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简直神童,审核过关!
    然而没有人把叶惊棠的警告当一回事,他们甚至是觉得叶惊棠故意找‘门’来危言耸听,姜戚躲在韩让背后,看着叶惊棠无缘无故的闯入,有点害怕。35xs!

    害怕当初的噩梦重来,害怕他这一次这么做背后的用意。

    然而事实,叶惊棠也的确是因为荣南的事情,直接冲过来了——之前只是薄夜和他简单提到过什么,他并没有在意。

    当时当荣南联合星光传媒开始对他的公司造成影响的时候,叶惊棠一下惊了。

    荣南的身份远远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听薄夜说过,荣南有故意接近过唐诗和姜戚,所以心里放不下直接赶来了,谁知道姜戚一见面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承认他的确有‘私’心,因为太久没见到姜戚,所以叶惊棠才会想要亲自‘门’,否则他多的是拌饭来通知姜戚——只是,他似乎想她了,他想见她。

    然而他想念的下场,是看着姜戚躲在别的男人的怀里,折让叶惊棠火冒三丈,直勾勾看着眼前的韩让,“爱信不信,总之我话放这儿了,不把这话当回事,以后除了是可别来囚我!”

    叶惊棠越是愤怒,越喜欢口不择言。

    “我们不会出事,你还是好好地当你的大总裁吧,不用来多‘插’手我们的事情。”

    姜戚靠着韩让的背,坚定地说了一句,“叶惊棠,我一丁点都不想见到你。”

    我一丁点都不想见到你。

    叶惊棠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束箭刺穿了,不可置信盯着眼前的人。

    他放她自有,迎来的下场居然是她的冷酷无情。

    叶惊棠自然不会反省自己对姜戚造成的所有伤害,他只知道自己给姜戚自有,是他的宽宏大量,姜戚应该小心翼翼捧着,而不是如今这样蹬鼻子脸!

    可是现在韩让挡在姜戚面前,叶惊棠也做不了什么,‘门’特意来通知一趟像是自找没趣,男人咬牙,“姜戚,别给脸不要脸。”

    “同样的台词你说过很多次了。”

    姜戚红着眼睛笑得凛冽,“在你眼里我反正是个不要脸的,为什么还要再说这种无意义的话?叶惊棠,你可以回去了。”

    瞧瞧她如今翅膀硬的样子。

    叶惊棠冷笑一声,摔‘门’而出,丢下一句好自为之直接走了——他今天过来是个笑话。

    姜戚根本不会去多考虑他别的用意,只以为他是来伤害她的!

    倒是叶惊棠走后,坐在房间里的苏祁一下子眯起眼睛,荣南的事情他也有从薄夜那里得知,只是荣南突然间对叶惊棠下手,这让他有点意外。

    为什么会是叶惊棠?

    难道是……因为叶惊棠背后的身份?

    苏祁觉得这顿饭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有些事情需要和薄夜好好谈谈,但是唐诗在场,他不能表‘露’出别的情绪,所以只是表情变了变也没有别的行为。

    姜戚被韩让牵着手回来的时候,‘胸’口还在起伏,她喃喃着,“我不会再害怕他了。”

    若还是像从前一样乖乖屈服,那等于没有任何改变,辜负了那些对她好的人。

    但是唐惟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和苏祁的类似。

    小孩子似乎敏感察觉了有什么不对,当叶惊棠也被牵连那一刻,他好像懂了背后主使的用意……

    ******

    苏祁带着薄颜回去的时候,薄颜很乖地和每个人都说了再见,后来唐惟看着她走,跳下去拉着自己妈咪的手,“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去参加海选。”

    是什么使得唐惟一下子改变了主意,忽然间这么坚定地要去参加海选?毕竟他本来也不喜欢张扬。

    只是在面对唐诗怪的眼神的时候,唐惟立刻挂了小孩子的笑容,“我觉得好玩嘛,而且也能给自己争光,所以才想去。”

    这个理由似乎天衣无缝。

    唐诗没多说,却隐隐觉得唐惟似乎有什么变了。

    这一切都是在无声地潜移默化成转变的,谁都不曾料想未来会给他们开那么大一个玩笑。

    一周后,唐惟去参加海选的当日是苏祁带着他去的,唐诗给唐惟搭配了衣服,将他帅气的送了苏祁的车子,后来到达海选现场的时候,唐惟发觉,这里竟然是星光传媒的场地。

    星光传媒之前因为肖赫天的事情股票大跌,如今是想靠着这档综艺节目卷土重来吗?

    唐惟进去面试的时候,苏祁一路陪着,后来那些人听说是苏祁带来的小孩子,一下子给他开辟了绿‘色’通道,恭恭敬敬迎着唐惟进去,一进去,看见了坐在里面的面试官。

    央是福臻。

    唐惟听说了福臻的事情以后,不是很想看见福臻,但是现在不得已还是挂出一副笑脸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对着福臻轻笑。

    那一刻,福臻竟觉得这个小孩子虚伪到了成年人都无法匹及的地步。

    年纪轻轻知道虚与委蛇。

    后来几个评委团看见唐惟的时候,都是眼睛一亮,觉得这个小男孩的‘精’神似乎很好,眼神也和别的小孩子不一样,或许是个可造的人才,开始按照流程走那一套。

    所有的问题,唐惟统统对答如流,甚至连某些哲学方式的问题他都以接下,并且给出符合小孩子思维的,又不缺乏逻辑‘性’的答案。

    众人皆惊,“请问你……你家的家教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能够培养出这样一个可以称之为天才的孩子?

    福臻也被唐惟眼里的成熟从容吓到,唐惟的才能已经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

    甚至主审官直接拍着桌子站起来,“我决定了!要你了!迄今为止最令我觉得惊喜的神童!”

    一听到主审官都这么发言了,剩下几个纷纷跟着附和,“对啊对啊,不如你吧,之前几个都不如你。”

    唐惟站在那里,静静接受一堆人的阿谀奉承,小脸始终挂着坦然,乍一眼看过去,和薄夜的冷静理智有点相似。

    尤其是其一个审核官喃喃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长得像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