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3章 鲜血四溢,高空坠落。
    荣南轻轻一笑,“你动手?不,不可能。 ”

    陆依婷一愣,回过神来前推翻了放着国际象棋的小桌子,柔软的肢体整个人压在了荣南的‘胸’膛,一对藕臂缠住了荣南的脖子,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定然抵挡不住这种香‘艳’的‘诱’‘惑’,然而荣南像是丝毫察觉不到陆依婷身释放的荷尔‘蒙’一样,无动于衷地看着她贴过来,那细腻的肌肤令人情绪‘迷’‘乱’。

    陆依婷看着荣南‘波’澜不惊的眸子,觉得像是受到了侮辱一般,可是这样的眼神,她在荣南身已经看见了无数次了。

    这个男人,似乎从来不会泄‘露’一丝自己的‘欲’望。

    他所有的情绪都被他超强的意志力忍耐着,从很多年前开始是这样,唯有那个已经死掉了的人,可以‘激’起他些许‘波’澜。

    陆依婷心想,或许她穷极一生,也没有办法在荣南眼里看见对于她的一丝牵挂。

    她还维持着纠缠荣南的姿势,没有退开,咬着下嘴‘唇’,一副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阁下……你真的对我毫无感觉吗?”

    感觉下一秒有大手狠狠掐住了自己的腰。

    荣南起身,陆依婷不想摔下去,只能两条‘腿’夹住他劲瘦的腰躯,下一秒,被男人按在了‘床’。

    荣南抓着陆依婷的衣服,低沉地笑,“我的感觉,从来和那个人本身无关,你还不懂吗?”

    他是陆依婷心里最尊贵的人,可是他找她,从来只有发泄‘欲’望。

    陆依婷知道了接下去会发生什么,身体有些颤抖,很多次了,接受了荣南的一切,却偏偏冷得能够让人结冰。

    他没有心。

    陆依婷有些害怕荣南的动作,可是男人的粗暴再没给她反应的时间,浓重夜幕下,一场无关情爱的身体‘交’易在整个房间里弥漫开来,陆依婷红着眼睛接受荣南的一切,却始终……觉得自己毫无归宿。

    荣南,你的身边,根本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一夜梦醒的时候,艾斯起来敲‘门’,没想到看见了躺在‘床’的陆依婷和荣南。

    他的心这么猛地一惊,随后看着那个缩在荣南怀里的‘女’人,感觉像是踩空了一级楼梯。

    谁都知道陆依婷爱荣南,荣南一句话,哪怕为了他去死,陆依婷都心甘情愿。

    那么为了发泄荣南身体‘欲’望,陆依婷出现在荣南的‘床’,也不算公分。

    艾斯没说话,沉默了许久,站在‘床’边例行公事喊荣南起‘床’,“阁下,该起‘床’了。”

    他们称呼他,从来都是阁下两个字,似乎带着这世界最尊贵无的身份象征。

    荣南被艾斯喊醒,下意识问了一句,“几点了?”

    回答他的却是一个‘女’声,陆依婷道,“早八点十分,阁下。”

    荣南起身,看着身边肌肤‘裸’‘露’的陆依婷,眼神淡漠无‘波’,“穿衣服,滚蛋。”

    陆依婷心口瑟缩了一下,随后还是低下头去,轻声道,“遵命阁下。”

    看着她走,荣南又皱着眉喊了一句,“等等。”

    陆依婷惊喜回头,

    “三天后准备计划勾引薄夜。”荣南咧嘴笑了笑,宛若恶魔,“怎么勾引我的,怎么勾引薄夜,你的手段若是拿去放在薄夜身,我们现在早胜出了。”

    心头宛如利刃割过,陆依婷笑了笑,眼眶却是微红,低低应了一声,“收到。”

    随后她推‘门’而出,艾斯还站在‘床’边。

    “你也出去吧,二十分钟后我出来。”

    “遵命。”

    艾斯在退出去之后,看见了站在墙角的一个人抹眼泪的陆依婷。

    “你何必呢?”艾斯不善言语,只是低沉地问了一句,“阁下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陆依婷动作一顿,随后道,“我也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艾斯说不出别的话来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是骂醒她,还是选择一个方式安慰她。

    不过看起来,这两个选项他都没办法做到。

    艾斯陪着陆依婷沉默地站在角落里,听着她的‘抽’泣声逐渐轻下去,像是在一场暴雨的停歇。

    ******

    然而下里面一整个楼层的唐惟他们可不好受。

    自从半夜被叫醒做笔录的时候,唐惟和榊原黑泽再也没合过眼。

    根据林晓晨本人报警的时候说的证词是,他和‘女’朋友因为拍摄节目起了争执,他并不是很喜欢‘女’朋友全程跟着的态度,感觉自己像是随时被人监视着。但是‘女’朋友执意要跟着他来工作,何况‘女’友坚持自己会后期,也可以顺路给他帮忙。

    两个人因为这个争吵起来,后来开始冷战,林晓晨一个人去洗澡,结果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女’友不在房间里了,去阳台一看,找到了一个用来垫脚的旅行箱。

    林晓晨大惊,低头一看,‘女’友已经……浑身是血摔在了楼下。

    那个时候林晓晨说自己当场没站稳,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嚎啕大哭,哆哆嗦嗦站起来打电话报警,警方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跑过来,没想到悲剧还是无法挽回。

    林晓晨的‘女’朋友跳楼身亡,并且是当场死亡,没有一点转机。

    唐惟和榊原黑泽路过的时候偷偷去现场看了一眼,因为是小孩子没人在意,他们俩脑袋探过警戒线往里瞅了瞅,结果吓得脸‘色’惨白退出来,两个人蹲在墙角干呕了好一会。

    邱珍珠的死状太惨了,整个脑子都碎在地,脑浆和血液流了一地,身体也早摔得肢体扭曲,估计是手骨折了,一根手直直往外翻转过来,手肘处都被扭出了白骨。

    半个脑子贴在地,碎到根本捧不起来。眼珠都被砸出来了黏在一边的地,伴随着鲜红浓郁的铁锈血液味,这具尸体更像是在临死前经历了一次和死亡的斗争,摆出了一幅相当惨烈的模样。

    闻到刺鼻的血腥味,神经末梢跟着紧绷,唐惟和榊原黑泽发着抖,内心的恐惧实在是无法褪去。

    正常人看见这个场景斗湖心里发慌,何况是他们两个小孩子,心智再成熟,都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