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安谧自杀,要他选择!
    唐诗和薄夜说起过这件事,后来薄夜有一次去接唐惟的时候,试探着问了唐惟一句,“你有多讨厌薄颜?”

    唐惟整个人登时炸‘毛’,“最讨厌!没有之一。!”

    薄夜一边开车,一边疑‘惑’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随后喃喃着,“那你还能接受她来找你?”

    唐惟想也不想反驳,“你不是还在追我妈咪嘛,我妈咪也没多喜欢你。”

    薄夜感觉被自己亲儿子扎了一刀,气得说话都不顺畅了,隔了好久,啪啪按了两下喇叭,“你懂什么,我和你妈咪之间的事情,能和你跟薄颜一样吗!”

    唐惟一本正经地说,“难道不是吗?薄颜对不起我,你也对不起我妈。”

    薄夜噎住了,头一次居然被自己儿子教训了,一时之间竟然无话可说,隔了好久他刚打算开高架,被人拦了下来。

    是个年轻的警察,看样子刚阵,把薄夜的车子指挥到了路边停下,随后他敲了敲薄夜的车窗,“先生,出示您的驾驶证行驶证身份证。”

    薄夜有点愣住,看着眼前那个男人。

    ‘交’警又说,“先生——”

    薄夜总算回过神来了,嘿册那,他居然被人给拦了!

    “我犯事儿了吗?”

    “我们这边市心,禁止鸣笛。35xs”‘交’警态度还很耐心,“您刚才按了两下喇叭。”

    唐惟在一边很不给面子地大笑,“爹地,你犯‘交’规了。”

    薄夜脸都青了,想他堂堂豪‘门’阔少,什么时候丢过当街被‘交’警拦下扣分的脸?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你要扣我的分?”

    “对的。”‘交’警义正言辞,“不能因为您是权贵,欺软怕硬。”

    嘿,倒是个‘挺’有公道心的。

    薄夜多看了他几眼,顺路记下了他‘胸’口的工号牌,‘交’警也发现了他这个动作,以为薄夜是要记着他的铭牌回去给他穿小鞋,但是此时此刻,只要站在这个岗位,他必须保证公平,于是硬着头皮扣了薄夜的分,让薄夜签了字,才放他走。

    薄夜将车子开回正规,父子俩从后视镜里看那个‘交’警,随后对视一眼。

    唐惟道,“是个很有责任心的警察。”

    薄夜也说了一句,“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他未来‘挺’有作为的。”

    然而大家都只当做这是一部小‘插’曲罢了。

    父子俩都没想到,后来再见,这位‘交’警站在城市央,撑起整片废墟残骸,如同人类末日的最后一名守护者——顽强地坚守在这个卑微渺小,却无伟大的岗位。35xs

    ******

    这天夜里薄夜带着唐惟去了新家,是由唐诗全权负责装修的那套独立洋房别墅,推‘门’进去的时候,唐诗等人已经在里面了,看见唐惟,姜戚来拥抱他,“你总算放学啦!”

    “是的。”唐惟甜甜地哄姜戚开心,“戚戚姐姐今天的妆真漂亮。”

    “哟,小嘴真甜~”姜戚带着唐惟去了厨房,唐诗的‘腿’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正好薄夜新房子装修好,大家一起来新家吃第一顿晚饭,随着日子的增长,他们对于薄夜的偏见已经慢慢有了改观。

    人都是会变的,再根深蒂固的东西,都有被彻底摧毁的那一天。

    “哇!乌骨‘鸡’!”

    唐惟惊喜地喊了一声,“我喜欢!”

    “是吗?”韩让‘摸’了‘摸’唐惟的脸,“帮我把酸梅汁端出去,喊你妈妈可以坐下了。”

    “谢谢韩让哥哥下厨。”唐惟眼里亮晶晶的,“我妈咪和戚戚姐姐两个‘女’人厨艺加起来都没有你好!”

    “得了得了,知道拍马屁。”姜戚又领着唐惟出去,外面薄夜已经在桌子边坐好了。

    后来韩让下坐的时候,大家都举起了杯的饮料,祁墨和洛凡也来了,尤金和克里斯倒是因为工作忙赶不及,不过人数也不算少,把丛杉算在内也有八个人,大家坐满了红木桌,一起喊了一句干杯。

    “哇!我真是……几百年没和你们坐在一起吃饭了,像过年一样。”

    姜戚兴奋地说了一句,“尤其是薄夜!我特么一年前还觉得你是个臭渣男,现在看看你好像还是可以的。”

    薄夜开玩笑说,“那我是不是要感谢你的肯定?”

    “不了不了。”姜戚摆摆手,“我肯定是没用的,得唐诗肯定对不对?”

    薄夜看向唐诗,唐诗立刻把眼神挪开,“陈年往事别提了行不行?”

    她说的不提,言下之意也是,要说原谅,也其实不可能。

    薄夜眼神暗了暗,唐惟倒是在一边啃着乌骨‘鸡’的‘鸡’翅,砸吧砸吧嘴道,“戚戚姐姐你也该和韩让哥哥结婚了,我们大家都大结局了,才算圆满。”

    姜戚表情一顿。

    结婚?

    多么久远的一个词啊,她配得韩让吗?她心里……还有叶惊棠的存在吗?

    姜戚低头自嘲笑了笑,这果然还是一场梦,梦醒了,大家都要分道扬镳。

    后来吃到一半薄夜接到一个电话,原本气氛还是一片活络的,他忽然间脸‘色’一变。

    林辞在对面喘着气说,“安……安谧小姐割腕自杀,说除非见您一面……她说您肯定有什么想知道的消息在她身,您不出面,她死。”

    薄夜眼睛一眯,“这是她原话?”

    他的声音太过低沉,导致旁边的唐诗察觉出了什么不对,放下筷子来看薄夜。

    薄夜还是那张冷漠的脸,只是在听完林辞那些话语之后,脸的表情越来越可怕,眉‘毛’皱在一起,随后挂了电话,薄夜起身,顺手拿起手机,“我有事出去一趟。”

    “等一下。”姜戚喊住了薄夜,“方便问一下是什么事吗?”

    薄夜没去看姜戚,却直直对了唐诗的眼睛。

    男人抿‘唇’许久,终是选择坦白,“安谧那里……有点情况。”

    姜戚差点把桌子掀翻,“安谧?!你现在放下筷子丢下我们,为了安谧?!”

    “不是……”薄夜压低了声线,“有点难以解释,当我回来把事情都解决了……”

    “我和你一起去。”

    唐诗忽然间站起来,声音淡漠却很坚定,“我是时候亲自见见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