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不要道歉,没有怪你。
    唐诗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接下去发生的一切都已经不在她的掌控范围内,她感觉自己也像是被人下‘药’一样,在听见薄夜说出口那句话的瞬间,全部防御分秒钟内崩塌。35xs !

    被瓦解,被攻破,不堪一击,溃不成军。

    唐诗闭眼睛,耳边全是男人急促沉重的呼吸,薄夜的手掠过她的脖颈,唐诗察觉到薄夜在哆嗦。

    他居然在对接下去要发生的一切感到害怕。

    后来唐诗听见薄夜颤抖着声音说,“唐诗……我再给你机会跑,或者拒绝我……”

    他快崩溃了。

    他想把唐诗变成自己的,把唐诗彻彻底底占为己有,想光明正大把唐诗捧在手心,现在他做梦都想要的这一切近在眼前——可是他,不想靠这种卑劣的接口和理由。

    唐诗没说话,察觉到薄夜的挣扎,他眼里的情绪那么深那么沉,像是绝望,像是在坠入地狱。

    她感觉眼前的视野却渐渐模糊了。

    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甚至都开始记不清了。

    只记得薄夜的温度和气息,带着令人心惊的气场,将唐诗拖入深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反抗,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脏跳动如此剧烈——她以为她只是寂寞了,所以或许需要一个男人来给她解脱。

    她这样骗自己,骗自己可以将身的男人换做任何人。

    可是到后来,先哭的也是她。

    薄夜用手指擦掉唐诗的眼泪,声音都是哑的,“别哭……你一哭,我以为我,又做错了事情……”

    不,错的不是你,这次犯错的是我。

    唐诗眼泪忍不住了,在那一刻彻底决堤。

    “嘶——”薄夜起身,感觉大脑一阵眩晕,他差点两‘腿’一软直接跪下去。好在身体本能足够强大,撑住他所有的意识,薄夜从‘床’头拿了餐巾纸过来,一边手忙脚‘乱’给唐诗擦拭,一边不知道如何安慰。

    发生了。

    原本都是成年人,该对这种事情烂熟于心的薄夜,却偏偏慌张地像一个小孩子,连如何应对都是一片空白,“唐诗,我……”

    唐诗没说话,只是眼泪不停地落下来。

    薄夜慌了神,喉咙口都在哆嗦了,现在‘药’效过去以后,他觉得心有点凉。

    他用这种理由把唐诗占有了。

    “你别哭了,我……”薄夜给唐诗擦眼泪,“疼,疼吗?我……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唐诗你别哭了,你一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唐诗自己抹了一把眼睛,从‘床’坐起来,身体一阵酸软,已经太久没有这种感觉,让唐诗一阵恍惚。

    看她脸‘色’苍白,薄夜冷汗都出来了,先唐诗一步立刻道,“你不要有压力,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我不会用这个威胁你,我根本没想到我会这样……对不起……”

    “不要跟我道歉。”

    唐诗开始一件一件把衣服穿回去,“我没有怪你。”

    薄夜愣住了,所有想对唐诗说的话,都统统堵在了喉咙口里。

    他甚至不敢问唐诗,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给我一个保护你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