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作恶多端,下场很惨!
    所有人都怔住了。!

    连着向来不动声‘色’的丛杉都没想到唐诗能做出这种选择。

    薄夜也没想到唐诗会站起来,甚至会想要亲自面对安谧。

    而唐诗,只是直勾勾看着薄夜的脸,“我和安谧之间的账,还没彻底算清。正好趁这次机会,我需要和她好好见一面。”

    “你一个人去没事吗?”

    韩让担忧问了一句,唐惟也起来抓住了唐诗的手,“妈咪……”

    “没事。”

    唐诗低头看了唐惟一眼,随后还是选择面对薄夜,“你能带我去吗?”

    薄夜眸光变了又变,最后猛地握紧了拳头,答应唐诗,“好。”

    后来唐诗先出‘门’去,姜戚看着薄夜跟在她身后也要走,喊了一声薄夜。

    薄夜愣住,回头。

    姜戚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薄夜……这次,不要再辜负唐诗了。”

    不要再选择安谧了。

    大家好不容易重新开始接受你,你……可千万不要让我们寒心啊。

    薄夜眼神一沉,盯着姜戚的脸许久,才哑着嗓子应了一声,随后跟着唐诗出‘门’。

    深夜还是有些微凉,薄夜快步跟了唐诗路灯下的背影,‘女’人低笑一声回头,于亿万星辰回眸望向薄夜。那一眼,令天地万物失‘色’,月光和星空都成了背景陪衬,她轻笑着,或许还带着些许嘲讽,问薄夜,“如果安谧坦白承认了一切,你会如何面对呢?”

    薄夜前,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眼神从始至终无认真地落在唐诗的脸,她此时此刻美得像一幅画。

    他替她拉开车‘门’,才道,“该怎么做怎么做。”

    不要逃避,也不要挽回,过去的伤害让它们切实的存在,未来,能否陪伴唐诗,都且看命运的安排。

    他,不会给自己多说一句辩词。

    唐诗似笑非笑咧嘴,薄夜有些看不懂她脸的深意,只是‘女’人下一秒钻入车沉默,他也只能无声地发动车子,朝着红梅山庄开去。

    安谧还被他软禁在红梅山庄,不知道这次突然之间作妖又是为何,到底是谁给谁设下圈套。

    半小时后他们到达红梅山庄的入口,林辞也等在那里,看着他们来,着急地迎前,“医生已经稳定住了安谧的情况,手的确割得很深,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她要割腕。35xs”

    薄夜皱眉,“你觉得动机是什么?”

    “我觉得……”林辞看了一眼跟过来的唐诗,最终还是咬着牙说了,“最近薄少您为了唐诗,让肖赫天身败名裂的事情传到了安谧小姐的耳朵里,所以她可能受了刺‘激’想要自杀,但是她的自杀并不是真的想离开世界,或许只是为了重新得到您的注意,并且拿身的机密来以及暗示您过来找她。”

    林辞把这一长串的分析说完之后,薄夜冷笑着挑眉,“所以事实是跳梁小丑想要最后挣扎一下来试探我对她的态度?”

    林辞恨不得给薄夜啪啪鼓掌了,你说现在转了‘性’子的薄夜脑子都跟着灵光了,想想以前薄夜的不争气,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怼他脸,现在居然什么套路都瞒不过他,进步何止是一点两点!

    唐诗下意识问了一句,“安谧之前被软禁的时候,状况如何?”

    “‘精’神状态一直不稳定。”林辞恭敬地说道,“她似乎有很严重的癔症,所以法律很容易钻空子,你也知道,很多人靠着神经失常的接口逃脱制裁,薄少一直在搜集可以制裁她的决定‘性’证据,然后我们发现——”

    林辞顿了顿,看了薄夜一眼,意思是问他能不能继续把他们的秘密说下去。

    薄夜使了个眼‘色’,示意林辞继续,唐诗又不是外人。

    林辞清了清嗓子便往下说,“我们发现,安谧背后还有人,除了福臻……还有另外一个,更加高深莫测的男人,这个男人掌控着一切,连安谧都是被利用的棋子,我们目前所看见的,或许只是冰山一角……”

    唐诗有些不可置信,这一切,都还是只是一个开端?

    “先去看看。”薄夜做了决定,“安谧这条命还得吊着,不然若是安谧真的死了,他们很可能会有别的大动作,到时候我们都来不及防备。”

    “您跟我来。”林辞领着薄夜和唐诗进入山庄,穿过条条‘花’丛走廊,来到一栋别墅‘门’前,这里只能从外面通过遥控打开,里面根本没有任何的开关或者把手,被关在这里像是‘插’翅难逃的鸟,所有的窗户外面都有着栅栏,哪怕装修得再好,唐诗一踏入,都有了一种即将要窒息的感觉。

    这是个牢笼,让人喘不过气的牢笼。

    安谧躺在里面,正在挂吊针,有人说了一句,“薄少来了。”

    原本还双目紧闭的安谧,一下子睁开眼睛,立刻坐起来看着薄夜,发现真的是他的时候,脸都是惊喜——“夜哥哥,你来了,我知道你还爱我……”

    安谧或许已经没有任何理智了。

    她陷入了一种薄夜还是爱她的自我洗脑里,不让任何人反驳。

    薄夜站在那里没动,眼神冷漠,似乎在看一个,和自己无关的路人。

    安谧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欣喜变成了一团死灰,在看见薄夜身边唐诗的时候,她一下子发出一声尖叫——

    “你这个贱‘女’人!”

    安谧摔下‘床’来,冲唐诗直奔而来,跌跌撞撞如同疯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只有我和夜哥哥才能存在的童话王国,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唐诗被薄夜拦在身后,眯眼笑得嘲讽,“当然是来看你笑话啊,安谧。”

    当初作恶多端的时候,可有想过会有如今这个下场?

    安谧尖锐嘶吼,“是你,是你抢走了我的薄夜,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你闹够了没有!”

    薄夜无法忍受下去,一声呵斥,“用尽心机只是准备了这些表演吗?安谧,你的手段倒是不如从前了呢。”

    安谧一下子慌‘乱’了,装作无辜,“夜哥哥,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是真的很想你,所以才用这个方法把你喊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