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异国他乡,偶遇同类。
    唐惟回去后把自己打包带去的菜给了唐诗,后来唐诗一边吃一边问,“薄夜带你去的?”

    唐惟顿了顿,“是呀,怎么了?”

    唐诗眼神有些复杂,像是痛,又像是释怀,“这家餐厅……是我们结婚后第一次一起去外面吃,虽然吃到一半,薄夜被安谧叫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坐在餐厅里把点的一大堆东西吃完了。品書網”

    说完这个,唐诗自嘲地笑了笑,戳着碗里的东西,“当时还被人看了好久的笑话,出来约会被男方半路丢下,还是在这种高档的地方……可能我也算是个异类吧。”

    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看着薄夜离去,再一个人把所有的戏演到落幕的呢?

    唐惟愣住了,没想到这家餐厅背后还有这种故事。

    习惯和回忆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啊。

    现在想来,哪怕释然了,也还是会隐隐作痛。

    唐惟轻声道,“我没想到这会让你想起伤心事,如果你难受的话,那这些菜……”

    “没事。”

    唐诗笑着说,“和食物无关,何况我已经……放下了,再痛也只是过去了。”

    唐惟看着唐诗在那里吃夜宵,忽然间有些感慨,“薄夜其实那天夜里让我向你转达,他想你了,想重新和你在一起。”

    唐诗的目光有了‘波’澜。

    “不过我没敢直白说,所以用了那些话来试探你和他还会不会有未来。”唐惟坦白道,“妈咪,我尊重你所有的选择。”

    唐诗垂下眼睛,只是抓着筷子的手隐隐颤抖。

    有稚嫩的声音在耳边诉说,有个男人在时光深处的尽头等你,不知疲倦,时光蹉跎。

    可是她……如何给得起回应?

    “如果他死了,你会为他掉眼泪吗?”

    唐惟忽然间转变了话锋,又另一个角度问道,“毕竟,听说他的肾很可能还会出问题,若是有一天他真正地离开这个世界了,妈咪,你会难过吗?”

    “我会难过的。”

    唐诗终于正视唐惟的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我会很难过,很难过。因为那是我很用力爱过的男人。”

    有这句话足够了。

    唐惟咧嘴笑一笑,“能够得到你的承认,他可能这辈子也值得了吧。”

    深夜,所有情绪灰飞烟灭。

    ————————

    唐惟去办了出国的护照,又去找了别人一起来拍了试妆照,所有的一切结束以后,唐惟被薄夜接回了白城,唐诗正在家里等他,见他带着所有的合同和证件回来的时候,脸有些兴奋,“你一切都准备好了?”

    “嗯,下周出发去伦敦。”

    唐惟将合同递给唐诗,“瞧,这是和节目组签约的协议,你看看。”

    “薄夜应该帮你看过了吧?”

    唐诗接过来粗略地扫了一遍,薄夜肯定会帮着把关,估计合同也不会出大事。

    “嗯,我现在是节目组的签约艺人了,你可是小童星的妈咪了。”

    唐惟得意地看着唐诗,“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身价一下子超级高了?”

    “嗯。”唐诗看了眼薄夜,又对唐惟道,“我以你为荣。”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他们要飞往伦敦的日子,这天早是薄夜来接唐惟去的机场,唐诗站在‘门’口看着父子俩走,一时之间还有点恍惚。

    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他们居然能和谐相处到这个地步。

    了车,薄夜送唐惟去机场,一路和他‘交’代了很多事情,唐惟笑说,“我不会丢的。”

    薄夜说,“你要是丢了,我把整个地球翻过来,都要把你找出来。”

    “那么说好了。”

    唐惟伸出小手指和薄夜拉钩,“如果哪天,我消失了的话,你一定要找到我。一定要来救我。”

    “好。”不留余力。

    这一动作,竟像是一次预告。

    后来唐惟在异国他乡求救无‘门’的时候,那个男人如同天神降临,从风雨动‘荡’走来,将他稚嫩的手抓住,死死不放开。

    半小时后到达机场,导演组的人都在那里等候唐惟,看见他来,身后跟着威风凛凛的薄夜,一下子都放低了姿态,迎去领着唐惟去绿‘色’通道,“哎呀,唐惟小同学,你来啦。”

    “吃早饭了吗,我给你买。”

    唐惟被薄夜牵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站在那里跟一道风景线似的,周围的人路过都是屏住呼吸看的,因为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看起来气场很强大,不大敢随意招惹……

    “好帅啊……”

    “基因太好了吧。羡慕……”

    “小声点,感觉看起来好高冷……”

    唐惟去领了登机牌,要路过安检,薄夜送不进去了,站在那里看着唐惟跟节目组走,随后林辞跟来,压低了声音,“薄少,我们动手吗?”

    薄夜扬了扬眉,‘精’致妖孽的脸出现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动手吧。”

    ————————

    这天夜里落地,唐惟从飞机下来,已经从白城转移到了伦敦,一进入异国他乡自动有了一种很异的感觉,又新,又是因为孤身一人,还有些许萧瑟。

    主导演方海走在最前面打车,领着人去酒店入住,唐惟小小身板落在队伍央,酒店大堂里另外等着几个别的国家的小孩子,看见他们的时候都兴奋地冲来打招呼。

    “hey!”

    开口是一串流利的英,那些小孩身后跟着一堆经纪人,“你是那个叫做唐惟的小子吗?”

    唐惟应了一声,不动声‘色’挪开眼神,让方海帮忙办理入住手续,随后有个日苯的小男孩,留着小辫子,也用英问道,“我听说过你。”

    “谢谢。”

    唐惟回以英,随后换了个腔调改为日语,“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日苯的小孩惊了惊,下意识用他们自己国家的语言错愕道,“你会几国语言?”

    “三国。”

    唐惟笑着伸手,和他握了握,随后放下说,“日语也是自学的,所以并不‘精’湛,如果可以希望你教教我。请多指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