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感谢薄夜,好的坏的。
    除了薄夜,唐诗本身是她的心魔。35xs品書網

    她害怕重蹈覆辙,害怕自己心软,害怕再一次受到伤害,这一切都是情理之的事情。

    但是同时唐诗又很勇敢,哪怕一面害怕着薄夜重新入侵自己的内心,却依然会在薄家受到威胁的时候毅然决然走出来。这世谁能做到真正的以德报怨?大概唐诗算其之一吧。

    所以姜戚和韩让才觉得唐诗是个无坚强的‘女’人,她愿意面对心魔,也愿意面对造心魔的薄夜。

    韩深的表情稍有变动,后来看见唐诗一脸坦然的时候,男人也跟着释怀了。

    唐诗是个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的人,所以问起薄夜的有关消息,她从最开始的恨,到现在的云淡风轻,这个‘女’人从来没有隐瞒过什么。

    或许有一句歌词可以用来形容唐诗——打开‘门’见山,我见山是山。本来很简单,不找自己麻烦。

    韩深干脆换了个角度,“薄夜在追你?”

    唐诗顿了顿,随后道,“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但是现在的薄夜的所作所为,以前那个薄夜是不会做出来的。”

    “这点我承认。”韩深道,“听很多人说薄夜变了,变得像个活生生的人。”

    是啊,会爱会恨会哭会笑。

    会为了唐诗牵动所有情绪。

    唐诗没说话,跟着韩深走出去,外面唐惟带着自己的好搭档榊原黑泽等着,冲他们招手,“怎么这么慢呀,我们都等不及啦!”

    “阿姨好,叔叔好。”榊原黑泽很有礼貌地跟两个大人打了招呼,现在唐惟和他的关系形影不离,两个人在一起正好也有个照应。

    “你好呀,我听说了你的事情了。”唐诗弯下腰来,和小黑泽握手,“感谢你保护我家惟惟的安危,这次一定要好好请你吃东西。”

    唐诗的温柔大方让榊原黑泽一下子红了脸,说话都跟着结结巴巴,“谢……谢谢,这不算什么的!”

    唐惟笑了,“你结巴干什么?”

    榊原黑泽伸手遮住自己通红的脸,用英小声道,“啊……你妈妈好漂亮好有气质啊……像个‘女’神……”

    唐惟得意地双手抱在‘胸’前,“那必须,可是我妈妈呢!”

    唐诗牵起唐惟的手,带着他们去西餐厅吃饭,唐惟顺路问道,“对了妈咪,你有没有见到爹地,爹地这几天也在伦敦,而且是同一家酒店。”

    唐诗的动作僵了僵,随后轻声坦白,“嗯,我知道他在。”

    唐惟勾起嘴‘唇’来,“看来你们已经见过面了。”

    对的,不但见面了……还……还滚‘床’单了。

    唐诗觉得自己的脸都在发烫了,又不好意思和唐惟说那么赤‘露’的东西,只能说,“之前在楼下的时候,他的助理林辞已经在等我了,所以我知道你爹地在伦敦。”

    “哦……”唐惟拉长了音调,“切,我还想着你和他好好见面呢。妈咪,我知道爹地之前做的事情不好,但是我们做人要自己做的正行的直,一码归一码。次我和榊原黑泽被林晓晨带去阁楼,都是爹地帮忙我们才没出事,不然那么高摔下来,我不死也惨。”

    唐诗认真看着自己儿子,示意让他说下去。

    唐惟道,“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谢谢爹地。你说我这样的想法对不对?”

    唐诗释怀了,唐惟一直都是这样,恨一个人的时候干脆利落,感‘激’一个人的时候也是直白不加掩饰。

    唐诗觉得自己很庆幸能把儿子培养成这样一个理智聪明的‘性’格,她道,“对,所以我们改阵子也请你爹地吃一顿饭吧。你说的没错,坏的是坏的,好的也是好的,我们都要公平评价面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