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木隐于林,集大成者。
    唐诗和韩深说完谢谢,随后又拿了几块切剩的苹果打算带给房间里的小夜夜吃,韩深注意到了,多问了一句,“你房间里有人?”

    唐诗冲他挥挥手,“过来过来。品書網 ”

    韩深觉得她这个动作有点像招财猫,难得咧嘴笑了笑,随后道,“藏了什么妖怪在房间里?”

    唐诗嘘了一声随后猛地拉开‘门’,韩深看见一道灰光从眼前一闪而过,还来不及反应,哈士闪亮登场!

    看见家里这么多人来玩,小夜夜当场发起了人来疯,都不管唐诗手里的苹果片,跳沙发在人群里挤来挤去。韩让的一家人都被小夜夜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看见这条狗,又哈哈大笑。

    “你们什么时候养了狗啊?”

    “太蠢了吧!居然是哈士!”

    “哎哟,‘毛’‘色’真好!公的母的呀?”

    唐诗笑着喊了一声,“小夜夜!别去捣‘乱’!”

    小夜夜被教训的多了,也知道这是唐诗在喊自己,这才乖乖的过去摇着尾巴坐下,随后唐诗丢了两块苹果片给它,傻狗跳起来衔住,吭哧吭哧地开始吃苹果。

    韩深有些意外,“你居然会养狗。35xs”

    “嗯。”唐诗蹲下去‘摸’了‘摸’小夜夜的头,“以前有过一条哈士,不过后来没了,还伤心了好久,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养狗了。因为那种拥有过后又失去的感觉太痛苦了。”

    韩深听见她这么说,眼神深了深,“抱歉,说起你伤心事了。”

    “没事。”唐诗摆摆手从地站起来,“不过现在好多了。虽然我还是会很想念原来那条哈士,但是现在的小夜夜也一样很重要。”

    “是你买的吗?”

    “不,是薄夜送给我的。”

    唐诗抬头正视着韩深的眼睛,这个回答出乎韩深的意料,居然是薄夜送的。

    据他的了解,唐诗曾经不是和薄夜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吗?

    如今为什么……

    唐诗察觉到了韩深眼里的疑‘惑’,只是淡淡笑了笑,“是啊。”

    她曾经的确和薄夜到了争锋相对的地步,可是后来这场厮杀以薄夜的身死作为结束,那些再撕心裂肺的爱恨过往……都伴随着悬崖的纵身一跃而结束了。

    灰飞烟灭。

    这是薄夜最后赎罪的姿态,也是他唯一所能为唐诗付出的方式。

    唐诗一度觉得如今回来的薄夜,或许只是个替身,所有人都在陪着她演一场戏,假装薄夜还没死,这个薄夜是真的薄夜。

    然而事实呢,或许当年一场跳崖,真正的薄夜……早已经离开人世。

    唐诗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舍去了,随后继续看了一眼韩深,轻声道,“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不过好歹现在日子山穷水尽之后又柳暗‘花’明,我觉得‘挺’好的。”

    对于唐诗而言,薄夜可以痛苦可以欢愉,可以受万人敬仰,也可以被人踩在脚下,他能继续作风冷酷潇洒,也能温柔普度众生——可是他唯独不能死。

    和薄夜纠缠至死方休是唐诗心底一根进退不能又痛又痒的刺,薄夜若是身死,她很可能一夕之间崩溃了。

    韩深颇为意外看着眼前的‘女’人,“你和别人不一样。”

    曾经见过一句话可以用来形容唐诗,形容她这传‘色’彩动‘荡’不安却又始终赤子的一生,恰到好处。

    一枝山‘花’笑烂漫,转身叱咤九天。

    韩深觉得,或许一般的男人根本无法和唐诗并肩而立,因为她经历过的太多,内心已是万千荒洪,那些甜言蜜语根本已经撼动不了她分毫。

    韩深站在唐诗身边不远处,却觉得离唐诗很远很远。

    远到如同……隔了一整个世界。

    ******

    然而同一时间的伦敦,贝克街正在举行着一场相当有趣的寻物游戏,一群吸粉无数的小孩子们在商场里转悠,为了先寻到一张卡片,唐惟被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牵着,他觉得这个男人身材很眼熟,但是这张脸又毫无印象,只能暂时放下自己的戒备。毕竟这是在节目镜头前,他不想出什么差错。

    榊原黑泽打来一个电话,“唐,我找到三张啦!”

    很快节目下方有人打了一排字——榊原黑泽找到三张卡片,第一件事情居然是给唐惟打电话。

    然后有人笑说,“他们到底是不是敌人啊,这分明是队友吧?”

    唐惟说,“我才两张,我都想放弃了,人来人往那么多……”

    “这个时候需要我教你一个道理咯。”

    榊原黑泽嘿嘿笑了两声,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正所谓木隐于林,隐藏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躲入人群……你那么聪明,应该能够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唐惟立刻明白了榊原黑泽的说法,连连喊了两句谢谢,随后顺手牵起身边男人的手,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愣了愣,随后唐惟带着他跑起来,身后跟着的摄影师立刻扛着摄影机跟,看直播的观众们发过去一堆弹幕,都是夸唐惟怎么这么可爱,到底多好的基因才能生出这样聪明漂亮的小孩儿。

    果然十分钟后,一家玩具店里唐惟找到了第三张卡片,随后隔壁的小卖部里,放在卡牌盒边缘也有一张被他发现——木隐于林,真的是一个很完美的诠释。

    想找一件被隐藏起来的玩具,那么该去玩具堆里找。

    很快唐惟找到卡片的数量超过了另外留个小孩,节目组在镜头里将他们所有人找到的卡片都做成了一个表格,时间争分夺秒,看节目的都感觉到了一股子无形的压力感。

    尤其是那个名字是爱娃的‘混’血‘女’生,她无法忍受唐惟找到的卡片自己多,因为在她眼里唐惟是二等亚洲人,根本不配和她相提并论。

    可是到后来,先找到那张joker的,还是唐惟。

    榊原黑泽正好和唐惟在同一区域,看见唐惟举起手里的joker的时候,还惊喜了一下,刚想说祝贺你,结果下一秒看见唐惟左看右看,发现正好这个时候摄像机没跟着他,赶紧又把卡片放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