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她很怕狗,曾被追咬。
    薄夜想到这个,又想起了唐诗,这几天似乎一直都和唐诗待在一起,班都是视频会议,傍晚找她遛狗,好像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35xs

    不着急占有,不舍得染指,或许他正慢慢学着如何去尊重,去真正喜欢一个人。

    只是苏祁这阵子不高兴了。

    听说薄夜都在唐诗家旁边买了房子,苏祁这天接了薄颜放学对她说,“这几天带你去那个阿姨家里玩。”

    薄颜知道阿姨指的是唐诗。

    她眼睛亮起来,“哇!漂亮阿姨家里嘛?那我又可以见到小哥哥了。”

    苏祁又贼兮兮地拉着自己‘女’儿,“还有,我跟你商量一件事。”

    薄颜眨巴眨巴眼睛。

    她慢慢张开,瞳仁的颜‘色’已经明显和同龄人不一样了,那一圈浅浅的灰绿‘色’的虹膜太过惹眼,已经不少人在暗地里打听她是不是个‘混’血儿,只是薄颜没有自我发觉。

    “我以后多带你去漂亮阿姨家里……你呢,多和唐惟打好关系,然后……”苏祁顿了顿,“记得在漂亮阿姨和唐惟那里多说说我的好话懂不懂?”

    薄颜是他的助攻!僚机!

    薄颜一听,小姑娘笑着捂住嘴巴,“呀,叔叔你是喜欢漂亮阿姨吗?”

    苏祁白皙的脸闪过一丝红晕,随即恶狠狠地应道,“是啊!喜欢!怎么了!”

    薄夜那条老狗居然趁这种时候下手,真是没有一点素质!

    苏祁咬着牙说,“这周去找漂亮阿姨玩!”

    薄颜娇俏地笑着,“好呀好呀,那我会帮你多说好话的。”

    “这才乖嘛。”

    苏祁伸手按在薄颜的脑袋,触及到她柔软的发丝,男人的心里某个角落也突然间一软。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边的小姑娘,觉得有些恍惚。

    薄颜那双眼睛的事情迟早瞒不下去,到时候……他又要如何和薄颜来解释这一切呢?

    她的母亲已经……彻彻底底地消亡在了那场爆炸案件里,死状惨烈,灰飞烟灭。

    苏祁眼神沉了下去,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

    这周末苏祁带着薄颜去了唐诗的家里,彼时正好唐惟在家做作业,听见敲‘门’声去开‘门’,看见苏祁的时候还是一脸惊喜,一旦触及到了身后那个小姑娘,他直接把脸一拉。

    “你怎么来这里了?”

    薄颜有些兴奋,没有察觉出唐惟的抵触,“我来找你玩呀——”

    “闲着没事找我玩干嘛?”

    唐惟不耐烦地站在‘门’口,似乎并没有让他们进去的打算。35xs

    薄颜还是没有察觉,红扑扑的脸都是笑意,“次你说了,周末可以过来找你玩的。”

    啧,自己好像次的确是答应了这个拖油瓶。

    唐惟没办法,只能请他们进来,然后喊了一声。“妈咪,苏叔叔带着薄颜过来看你了。”

    唐诗在房间里看韩剧,拉开‘门’的时候小夜夜先她一步冲了出去,结果到‘门’口看见了苏祁,哈士居然像是要保护家里人一样对着苏祁嚎叫了几声。

    薄颜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唐惟身后躲,唐惟还没反应过来,“不是一条狗,你装什么呀?”

    “我没装……”薄颜瑟瑟发抖,“我怕狗……我最怕狗了……”

    唐惟皱眉,使劲把她从自己身后抓过来,可是薄颜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拼命挣扎往后缩,“我不要你干嘛……”

    “哈士你都怕,它又不是狼!”

    唐惟话音刚落,小夜夜摆出一个很蠢的姿势偏着脑袋,看见薄颜还吐吐舌头摇尾巴。

    “看见没?哈士这种狗有什么好害怕的,又不是斗牛犬或者大型犬。”

    唐惟还喊了一声,让小夜夜更靠近他,岂料这么一来,躲在他背后的薄颜挣扎地更加厉害了,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别过来……我真的害怕狗……”

    “你到底是不是装的啊?”

    唐惟对薄颜无语了,转过身去却对薄颜通红的眼睛,一下子有些愣住。

    “你……”你是真的,在怕狗?可是这句话唐惟没问出来,下一秒薄颜哇的一声哭了,‘弄’得他措不及防。

    唐诗走出来,看见薄颜被自己儿子‘弄’哭了,还问了一句,“你怎么欺负人家小姑娘了?”

    “我没有……”唐惟一指小夜夜,“是哈士把她‘弄’哭的!”

    小夜夜:……mmp关本狗屁事?老子多委屈。

    唐诗很心软地给薄颜‘抽’了一张餐巾纸,苏祁在一边也有些意外,“我不知道你怕狗。”

    “我……”薄颜‘揉’着眼睛,喃喃着,“我妈咪以前……会放狗咬我……会让它们追着我……让我被一群狼狗包围……”

    所有人都怔在原地。

    薄颜红着眼睛,放下手,努力想让自己不害怕,用力克制着冷静,“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本能会害怕狗……因为我以前真的很怕很怕它们咬我,我妈妈一直这样对我……”

    安谧竟然还……还对一个小孩子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多小的孩子,居然用狼狗恐吓她!

    唐惟心里不是滋味,看着薄颜的童年亲手被安谧摧毁,看她年纪轻轻这样担惊受怕,他觉得他应该同情薄颜——可是薄颜是安谧的‘女’儿,他做不到可怜她。

    倒是唐诗,想到安谧最后死去的样子,又想起她活着时候的作恶多端,忽然间觉得感慨,伸手‘摸’了‘摸’薄颜的脸,“别怕,现在已经没人会放狗咬你了,你抬起头来。”

    她的声音那么温柔那么好听,自己原本的妈妈,要好听太多倍。

    薄颜试着抬起头来看小夜夜,眼里还是带着恐惧,眼前这条狗,和狼特别像。

    小夜夜:……我只是长得像狼而已,我他妈可蠢萌啦!

    它偏着舌头摆了个特别傻的表情,然后对着薄颜哈了两口气。

    “瞧,它不会咬你。”

    唐诗循循善‘诱’,“如果可以克服的话,你还可以伸手‘摸’‘摸’它。”

    小夜夜依旧是傻兮兮的那张脸。

    薄颜试探着伸出手,在它的额头轻轻碰了一下。

    小夜夜耳朵前后抖了抖,哈出一口气来,表示蛮喜欢眼前这个姑娘。

    这一下,薄颜的眼里重新闪闪发光,“哇……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