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罪该万死,她是活该!
    安谧自杀的消息传到了唐诗耳朵里的时候,她正在和薄夜一起遛狗,没想到这个事情这么突然。35xs品書網

    唐诗脚步一顿,牵着小夜夜也停住了,薄夜有些疑‘惑’,“她自杀?”

    唐诗看了薄夜一眼,“怎么了?”

    “安谧应该不会……”薄夜眼闪过一丝警觉,“是有人把她杀了,然后伪装成自杀。”

    “是吗?”

    唐诗听了薄夜这么说,牵着小夜夜往回走,“那为什么……她会写遗书?”

    薄夜的表情深沉下去,看着天边的晚霞,喃喃着,“或许……安谧已经料到了自己会被荣南派人在监狱里暗杀的最后下场,所以也准备好了遗书,若是死了,她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唐诗一震,居然会是这种可能。

    可是第二天更加出乎他们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载着安谧尸体的运尸车遭遇事故,发生爆炸,驾驶员逃出来了,然而车子却连同安谧的尸体一起当场烧成了灰,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这事情被曝光的时候,络一片叫好声。

    老天有眼!看不下去了这个作恶多端的‘女’人!

    活该!死了也别给她留全尸!她不配安心入土,她该碎尸万段!

    真是出了一口恶气啊,一想到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死得这么轻松,觉得便宜了她,该这样!

    真是苍天好轮回!死了也不要放过!这种人该下地狱!

    我觉得她应该全家都去死,被爆炸炸死!

    唐诗浏览着最新的新闻,看到大家在的讨骂声,面无表情地看完以后,收起手机叹了口气。

    此时此刻她坐在薄夜新买的那套离她家很近的独立公寓里,小夜夜正嚣张地在沙发踩来踩去,她将手机的新闻读给薄夜听,随后道,“果然应证了你的推理。”

    安谧的死不是个意外。

    是有人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连她的尸体,都没放过。

    虽然唐诗觉得这个人或许还能顺带连她的仇一起报了,不过这种躲在暗伺机行动的方式实在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或许哪天,被这样强制消失在世界,不留一丝痕迹的人会轮到你自己。

    薄夜也知道新闻了,眉头死死皱在一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虽然群众觉得是为民除害,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来稍微调查一下?好歹这也是重犯的车子无缘无故爆炸了……”

    唐诗顺着薄夜的思路往下想,“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个人的身份很可能很强大,能够压制住有关部‘门’出手调查?”

    薄夜猛地看了唐诗一眼。

    唐诗被自己说出来的这句话吓到了,既然如此……那么到底多大的后台,才能够将所有的手段控制到这个地步?

    不寒而栗……

    而此时此刻,‘私’人卧室里,荣南正浏览着手下送来的消息,“解决掉安谧了么?”

    “是的。”

    属下单膝下跪,“阁下请放心,所有安谧身的秘密已经统统伴随着她的死亡再也不会被人发现了。”

    连尸体都销毁了,薄夜他们根本什么信息都挖不到了!

    荣南冷笑,“死不足惜,也算是我送给这个背叛者最后的礼物。安谧这种贱‘女’人,活该落得这种下场。”

    属下没说话。

    荣南又道,“近日唐诗他们有没有什么行动?”

    “没有。”

    属下低着头,恭敬而谦卑,“唐诗好像什么都不知,不过薄夜似乎有猜透您的行为。他还曾经追踪到了我们的地址,不过最后被我们拦截了……那个男人的黑客手段不低。”

    “真是个有意思的男人。”

    荣南眯起眼睛,“能够达到我这种高度的,可能也只有薄夜,想想要把这样一个人才彻底扼杀了,或许也是一种损失。”

    “阁下,您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了吗?”

    属下忽然间问道,“薄夜算和你作对,可他也是……”也是海城的人啊。

    荣南闭眼睛,手指死死攥在一起,像是经历着一场挣扎和浩劫,过了许久男人才重新把眼睛睁开,那眼里漆黑一片如同深渊,他一字一句道,“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哪怕踩着血债累累森森白骨而,他也要……把那个人带回来。

    “福臻那里,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属下又问道,大概是在提醒荣南还有这个人的存在。

    “无碍。”荣南皱着眉头,“他要七宗罪,我也要七宗罪,我们目的一致,暂时还不用撕破脸。”

    “最近福臻缩在的星光传媒的股票,跌的很严重。”

    属下下意识说了一句,“需不需要我们……”

    “可以。”

    荣南站起身来,“多入内幕股,把他们挽救回来,福臻还有用,在最后对抗薄夜的时候。”

    得到了所有命令的下人恭敬起身随后退下,荣南看着房间里的落地窗,掏出手机,锁屏是一张被模糊了的小脸、

    大抵是因为这张旧照隔着的年数已经太过遥远,所以显得画面都有些模糊。

    “七宗罪……”

    荣南一字一句,“丛林也好,风神组也好,我要你们把欠我的……统统都还回来!”

    这天夜里祁墨和洛凡猛地从‘床’惊醒,两个人冷汗淋漓,彼此抬头的时候,看见对方苍白的脸。

    祁墨喃喃着,“我……我梦见贪婪了……”

    那个已经死去的少年。

    洛凡没说话,他向来不擅长言语,但是脸也是呆着少见的紧张,“我也……”

    正巧这个时候,白越的电话打来。

    “r7cky?”白越还是用代号称呼祁墨,喊了一句,“我……我刚刚心跳特别快,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害怕你们出事,所以……”

    “我没事。”

    祁墨喘了几口气,跳下‘床’,看着窗外,“我和ventus也做噩梦惊醒了。”

    他顿了顿,“我们梦见了贪婪。”

    白越眸光深沉,“贪婪会不会和我的预感有联系?”

    “不清楚。”

    祁墨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事情暂时不要和薄夜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七宗罪和唐诗,有牵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