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有女朋友,不要多想。
    唐诗的脸在下一秒当场红到发光,“薄夜你问的都是什么下流问题啊啊啊啊啊!”

    下一秒薄夜被唐诗连人带着枕头直接丢在了柔软的‘毛’毯,男人一脸呆愣,没想过自己居然有朝一日会被别人从‘床’掀翻了丢下来……

    唐诗抓着自己的衣领,眼里带着暧昧的水汽,脸飘着两抹红晕,“我看我是太纵容你了,回你自己房间去!别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她……她怎么猜到自己是想和她做一点亲密羞羞的事情的?!被看穿心思的薄夜一下子有些怔忪,看见唐诗恼羞成怒地从衣架扯下一件崭新的浴衣,“我去洗澡,你自己回房休息吧,今晚休想在我房间里睡!”

    薄夜哀嚎一声,“‘女’王大人行行好,小的知错了……”

    回答他的是唐诗一阵响亮的浴室关‘门’声。35xs!

    完了完了完了,唐诗被自己几句话说的生气了,啊啊啊谁让她看着这么‘诱’人可口,他忍不住嘛!!!

    薄夜偷偷去了唐诗浴室‘门’外,听见一声哗哗哗的水声。

    薄夜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像个变态,靠在人家‘门’听人家洗澡的声音,想他堂堂薄家贵公子,薄氏集团和跨国公司的总裁,可是更可恨的是……他光是听见唐诗洗澡的声音,小腹有一股热量升腾而起……

    好,想,和,唐,诗,亲,热,啊!

    某只狼狗蔫吧地走到‘床’边坐下,深呼吸让自己的思维恢复正常,可是‘床’都是唐诗的味道,薄夜一躺下觉得自己的呼吸一下子又开始加速了。

    要死了,他根本控制不住。

    过了好一会薄夜猛地从‘床’坐起,正好白越发来一条全是代码的短信,薄夜瞄了一眼,随后关手机。

    他将手机随意往‘床’一丢,直接从外面拉开了唐诗浴室的‘门’。

    唐诗正在洗澡,察觉到身后一股不善的眼神,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将水往外泼,随后道,“薄夜你……你没走?!”

    薄夜眯眼笑得像只妖孽,“没有人和你说过,把单身男人留在房间里自己一个人去洗澡,是一件很危险的行为的吗?”

    唐诗伸手护住自己,男人皱眉啧了一声,“挡什么挡?哪儿我没看过?”

    “走开!”唐诗喊了一声,眼里带着湿漉漉的水蒸气,微张着一双晶莹剔透的‘唇’,周遭一圈氤氲的热气将她朦胧笼罩住。

    她不知道自己躲在热水央的模样在薄夜眼里有多‘迷’人,分分钟能将男人化作野兽。

    薄夜前,伸手捏碎了一颗自己衬衫的纽扣。

    捏碎。

    唐诗泡在热水里抱着自己,薄夜直接踩着热水进来,一路进来一路直接脱掉了自己身的衣服,劲瘦的身材暴‘露’在唐诗眼底,一把点燃了所有的火。35xs

    “薄夜你——你‘混’蛋别过来!”

    “对的,我今天是‘混’蛋了。”薄夜在水里一把抓住唐诗,哗哗的水声传来,他直接‘吻’了去,荷尔‘蒙’在这一刻强烈碰撞,摩擦出惊人的火‘花’,唐诗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薄夜松开她,将她整个人‘逼’在浴缸的边缘。

    而后男人喘气在她耳边沙哑着说道,“恨我这种事情,不如等我们做完再说。”

    唐诗心尖一颤。

    “喂饱我,不管做什么我都可以纵容你。”男人笑着‘吻’她,“毕竟我那么喜欢你啊……”

    “薄夜你——”

    浴室传来水声‘混’合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哽咽——“‘混’蛋,别碰我,你没被下‘药’为什么……啊——”

    ******

    然而与此同时,白越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咽了咽口水,手指还维持着掐着那人脖子的姿势,江凌吹了声口哨,“别吧,这么大礼?无福消受。”

    白越直愣愣地看着江凌,许久才收回手,他还以为是暗杀的,差点下一秒要打起来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伦敦有个医学讲座。”江凌扭头看了白越一眼,“临时过来了。”

    白越一身红衣三千白发,古代里的美人都还要‘艳’三分,他撩起长外套,“那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间里?”

    江凌摊摊手,“薄夜给我的房卡呀。”

    白越被噎着了,回过神来恶狠狠喃喃着,“薄夜一定是在打击报复我。”

    江凌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白越房间里的沙发,随后眯眼笑着看他,“你好像被晒黑了。”

    白越脑‘门’青筋一跳,冲去江凌面前,“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江凌当然是故意这么说的,白越超级在意自己的美貌,他很想看白越炸‘毛’的样子,顺手捏了一把白越的白发,继续接着逗他,“在伦敦被晒了?涂防晒霜了吗?”

    “爸爸天天都涂!”

    白越将脸凑近江凌,皱着眉‘毛’,“你再仔细看看?”

    江凌习惯‘性’笑着伸手推开他的脸,手却一顿。

    男人愣了愣,“手感‘挺’好的。”

    被江凌‘摸’脸的白越也愣在那里,回过神来立刻弹开老远捂着自己的脸,江凌隐约可能还看见了白越脸可疑的红晕,白越嚎叫一声,“你他妈占我便宜!”

    江凌笑着反问,“我有‘女’朋友,大哥。我用得着占你便宜?”

    白越僵在原地。

    随后他哑着嗓子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他现在心都抖得厉害。不知道为什么,白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我有‘女’朋友了。”江凌毫无察觉,老老实实重复了一遍,“一个礼拜前在一起的。”

    哦,那是白越离开白城到伦敦那段时间,没人捣‘乱’了,江凌成功找到了‘女’朋友。

    白越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

    哦,江凌又有‘女’朋友了。

    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在放不开什么?

    隔了好久江凌问道,“喂,想什么呢?干站着?晚要不要约大家一起出去吃饭?我听说大家都来了——”

    话音还没落下,红衣男人扭头摔‘门’而出,一头白发华丽地像是演话剧的人物,可惜了他漂亮的小脸写满了凶狠的寒意,嘭的一声摔‘门’声响起,白越走了。

    江凌坐在房间里一脸懵‘逼’,这明明是白越的房间啊,怎么现在变成他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