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薄夜心机,深不可测!
    荣南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一下子沉了下去,他脑子里掠过了很多名字,到后来逐渐有了清明的思路,一字一句,“是安谧。!”

    福臻没想到是安谧。

    他根本不敢想,那个坐在轮椅的‘女’人,居然敢擅自动了手脚,没有收到荣南的命令敢贸然出手,她是疯了吗?

    福臻压低了声线,“要不要去找安谧?”

    “不……你别去。”荣南的声音猛地开始急促,“薄夜一直这么久按兵不动,对安谧纵容,很可能是放长线吊我们这条大鱼,让安谧越来越嚣张,让她自动出手,让我们的计划受到影响,然后最后让我们因为被影响了从而去联系安谧,再进而暴‘露’行踪!”

    福臻的心猛地一惊。

    薄夜如果真的有这种预算……那么他的心思该是有多可怕?

    步步为营‘逼’着他们动手,放纵安谧的野心,等着最后一刻的收。

    薄夜在这场计划里,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难道是高于荣南的存在吗?仰视着一切,掌控全局。

    福臻越来越不敢深入想象,他迫切地问了一句,“那该怎么办?安谧难道放任吗?”

    “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舍弃安谧这条线了……”

    荣南咬牙切齿,“培养了那么久的工具,必须得新找一个。”

    薄夜这招太狠了,惊动了他们,但是如果他们还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话,只能将安谧舍弃。

    安谧是掌握着他们重要消息的人员,若是舍弃了安谧,等于说被砍下一根臂膀,对于荣南来说,如同割‘肉’。

    他这是在‘逼’着他们把安谧供出去。

    可是若是没有了荣南他们,安谧等同于一具废物,落在薄夜手里,怎么死都不知道……

    福臻和荣南的脸表情都很凝重,到了后来两个人通话结束,薄夜早带着唐诗扬长而去,福臻站在公司大‘门’口,拳头一寸寸紧握。

    他猛地转身大步往回走,秘书跟在身边急切地问,“没事吧总裁?我们接下去……”

    “准备公关营销。”福臻恶狠狠地说道,“薄夜下一步肯定要把肖赫天搞垮,肖赫天是我们形象代言人,出现一点事情都会和我们公司的利益息息相关,所以立刻准备公关长,准备应对薄夜的任何手段!”

    秘书小跑了几步,“知道了总裁,可是薄少……”

    谁能想到薄夜会准备什么来攻击他们?

    或许薄夜等的是他们把肖赫天捧去,然后连着福臻的公司一并拖下水……

    这个男人的心机太狠了……

    福臻咬牙切齿,“你去找人打探打探薄夜!”

    秘书脸面有难‘色’,“我……我怎么打探薄少?”

    薄夜现在看起来并不好接近,贸然的话……没准还会被薄夜厌恶,然后连着对福臻的公司进行无差别攻击。35xs

    福臻反手打了一秘书一耳光,彻底撕裂了斯的样子,“我让你去你去!谁他妈管你,老子要是被拉下水,你一样丢饭碗!”

    秘书捂着脸瑟瑟发抖地退下,福臻进去狠狠踹了一脚总裁办公室的‘门’,随后整个人喘着气坐在面,怒气横生。

    薄夜是当真要和他们撕破脸!

    ******

    薄夜在这天带着唐诗回去,随后将她直接抱起来放了副驾驶座,唐诗还有些惊慌,“你……干什么……”

    薄夜笑着说,“你‘腿’脚不是不方便吗?”

    唐诗有些急促,抓着薄夜的肩膀道,“这样不大好……”

    薄夜乐了,“怎么不大好?”

    唐诗更加紧张了,“大家都看着。”

    白越和asuka原本一脸看戏的表情,立刻把眼睛挪开看着别的地方,薄夜对于自己好朋友的识趣感到很满意,随后将唐诗放下去,然后关车‘门’。

    唐诗看着薄夜的车子,“你什么时候新买的车子?”

    薄夜说,“闲着没事买的。”

    新买了一辆兰博基尼,不少钱吧。

    唐诗看了眼白越他们也各自回到车子里,随后踩下油‘门’,然而这一次和来之前不同——他们开的速度并不快,大概是照顾唐诗在车,所以没有采取之前的飙车方式。

    薄夜接了一个车内电话,是白越的声音,“等下去我基地集合,我给唐诗看看‘腿’。”

    唐诗有点尴尬,“没……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吧?我没事的,正规医院都看过。”

    “你额头不是伤了吗?”对于唐诗的接腔,白越没觉得意外,随后笑着说了一句,“薄夜当初脑袋伤到了失忆了呢,我怕你也失忆了,那薄夜要崩溃了。”

    唐诗意外得看了薄夜一眼,然后道,“我不会失忆的。”

    除却一次受了刺‘激’以外,但是她那次也很快记起来了。关于自己的人生,每一件事,每一次收到的伤害,唐诗都清清楚楚地记得。

    统统记着,不能忘,忘了那等于自己之前的人生从来没不存在一般,那不再是原本那个她了。

    所以唐诗不敢忘。

    她轻声道,“其实忘记是一种新开始,是一种解脱。但是我不愿意……我宁可我这辈子荆棘坎坷,也要延续,那是我只有一次的人生,所以我不想重来。”

    都说人生不过是一种重来,但是重来代表着放弃过去。

    薄夜怔怔地听着唐诗这段话,连白越挂电话了都没察觉,后来唐诗沉默了,薄夜才哑着嗓子说道,“我明白你这种感觉……我失忆的时候,也像是和过去的自己彻底阻断了。”

    他的声音里藏着些许干涩,唐诗本能地觉得,薄夜这段话背后还有别的意思。

    随后,看见薄夜原本眼睛注视着眼前,却突然间转过脸来一下,那一眼,眼里带着无数的回忆,腥风血雨拔地而起,薄夜嗓音喑哑,“可是唐诗……如果,如果我记起来了呢?”

    如果我记起来了呢?

    唐诗呼吸一滞,那一瞬间如同猛地踩空一级楼梯,整个人被失重感重重拖了一下。

    她的瞳孔缩了缩,声音都抖了,“你说什么?”

    薄夜握紧了方向盘,又重复了一遍,带着煎熬,“我记起来了。唐诗,有关于你的,我们之间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