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我想吻你,靠你更近。
    说完他把唐诗整个人丢入‘床’,唐诗翻身还没来得及坐起来,薄夜压来,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

    唐诗的手腕那么细,薄夜顺着她的手腕往,视线在她脖颈处流连,有一种想在她身做满属于他的标记的冲动。

    唐诗想反抗,抬‘腿’本能踹薄夜,“你……你别得寸进尺啊……”

    薄夜哑着嗓子笑,“不好意思,不要脸惯了,喜欢蹬鼻子脸。”

    流氓!那个从前高冷的薄夜去哪了啊!现在的薄夜简直……简直是个地痞流氓啊!

    唐诗目光闪躲不定,薄夜压低声线,“看着我。”

    唐诗闭眼。

    薄夜怒了,“我长这么帅你不看我,难道看韩深?!”

    怎么像个小孩一样啊。

    唐诗忍不住笑出来了,“薄夜,你到底在在意一些什么呀?”

    薄夜呼吸猝然加重,看着唐诗的脸,他凑近盯着她的眼睛,从唐诗的眼里看见了自己。

    现在,唐诗的眼里,满满的只剩下自己。

    这种感觉让薄夜很安心。

    男人抱住唐诗,轻声道,“我不想看见你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的画面。”

    唐诗继续轻笑几声,“你在小孩脾气闹什么呀?”

    “是……不高兴。35xs”薄夜在唐诗身边躺下,用那天夜里同样的姿势抱住了唐诗的腰,随后轻声道,“我会很生气的,真的。”

    唐诗有些意外地看了薄夜一样,伸手‘摸’了‘摸’薄夜的额头,又忽然间像是触电一样把手挪开。

    她……她这是在做什么?

    她居然和薄夜如此相安无事地在一张‘床’抱着!

    甚至她刚才还尝试着伸手,伸手触碰薄夜的额头!

    唐诗觉得自己一定是鬼‘迷’心窍了,隔了好久她回神,喃喃着,“薄夜,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薄夜眼神深沉下去,下巴抵在唐诗的肩膀,这样暧昧的姿势衬得他们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

    可是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他们在各自背道而驰。

    薄夜面对唐诗的疑问,深呼吸了一口气,闭眼睛重新慢慢睁开,“因为你。”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存在。

    哪怕一丁点的改变,也只是因为想靠你更近。

    唐诗愣愣地看着薄夜的那双眼睛,无数次觉得薄夜的瞳仁深处有个黑‘洞’,她感觉自己正在一点点地在他的深渊里坠亡。

    从此,被困于他画爱为牢的牢笼之。35xs

    唐诗猛然回神,觉得自己呼吸急促,直到男人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耳畔,带着一股子掠夺的危机感,唐诗心惊,“你……”

    薄夜不顾一切地收紧了唐诗,几乎能将她‘揉’碎在他怀里,“我想‘吻’你。”

    想到快要疯掉了。

    唐诗哆嗦着去推薄夜,她害怕接下去发生的一切,若是没有酒‘精’和下‘药’作为借口,薄夜能将她的理智‘逼’到崩溃的话,那种情况太可怕了。

    可是薄夜看见了唐诗眼里的恐慌,他忍住了所有自己的想法,稍稍放松了原本锁住唐诗的手。

    唐诗有些惊愕。

    下一秒,男人的声音传来,喑哑又带着浓重的‘欲’望,“你是不是在怕我?”

    唐诗没想到薄夜会问这个问题,过了好久,她还是坦白承认了,“嗯。”

    说实话,她真的不知道面对现在的薄夜。

    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却以前更加有冲击‘性’。

    唐诗害怕这样的薄夜,薄夜恨她的时候,她也可以用同样的态度来反击,可若是……若是薄夜爱她呢?

    她又该当如何呢?

    薄夜察觉到唐诗的沉默,轻轻握住了唐诗的手。

    男人闭眼睛,嘶哑着嗓子说,“唐诗,你不用怕我,我不会强迫你……”

    唐诗身体一颤。

    “你也……也不用着急给我答复,或者回应。”薄夜靠在唐诗身侧,低沉缱绻的声音在唐诗耳边响起,“现在能跟你这样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唐诗,真的。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哪怕你……这样对待我一辈子,我都不会‘逼’迫你跟我在一起。”

    爱从来都是尊重的,他曾经从唐诗身抢走太多尊严了。

    唐诗没说话,睫‘毛’却不停地颤着,薄夜察觉到唐诗轻微的动作,将她身子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唐诗在哭。

    薄夜吓了一跳,坐起身子来手忙脚‘乱’给唐诗擦眼泪,“我怎么又把你‘弄’哭了……”

    唐诗擦着眼泪说,“那你反省反省。”

    “行行行,我反省行不行。”薄夜举起一只手来,“我回头给你写检讨。”

    唐诗没说话,自顾自擦眼泪。

    薄夜说,“是不是我刚才说韩深坏话,让你生气了?”

    唐诗立刻抬起头来,凶巴巴地故意回答他,“对的!”

    !!!

    那还了得?!

    薄夜直接从唐诗手里抢过原本递给她的餐巾纸,这一反应‘弄’得唐诗都懵‘逼’了,薄夜在那里咬牙切齿,“哭!哭死你!不准为别的男人掉眼泪!自己擦!没有餐巾纸!”

    唐诗被薄夜这个举动‘弄’得有点想笑,“你能不能别像个小孩子啊。”

    薄夜嚷嚷着,“mmp,我一想到你和韩深吃饭,我还想打人呢。你不准哭,眼泪给我收回去。”

    唐诗和薄夜唱反调,“那我要是不呢。”

    薄夜立刻变身霸王龙,眼神凶得能吃人一样,“你再说一遍?唐诗你现在长胆子了啊!你居然当着我的面为了别的男人违逆我?!”

    唐诗笑着自己给自己擦了眼泪,她不能说这眼泪是为了薄夜流的,几年前她发誓不能为薄夜掉一滴眼泪了。

    可是怎么办,如今的薄夜,让她一次次都有想哭的冲动。

    薄夜重新将唐诗扑倒按在‘床’,男人好闻的木脂清香包裹住唐诗的全身,薄夜盯着唐诗的脸,“唐诗,我真的想把你关起来,一天天只让我一个人看。”

    唐诗一颗心哆嗦着,“你……你这样太无耻了。”

    “面对你,我可能只剩下无耻了。”薄夜深呼吸一口气,闻着唐诗身的体香,他甚至觉得不用下什么‘药’,唐诗是他最浓烈的致幻剂。

    薄夜根本抵挡不住唐诗身的气息,他手指穿‘插’入唐诗的头发,试探‘性’开口问了一句,“那个……我那次,你疼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