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安谧认罪,罪无可恕。
    施糖死了,静静躺在那里,带着对安谧所有可念不可说的感情。!

    她到最后都没有完完整整对安谧说出我爱你那三个字,她对她的爱已经超越了这世界任何一种感情的存在,甚至凌驾于生死之。这或许是安谧黑暗人生里唯一的幸事——被施糖用这样浓烈又万全的感情所爱着。

    这天下了一场大雨,安谧在雨歇斯底里,所有的意识灰飞烟灭,她红着眼眶一遍遍喊着施糖的名字。

    雨停后,血被冲刷的一干二净,唐诗和薄夜前,眸光淡漠看着她。

    安谧坐在地抱着施糖,两眼无神,现在哪怕唐诗一刀把她杀了,她都觉得是解脱,“你还有什么想对我做的吗?”

    身边人走了,而她却被遗留在这个世界,这才是最残忍的。

    唐诗,你杀了我好了。反正你不是恨死我了吗,干脆给我个痛快,我也不想做人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唐诗说,“起来。把自己收拾干净,然后给施糖下葬。”

    那一刻,安谧眼里终于有了光亮,不可置信看着唐诗的脸,随后嘴‘唇’蠕动着,两行热泪再次朦胧她的视野,“你……你要帮我……给施糖下葬?”

    她……她作恶多端……唐诗却愿意,给施糖下葬?

    唐诗握紧了拳头,声音冰冷,“不要自作多情,我只是不想让施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太过难看。35xs”

    可是话音刚落,安谧又是一声重重的磕头在唐诗面前,全身‘抽’搐着,她哭得不能自已,似乎是真的痛彻心扉地悔悟过,别的一个字都没说。

    这两次磕头,足以证明太多。

    唐诗觉得‘胸’口浮起一股令人窒息的压抑感,扭头去看薄夜,薄夜像是能想到她的念头一般,轻声道,“我尊重你的一切选择,如果有需要,我会帮忙。”

    ————————

    施糖的遗体在第二天被火化,下葬当天安谧对着墓碑再一次崩溃大哭,直到眼角流出血泪来,她的世界直接失去了光明。

    她将自己哭瞎了。

    唐诗看着她眼角的血泪,忽然间觉得这像极了当初施糖倒在血泊里抬手,想替安谧擦眼泪,却一不小心把血染在她眼睛的模样。

    下葬完有警察过来将安谧带走,安谧一脸平静,接受了全部的拷问,内心枯萎,眼神死寂。

    后来安谧将一切悉数全盘托出,包括对唐诗的所作所为,以及幕后的黑手消息,一时之间全城哗然,原来当初安家的安谧,居然是如此心肠歹毒之人!

    唐诗坐在法庭席,表情淡漠,经历了太多,她内心已经没有了‘波’澜,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她没有什么可以多求的,那些本该属于她的清白,终于都彻彻底底归位了。

    安谧的判决书下来,她被人带走,唐诗离开法院,站在外面看着一片大好的‘春’光。

    薄夜来到她身边,试探着,抓住了她一缕发丝。

    “其实我应该和安谧站在一起接受所有的制裁。”薄夜低笑几声,像是自嘲,“我也是安谧的共犯。”

    虽然他是被‘蒙’在鼓里那一个,可是当初也是经过他的手,才对唐诗造成了伤害。

    唐诗白皙的脸出现了一丝复杂的情绪,随后她问薄夜,“你觉得安谧可怜吗?”

    “我不觉得她可怜。”薄夜说,“我也不觉得自己可怜,一切,都是轮回。”

    “可我觉得她可怜。”唐诗淡淡地说着,“虽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我还是觉得她可怜。尤其是最后,看见那个高傲又恶毒的安谧,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演戏,都在欺骗人心的安谧,居然不顾尊严跪下来冲我磕头那一刻,我才知道……”

    唐诗顿了顿,缓慢地把话说完,“施糖一死,安谧的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吧。”

    薄夜想伸手‘摸’唐诗的脸,还是克制住了,“唐诗,你的心特别硬,可是……你也特别容易心软。”

    当被背叛被欺瞒的时候,唐诗的心像是石头一样,冷到捂不热,但若真的见到了……真实情绪走投无路宣泄的时候,她也会对这样的感情做出认同。

    唐诗望着天空,喃喃着,“因为啊,安谧那家伙最后的悲伤,都已经用力到溢出来了啊……”

    她原本以为这一切结局,是安谧拼命挣扎最后不甘落,或者说她自己选择和大家鱼死破同归于尽——偏偏没想过是这种惨烈的,疼痛的,以一条生命的离开为终结的方式,才被拉下帷幕。

    唐诗忽然间在想,那个叫做施糖的‘女’人,可以将她的表情和动作模仿的入木三分,那么施糖平时……又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在模仿唐诗的呢?

    为了成为安谧手的刀,她不惜扭转自己所有的喜好,彻底换掉原本的灵魂,变作另外一个人。

    尘世有无数令人觉得动容的爱,或许这也是一种。

    虽然它肮脏龌龊,却从地狱烈火里倔强绝望地开出了‘花’。

    原来所有可恨的人,到了最后……都是一无所有的可怜的人。

    唐诗沉默,觉得自己似乎从施糖死去一事里看透了太多,有的感情不好好珍惜,真的失去的时候,或许才会天崩地裂。

    薄夜看着唐诗脸的表情,忽然间笑了几声。

    唐诗有些疑‘惑’,“你笑什么?”

    “我笑我自己……没喜欢错人。”

    薄夜忍不住,还是去扯了一下唐诗的脸,放下一切坦然道,“你啊,真是值得让人喜欢啊。”哪怕付出一切在所不惜。

    唐诗也笑,“薄少真是谬赞我了,担当不起。”

    “别啊。”薄夜忍不住了,还是想对唐诗说,“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真的……很抱歉。”曾经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情,虽然一切落幕了,可是伤痕还是存在。

    唐诗眯眼笑了笑,声音美好优雅,还是记忆里那温柔的模样,“别抱歉了,抱我吧。”

    ————————

    施糖的头七过后,安谧在监狱里咬舌自杀,写血书留下寥寥数字。歪歪扭扭,一个瞎子的字迹,大抵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愧对世人,宁愿做鬼。生生世世,陪伴施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