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失去勇气,不敢面对。
    岑慧秋察觉出了薄夜的心情不好,在一边立刻劝慰道,“你别多想,你也经历了很多事情,唐诗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姑娘,她也会理解你的,今儿周末,要不……找惟惟去?”

    薄夜眼神深沉地看了自己母亲一眼,最后从喉咙口挤出几个字——“我不敢去。 !”

    岑慧秋如遭雷劈立在原地,看着自己儿子脸的表情,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薄夜向来轻狂乖戾,从来没有什么怕过,可是现在,得知了所有从开始到结束的薄夜,他怕了。

    他竟然再也无法鼓起勇气,像之前那样无知但是一腔孤勇去追求唐诗。35xs

    他有些犹豫,做不到完全的自我。

    后来薄梁从外面晨跑回来,看见薄夜和岑慧秋沉默地在一边吃饭,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下意识问了一句,“怎么啦?”

    岑慧秋轻声道,“阿夜的记忆恢复了。”

    都恢复了。

    薄梁的反应和岑慧秋一模一样,都先是震惊了,随后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大概是那些过往实在是太过不堪,夫妻俩怕薄夜一下子记起来了,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所以夫妻俩眼神都有些复杂。

    到后来,是薄梁先提议道,“你要不先去医院做个检查,然后……然后一切的事情,再慢慢自己做决定。35xs”

    这意思是,接下去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对唐诗好,都看薄夜自己。

    薄夜应了一声,吃完早餐给江凌拨了个电话,问他是否有空,随后起身出发,出发前薄梁有些担忧,询问了一句,“你现在状态开车没事吧?脑子还疼吗?”

    还有些疼,但是薄夜没说出来,只是说一个人没关系,出‘门’去了,整个家庭忽然间笼罩了一股低气压,连着岑慧秋都是一脸担忧。

    “这孩子以后怎么办啊。”

    他再也没勇气面对唐诗了,自从记起了所有的事情。

    薄梁只能摇摇头,慢慢地说着,“有些劫难,注定了得他们自己去承受。”

    若是能熬过来,或许唐诗和薄夜之间,也能看见阳光了吧。

    薄夜在二十分钟后到了白越的秘密基地里,这几天正好asuka也在,看见薄夜打了个招呼,结果对薄夜的眼睛,asuka敏感地皱了皱眉,“你有些不对劲。”

    薄夜没否认。

    asuka眼神又是一闪,“你这表情……你该不会,该不会记起来了吧?!”

    白越手里的培养皿差点被打翻,他把培养皿放回保温室里,随后脱了手套出来,一身红袍风姿绰绰,来到一脸‘阴’郁的薄夜面前,“怎么了?”

    薄夜坦白,“我的记忆,恢复了。”

    白越有些意外,没想到薄夜的记忆能恢复得这么快,他甚至觉得这段记忆很有可能这辈子都回不来了,却没想过这种时候,记忆偏偏恢复了。

    白越想了想,“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刺‘激’着你,导致你开始慢慢回想起过去?”

    薄夜嗓音低沉,“最近回想到的过去的确较多……也许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