越,其实现在这个点对于正常人来说应该是‘床’睡觉了,不过他们一帮人都是夜猫子,到了晚反而‘精’神活跃。

    这边薄夜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江凌刚接通,听见薄夜道,“一小时后楼下大厅见?”

    “行啊。”江凌看了看表,一小时后大概晚十点差不多,对于夜里出去玩来说倒是个很好的时间段。

    “江凌是什么时候来的?”江凌在背景音里面听见了唐诗的声音,心说原来现在唐诗和薄夜已经可以坦然无恙的相处了,还替他们松了口气。

    不然怕唐诗和薄夜见面跟仇人一样拔刀相向。

    “我也是刚到,所以晚找你们出来喝点小酒。”

    江凌笑了笑,“伦敦这儿临时有个医学讲座。”

    “你怎么不来找我们?”薄夜干脆把手机给了唐诗,唐诗对江凌一直都很有好感,毕竟这个医生从头到尾都是在帮着她的,‘女’人柔声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旁边薄夜硬邦邦地说,“这人肯定第一个先去找白越了。我们哪有白越重要呀。”

    “薄老狗你少误导唐诗!”

    江凌抓着手机笑骂了一句,“白越之前背着我们出去和asuka喝酒喝多了,估计等下不行了。我先来找你们,晚点再喊他起来。”

    “谁说我不行了!”白越喊了一声,“男人不能说不行!”

    薄夜和唐诗在对面笑,“那过一小时一起大厅见吧,我们暂时先不打扰你俩了。”

    江凌开了扬声器,那边白越也听见了,“薄夜你思想太龌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