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 所有奉承,都是施舍。
    荣南的眼睛猛地一睁,他是如何发现的?!

    随后他笑着对薄夜说,“薄先生多虑了,我身并没有枪。品書網 ”

    装,继续装。薄夜要是不要脸一点,现在说一句要搜身,荣南现在能被打脸啪啪响。

    只不过他在赌薄夜会不会这么追根知底胡搅蛮缠罢了。

    薄夜凉凉地笑着,带枪了又怎么样?带枪又如何?他又不在乎。

    现在哪怕有人拿枪顶着他的脑袋,他都笑得出来。

    又不是没死过,又不是没被枪‘射’过,多大点事啊。

    荣南看见薄夜眼里的嘲讽,下意识握紧了拳头。可能也只有薄夜能让他有这种如临大敌的态度,男人在面对与自己旗鼓相当的敌人的时候,不得不让自己所有的警戒心都竖起来。

    薄夜轻笑说,“是来让我儿子继续回去录节目的吗?”

    荣南面对薄夜轻嘲的表情,还是一样从容不迫的样子,看来他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所以起码能够在对峙的时候保持自己最底线的理智,“是的,出了这一系列事情,的确是我们节目组的疏忽,但是薄少,其实我们节目组也是很真心地在反省错误。方海这几天忙碌你也看见了,大家都一起走到这一步了,也不能让努力付之东流……”

    薄夜听完他的话,才低低的笑了一声,似乎这是对于荣南所有话语的回应。

    荣南眉心一跳。

    隔了好久,才听得薄夜低声道,“哦?你们的努力?很可惜,我没见到。我只见到了一个节目组拼尽一切保全自己的名声,连出了杀人案件都藏着掖着唯恐受到影响!”

    薄夜字字句句都相当一针见血,荣南皱着眉,“我承认一开始我们节目组的所作所为的确不好。第一反应是为了节目组的收视率而忽视了小孩的心理状态,这一点我让方海他们在反省了,至于后续,我也会加强对于小孩子的安全防备。薄先生能够同意孩子过来,也是因为相信我们会起一个良好的保护作用,很感谢你对我们的信任——”

    “到现在这个田地,还想说这种漂亮话吗?”薄夜饶有兴趣的撑着下巴,修长的手指掠过‘唇’边,勾起一抹轻佻的笑意,男人漆黑深邃的瞳仁如同一个黑‘洞’,所有情绪在里面凋零,他意味深长地说,“你非得这样从头到尾都装出一副不慌张的样子吗,荣南?做错了事情得挨打,一味地想要弥补是没有用的。”

    荣南坐在那里,如遭雷劈。

    薄夜站起来,用一种低沉的声音对荣南说道,“可惜了,你这个人,又恶心,又虚伪。虚伪到过分,没人能够琢磨得透你的内心。”

    荣南的手指猛地攥紧。

    “是不是觉得自己高深莫测?是不是觉得自己神秘透了?你继续自我沦陷在这种人设里面吧,你从来只会粉饰太平。所有已经发生的事情,你根本不会做一丝一毫的补救,这是你让我觉得恶心的地方。”

    薄夜一字一句,若是语言可以伤人,那么他现在那些话语定能分分钟割开荣南那副冠冕堂皇的皮囊,“荣南,你知道自己最失败的地方是什么吗?是你的补救,永远都是为了你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受害者的心情!”

    荣南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跟着在那一瞬间停止了,听见薄夜的话,如同利刃刺穿肺腑。

    他说他虚伪。

    说他不会补救,说他只是为了他自己。

    荣南觉得握紧的拳头都开始隐隐发起抖来。

    猛然间想到了当年那出令人绝望的案件,到如今他事后疯狂罗一切,是不是也只是为了……自己良心的好过?

    艾斯从来没见过荣南可以被一个人寥寥数语打击成这样。

    薄夜看着荣南那张在瞬间变得苍白的脸,他眸光清朝,像是在嘲讽荣南,或者说——嘲讽当年那个同样虚伪自‘私’的自己。

    “你从来不懂外面的世界,你只为了你自己。我承认这是一个十分方便快捷的活法,但是荣南,你根本学不会去尊重身边任何一个人。”

    薄夜直勾勾盯着荣南,“我曾经也是这样,懂得这种道理的代价是和死神擦肩而过,荣南,你不要再跟我说那些漂亮客套的话了,说实话,这种话除了能欺骗你自己,别的一个都骗不了。别人不拆穿你,是因为,他们不敢。”

    因为他们低于荣南,所以哪怕荣南再烂,他们都不敢说一个不字。

    可是薄夜不同,他随心所‘欲’习惯了,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

    “那么薄先生你……你现在不也是——”荣南刚想争辩,薄夜看穿了他所有的念头。

    “先别急着反驳我,哪怕回归主题,来谈谈我儿子和你们节目组这个事情,你现在以一个不道歉不公开的态度来跟我谈,我他妈放你进‘门’,都是给你面子。”

    最后半句话出声落地的瞬间,有一股寒意拔地而起!

    荣南一惊,抬头看见薄夜冷笑着,他像是做了决定,一锤定音一般,眯起眼睛来看着荣南——

    “两个选择,一个,你带着节目组公开道歉。另一个,我们自己公开。”

    薄夜双手‘插’在兜里,修长的身影立在他们对面,像是隔了一道天堑。

    男人‘精’致的面容染几分杀意,“你那可笑的,强撑的,靠别人施舍才够戴下去的面具,真的很无趣。”

    他说靠别人施舍。

    荣南现在恨不得找人当场‘弄’死薄夜,可是一旦生气,证明……他被说了。

    薄夜所有的话,都戳在了荣南的软肋的面。

    他的身份和地位让他虚伪到了不允许别人反驳,所以所有的,都是奉承。

    可是需要奉承的他,从某种方面来说,也等于……接受着别人的施舍。

    薄夜喊了一声,“林辞!”

    林辞站在外面,身后跟着一群保安,随后以一种艾斯和陆依婷都想不到的方式,居然直接将荣南他们赶了出去!

    “‘交’涉失败,把这三个人给我从房间里轰出去,不准再放进来!敢接近一步,告你们‘骚’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