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挑衅尊严,和你拼了!
    薄夜起了一身白‘毛’汗,“靠!你这话说的怎么和唐诗娘家人似的……”

    “唐诗太可怜了,唉。 ”白越装模作样擦着眼泪,“我是她娘家人,唐诗太不容易了,等到你总算清醒过来等了这么久,还给你养儿子,哪儿找这么好的老婆去,真是不舍得把唐诗让给你。”

    薄夜咬牙切齿,“你对唐诗有什么念头?你想的美!我回头告诉江凌,让江凌收拾你。”

    白越表情一顿,回过神来冲薄夜怒吼,“老是提那个臭男人做什么,我跟他又不是一对儿!”

    “得了吧,江凌找一次‘女’朋友被你搞散一次,你是存心不让人家好过!”薄夜也梗着脖子喊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阻拦我和唐诗,我和你拼了!”

    “老子现在和你拼了,狗东西!”

    白越冲过来要和薄夜同归于尽,正巧唐诗放心不下过来看情况,喊了一声,“你们在干嘛?”

    薄夜和白越同时一愣。35xs

    尤其是薄夜,一下子像是死机一样,他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现在的唐诗。

    看见唐诗进来,薄夜道,“你……你……”

    白越很不给面子地笑了。

    唐诗也大方地轻笑一声,“怎么了?”

    薄夜深呼吸一口气,“你现在没有想扇我几个耳光的冲动吗?”

    唐诗听见薄夜这个说法,一下子失笑,“为什么要这么说。35xs”

    薄夜好久才缓过神来,“我以为你会讨厌我。”

    “为什么讨厌呢?”唐诗以一种出乎薄夜意料的态度,直白面对了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我也有责任啊,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如果要怪,我也只能恨我自己。”

    薄夜看着眼前的唐诗,才忽然间明白过来。

    她从来都是这样,清清白白,干脆利落。

    是他把她想的太过小家子气,或许是他的患得患失,导致他看唐诗也带着一定程度的影响。

    薄夜无奈地说道,“你不恨我好,别恨你自己。”

    “哎哟!”白越啧了一声,“秀恩爱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我们这种单身狗到现在还没个下家呢!”

    薄夜粗着嗓子道,“当着唐诗的面‘乱’说什么呢!”

    唐诗没在意,还凑近看了眼薄夜的脸‘色’,“你现在……身体没事吗?”

    薄夜心里咯噔一下,道,“干,干嘛?你看我像,像有事吗?”

    唐诗用一种颇为委婉,像是在格外照顾薄夜自尊心的语气说道,“那个……你不是,肾脏移植过吗?男人的肾一般都很重要的,和那方面挂钩……我怕你新的肾脏,吃不消……”

    薄夜一张漂亮的脸在瞬间刷的一下白了,拔高了声调,“唐诗你这是在挑衅我的男‘性’尊严吗!!”

    几百年看薄夜这样被唐诗寥寥数语说到窘迫的样子,白越在一边笑得喘不过气来,真是一物降一物!

    他一边笑一边说,“人家唐诗考虑得没错好么!你干这事儿的确得小心,万一哪天新的肾脏出现了排异反应,你下半辈子算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