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当时姜戚,奋不顾身。
    韩让死死抓着姜戚的手指,看着他刚刚为她亲自带去的钻戒,大男人竟然有些哽咽,“我……抱歉,我太开心了,所以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姜戚手忙脚‘乱’,“你怎么哭了?天啊,像我欺负你一样,别这样韩让,我们都是平等的,没有谁对不起谁。品書網 ”

    “我知道,我是太开心了。”韩让忍着没让自己掉眼泪,红着眼睛看自己的‘女’友,“我忍受不了你在叶惊棠那里受委屈,可是你喜欢他,我又没办法替你开导,我觉得自己特别没用。现在你走出来了,愿意跟我在一起了,我真的开心。”

    他到现在,还在为姜戚能够走出‘阴’影开心,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姜戚的感受面。

    姜戚轻声道,“傻瓜,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辜负你呢?真以为小说里的男二都是当备胎的命吗?”

    韩让脸一拉,“谁再敢说老子是男二,老子位了!”

    姜戚轻轻地笑着,可是她透过韩让的脸,似乎看到了一双……琥珀‘色’的,冷漠无情的眼睛。

    叶惊棠,你还曾记得那么一个渺小的,为你奋不顾身的我吗?

    这天夜里叶惊棠从噩梦惊醒,他又梦见了姜戚。35xs

    梦见姜戚喝多了,醉眼朦胧靠在别的男人怀里,只等着这个男人能在合同签下字,这样她便可以‘抽’身而退。

    可是那个男人似乎看准了姜戚需要他的签名,一直给她灌酒。

    直到姜戚撑不住,摇摇晃晃站起身去吐,厕所里被男人按住,那大手在她身胡‘乱’地‘摸’。

    姜戚笑说,“刘总,您别这样啊,要不我们回去再说?”

    再说?再说是要跑的意思了。

    刘总脸一拉,“你想干什么?不签个字嘛,其实叶惊棠在,我也得给他几分面子,这样,字我签,你,跟我走。”

    姜戚娇笑着贴在刘总怀里,“刘总这么大方,怎么舍得为难我呢?”

    “美人儿,是你勾着我这颗心啊,实在是痒。”

    刘总伸手像是挠小猫似的,挠了挠姜戚的下巴,姜戚觉得一阵恶寒,一路被刘总搂搂抱抱拖回了包间,总算签了字,她才深呼吸一口气,闭眼睛沉默了好久。

    叶惊棠总觉得姜戚沉默的那段时间,像是可能想哭,但是她发泄不了,只能无声沉默。

    是了,他记起来了,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当时他也在场,那是他的视角。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看着姜戚起身刘总跟以后,觉得刘总不怀好意,居然自己也找了个理由跟了出去,在走廊拐角看见刘总对姜戚动手动脚,而姜戚却还要一副笑脸和他迂回的模样。

    他只知道自己这是装作在监视姜戚是否合格,因为当时的他一直给自己找借口,说自己只不过是跟出来看一下姜戚有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他想知道自己的秘是否尽职,却忘了自己当时双手紧握眼神如刃,似乎下一秒可以割开刘总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