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做个试验,太难喝了!
    我好爱你。品書網

    这四个字,惊起万千荒洪。

    唐诗怔怔地看着薄夜红着眼眶转过头来,随后他说,“那个……我不会阻拦你寻找幸福,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我只是想陪着你,哪怕只是朋友。所以……你能不能,不要赶我走?”

    心理防御这么直接塌陷了一块,唐诗从来都没想过,有朝一日,那个高高在呼风唤雨的男人,会这样像个孩子,低下头来,轻声对她说,能不能不要赶我走?

    唐诗差点也跟着哭了,捂住嘴巴,红着眼眶摇摇头,薄夜一看心疼,立刻去找餐巾纸,手忙脚‘乱’的时候,有人从外面拉开他们车的‘门’,asuka一眼看见唐诗眼眶通红,当场指着薄夜骂,“好你个臭不要脸的渣男,居然又把我‘女’神‘弄’哭了!”

    薄夜差点被asuka气到吐血,然后看见asuka一下子把唐诗拖出去搂在怀里,然后做了个要枪毙薄夜的动作,对着唐诗道,“‘女’神不要慌!有我在,薄夜肯定不敢伤害你。”

    薄夜觉得现在要是自己手里一把刀,肯定分分钟把asuka削死!

    他好不容易跟唐诗关系缓和呢!好不容易唐诗有那么点触动呢!asuka一来把什么都打破了!!

    白越在一边察觉到了薄夜的吐血,憋笑憋到快要喘不过气,后来把唐诗送去,白越全程在后面很不给面子地笑,惹得唐诗频频回头看他。

    白越捂着肚子摆摆手,“没事没事,唐诗你注意安全,轮椅会用了吗?”

    他们把唐诗的轮椅折叠起来放在车子后备箱了,这会儿唐诗落地的时候又架了出来,asuka把唐诗放在面推着她往前,薄夜说,“你抢我活儿干嘛?”

    asuka振振有词,“想得美,不要靠近我的‘女’神,你这个让我‘女’神流泪的臭男人。”

    薄夜平白无故被骂了一顿,觉得自己还有点冤屈,但是抬头看见唐诗静谧温柔的侧脸,又觉得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像是整个世界都宁静了。

    后来asuka带着唐诗从电梯里出来,摁了‘门’铃,出来开‘门’的是姜戚,看见唐诗身边一群人的架势,吓了一跳,“出什么事情了?”

    “我们把她从星光传媒带出来了。”白越言简意赅,“以后也没必要再去了。”

    姜戚警惕地看了唐诗一眼,确认她身没伤之后,才说了一句,“发生什么事了?”

    “石婳和肖赫天。”薄夜在那里报了两个名字,“是次让那个广告牌砸下来的主谋。”

    姜戚瞪大了眼睛,随后气得说话都不顺畅了,连着骂了好几句话,“畜生……”

    这是要唐诗的命啊!

    姜戚迎了他们进屋,因为薄夜出手帮忙导致对他慢慢改观,还客气地问了一句,“喝什么?”

    “都行。”薄夜看了一圈屋子,随后没有发现自己的哈士,果然从唐诗屋子里听见几声狼嚎,唐诗笑着说,“它又被我关在屋子里了。”

    姜戚去给小夜夜开‘门’,哈士如同一条脱了缰的野狗一样猛地扑出来,势如闪电,直直扑在了薄夜身!

    薄夜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被这条狗按在了沙发,小夜夜对着薄夜伸出舌头一顿‘舔’,对准薄夜的脸,薄夜连着喊了几声不要动,小夜夜跟没有听见一样,兴奋地摇着尾巴,不停地哈着气。

    薄夜笑着推开它,它又缠来,从薄夜胳膊下面把头供过来,顶起薄夜的手臂,意思是让他‘摸’‘摸’它。

    唐诗没见过这条哈士跟人这么亲近的时候,坐在轮椅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喊了一句,“小夜夜?”

    小夜夜扭头看了眼唐诗,然后还是窜到了薄夜身边。

    “……”得了,这是条养不熟的白眼狼!

    韩让出去办事了,唐惟今天有晚自习,家里原本姜戚一个,她一个人闲着榨了果汁出来,分给各位,一开始大家当做她热情好客,直到喝下之后含在嘴里看见姜戚那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几个人心里咯噔一声。

    然而来不及了,那个味道已经顺着喉咙往下……让他们深刻领略了一把什么叫做……黑,暗,料,理。

    唐诗被姜戚自制的果汁给恶心地差点喷出来,‘花’了好大的力气保持住自己的形象,哑着嗓子问了一句,“这什么东西?”

    姜戚笑眯眯地说,“果汁啊。”

    薄夜嗓子眼都开始疼了,“为什么味道……这么特?”

    白越是医生,喝习惯了养生的东西,偶尔也会遇到苦的,但是没喝过这么难喝的,不可置信问了一句,“这里面有苦瓜和芹菜?”

    “咦,真聪明。”姜戚打了个指响,“还有圣‘女’果,橙子,百香果,火龙果,纯牛‘奶’,酸牛‘奶’,燕麦,黄豆,薏米……”

    asuka跑到一边扣着自己的喉咙想要呕出来,姜戚瞪了她一眼,“干什么?这些不是都很营养的吗?所以我想干脆把他它们‘混’合到一起榨汁。”

    唐诗和薄夜脸齐齐出现了一种类似吞了一只苍蝇的表情,想要呕吐但是如鲠在喉,白越已经无法直视这杯果蔬汁了,成分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是生化武器!

    姜戚这是在拿他们做实验啊!

    姜戚道,“这么难喝吗?那我下次加点提味道的,异果草莓这类的?”

    唐诗双手合十,做出了拜菩萨的姿势,“小姑‘奶’‘奶’我求你了,乖乖等韩大厨回来行不行?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姜戚乐了,“真有这么难喝啊?我自己试试……”

    五分钟后,姜戚趴在浴室的洗手池边干呕,一群人笑得捂着肚子喘不过气来,于是等到唐惟晚自习结束放学打车回家,看见的是这么一幅场景。

    他那对原本生死仇敌的父母正安安分分坐在一起,旁边围着白越和asuka,姜戚正在抢着换电视台,几个人欢声笑语,丝毫看不出曾经恨不得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